当前在电商平台售卖的驱蚊手环和驱蚊贴成分里多含有柠檬桉树油,袁智勤指出,柠檬桉树油可从天然物质中提取,安全、不刺激皮肤,但其所含的萜类烯类烃类化合物可能会导致过敏。因此在很多欧美国家,并不建议用于三岁以下的小孩子。
pxo旗舰店售卖的一款驱蚊手环 图/淘宝截图。
夏季,人蚊大战带动了各类驱蚊产品的热销。
与以往不同,驱蚊手环、驱蚊贴等新型防蚊产品成了商家主推商品。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发现,有的防蚊手环价格高达198元。虽然价格高昂,但在植物精油、负离子净化、远离蚊虫骚扰等宣传口号下,该产品已卖出超过2万件。
记者发现,虽然这类精油手环、精油贴在网络宣传文案上主打驱蚊防蚊,但在实际产品标签上并无相关字样,存在躲避监管、打驱蚊擦边球的嫌疑。
除此之外,不少消费者吐槽这类产品毫无驱蚊效果,属于“智商税”。有律师表示,如果此类产品不具有防蚊功能,或者防蚊效果很差,与宣传的效果不符合乃至差距很大,那么商家涉嫌虚假宣传。
看起来很炫的“黑科技”驱蚊:多名消费者吐槽无效果
贝壳财经记者在多个购物平台上看到,有多个商家在售驱蚊手环、驱蚊贴等新型防蚊产品,在网络宣传语中明确标有“驱蚊”“防蚊”等字样,但在外包标签上却避开相关字样,产品均以“精油手环”“元气手环”“精油防护贴”命名。
记者在“pxo旗舰店”看到,该店正在售卖一款“迪士尼防蚊手环”,产品宣传“不含避蚊胺”,成分为草本精油,包括柠檬醛、香茅醇、芳樟醇、薄荷酮,据介绍,手环通过散香“挥发出蚊虫讨厌的气味”,从而达到驱蚊的目的,产品折后售价24元。
而知名婴幼儿护理品牌润本在天猫旗舰店也在售一款18.8元的“润本叮叮植物精油香圈”,其产品标题上明确写有“儿童防蚊手环”的字样。产品成分显示,这款产品包含香茅油、柠檬桉油、薄荷等植物精油,显示已售超过40万单,近7天销售超过2万件。
和花里胡哨的宣传文案不同,贝壳财经记者通过评论区晒出的产品外包装发现,以上产品在外包装及标签上均无“防蚊”“驱蚊”等字样,而变成了精油手环、元气手环。
效果方面,以上产品的评论区里,有不少购买者反映佩戴手环后驱蚊效果不佳,“一点效果都没有,戴上还是会被蚊子咬”“左手戴的手环左手还是被蚊子咬”“妥妥智商税”。
不仅是防蚊手环,不少防蚊贴因主打“天然无毒”“精油驱蚊”也受到家长欢迎,产品热销上万件。
圣艾元的一款植物精油贴在宣传文案中称使用后可预防蚊子叮咬,产品信息显示,主要成分为艾草精油、香茅精油、桉叶精油、薰衣草精油、茶树精油,价格为9.4元72贴,页面显示该产品已售超过9.4万单。
润本的植物精油贴同样受到家长欢迎,虽然该产品宣传文案中避开了防蚊、避蚊等字样,但在精油贴的产品标题中,却有“驱蚊液”的字样,客服称驱蚊液为另一款产品,非精油贴。不过,官方客服向记者确认,精油贴的作用为防蚊,“户外精油贴通过气味减少和赶走嗡嗡的烦扰声”。
同样,记者查看了几款热门植物精油贴的评论区,发现产品外包装上并未有驱蚊、防蚊的字样,同时也有不少家长吐槽产品没效果,“全身贴了5、6个,蚊子还是一直咬,味道还刺鼻”“很重的精油味,但是没效果”。
在黑猫投诉上,记者搜索发现,关于“驱蚊手环”“驱蚊贴”的投诉超过500条,除了吐槽此类产品没有驱蚊效果、气味刺鼻外,有不少投诉者称商家在广告中使用了防蚊、驱蚊等字样,但产品并未标注农药登记证号、农药生产许可证编号,“标题宣传驱蚊,但我发现驱蚊产品背后没有农药生产许可证编号”,涉及知名品牌润本,更多的是消费者在淘宝、拼多多、多多买菜等平台购买到的杂牌产品。
驱蚊手环、驱蚊贴是不是智商税?
儿童肌肤娇嫩,体温比成人略高,夏日更容易成为蚊子的攻击对象,这也让新生代的父母们更热衷在儿童防蚊上下功夫,而主打“天然无毒”的便携精油手环和精油贴纸受到家长们的青睐,但此类产品成分是否安全,效果是否如宣传的这么好呢?
