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14年后,英国工党取代保守党重回英国政治舞台中心。英国新首相、工党领袖斯塔默在胜选演讲中表示:“变革从现在开始。”
然而,从停滞不前的经济增长、摇摇欲坠的公共服务、长期的住房短缺到不断增加的债务,工党面临一系列棘手的经济挑战。
英国财政研究所(IFS)所长约翰逊(Paul Johnson)认为,经济增长能给英国财政带来喘息空间,但近年来英国经济增长始终乏力,“要实现真正的变革,需要将实际资源摆上桌面。但工党的宣言中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工党有计划从什么地方筹集资金。”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公共政策