北京化工大学教授袁智勤曾发文科普,目前,权威机构推荐的安全有效的驱蚊成分主要有4种,包括避蚊胺、派卡瑞丁、驱蚊酯、柠檬桉树油或其提取物柠檬桉醇。从效果来看,避蚊胺驱蚊效果好且持续时间长,派卡瑞丁和驱蚊酯次之,柠檬桉树油的驱蚊持续时间较短。
当前在电商平台售卖的驱蚊手环和驱蚊贴成分里多含有柠檬桉树油,袁智勤指出,柠檬桉树油可从天然物质中提取,安全、不刺激皮肤,但其所含的萜类烯类烃类化合物可能会导致过敏。因此在很多欧美国家,并不建议用于三岁以下的小孩子。
效果方面,2020年6月,深圳市品质消费研究院曾对20款驱蚊环和驱蚊贴进行测试,发现有19款驱蚊环和驱蚊贴均未能达到完全驱蚊(即有效保护率100%)。深圳市品质消费研究院指出,植物驱蚊的原理是通过其本身挥发出的某类蚊虫不喜欢的天然气味,达到驱蚊避虫的目的。随着时间的延续,气味会变得越来越淡,驱蚊效果也逐渐减弱,“勿过度神化植物提取物产品的驱蚊效果”。
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除了时间的延续会让此类产品气味变淡,导致驱蚊效果减弱,防蚊手环、防蚊贴由于覆盖面积小,因此能达到全身防蚊的效果并不确定,这也是为何有消费者反映佩戴之后仍被叮咬,甚至左手佩戴手环后左手仍然被叮咬的情况。
不仅是防护效果有限,记者发现,为了躲避监管,此类手环、贴纸在宣传广告和产品标签上存在差异,如宣传广告大肆宣传具有驱蚊、防蚊功效,但在产品标签上却避开相关字样,颇有打擦边球的嫌疑。
2021年9月,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在《关于防蚊驱蚊类产品认定的意见》中指出,根据《农药管理条例》第二条第二款规定,农药包括用于预防、控制蚊、蝇、蜚蠊、鼠和其他有害生物的一种物质或者几种物质的混合物及其制剂。判定某种产品是否属于农药,应当根据该产品的功能用途、使用场所、保护对象等进行界定。如果产品的标签、说明书标明该产品具有防蚊驱蚊功能,无论其有效成分是化学成分还是植物源性成分,该产品都属于农药范畴,依法应当按农药进行管理。
而根据《农药管理条例》,农药产品在市场上销售需取得农药登记证号、农药生产许可证编号,而且必须在包装上标明。
当记者询问pxo旗舰店、润本、锐舞、圣艾元的客服,店铺售卖的驱蚊手环和驱蚊贴是否为农药产品时,四家客服均否认。在锐舞驱蚊手环的产品宣传里,放置着一张农药登记证,记者查询认证号后发现,该认证号对应的农药名称为驱蚊液,并非驱蚊手环。当记者问及为何将驱蚊液的农药登记证放置在驱蚊手环的宣传界面时,客服表示,“店长的安排,驱蚊液和精油仓是不一样的。”
江苏法德东恒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蓝天彬律师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如果这些手环、贴纸具有防蚊功能,是农药,那么要严格按照《药品管理条例》进行管理。农药使用者不按照农药的标签标注的使用范围、使用方法和剂量、使用技术要求和注意事项、安全间隔期使用农药,由县级人民政府农业主管部门责令改正,农药使用者为农产品生产企业、食品和食用农产品仓储企业、专业化病虫害防治服务组织和从事农产品生产的农民专业合作社等单位的,处5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罚款,农药使用者为个人的,处1万元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蓝天彬律师认为,如果这些手环、贴纸不具有防蚊功能,或者防蚊效果很差,与宣传的效果不符合乃至差距很大,那么商家涉嫌虚假宣传。消费者可以要求退货、退款,还可以要求三倍赔偿,也就是假一赔三。
蓝天彬律师表示,经营者对商品或者服务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宣传的,或者在商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商品冒充合格商品的,除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外,还要承担行政责任,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或者其他有关行政部门责令改正,可以根据情节单处或者并处警告、没收违法所得、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十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以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吊销营业执照。
百亿驱蚊用品市场竞争白热化,华而不实的驱蚊产品应回归实际效果
智研咨询发布的《2024-2030年中国驱蚊用品行业市场经营管理及投资战略咨询报告》显示,我国是亚洲驱蚊用品行业最大的市场,近年来,我国驱蚊用品行业市场规模持续扩大。据统计,2023年我国驱蚊用品市场规模增长至158亿元。
百亿防蚊市场下,有不少国外知名品牌参与竞争,据观研天下数据,我国驱蚊杀虫市场以国内企业为主导,市场占有率排名前五的品牌分别为超威、雷达、榄菊、彩虹、枪手,市场份额分别为16%、16%、13%、8%、7%。
强劲的防蚊需求下,相关上市公司也赚得盆满钵满,超威所属的朝云集团2023年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录得收入约16.2亿元,同比增长11.7%;实现纯利约1.73亿元,同比增长164%;公司毛利率上升2.9个百分点。其中,杀虫驱蚊所属的家居护理产品类别实现收入约14.72亿元,同比增长13.5%,为公司收入的主要来源,占比高达91.1%。
主营个人护理类、驱蚊类产品的润本,其2023年年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10.33亿元,同比增加20.66%;归母净利润2.26亿元,同比增加41.23%。公司主营产品婴童护理系列、驱蚊系列、精油系列和其他,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21亿元、3.25亿元、1.46亿元、4023.93万元。值得注意的是,润本将精油贴、精油香圈纳入精油系列产品而非驱蚊系列产品。
润本2024一季度财报显示,公司2024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67亿元,同比增长10.02%;净利润3547.22万元,同比增长67.93%。
有业内人士认为,随着驱蚊产品逐渐走向精致化和新奇化,精油手环、精油贴这类在宣传时打擦边的产品,要想走得长远,最终仍要回归其实际的驱蚊效果。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韦博雅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卢茜
举报/反馈

贝壳财经

855万获赞 40万粉丝
在这里,读懂中国经济
新京报社经济新闻官方账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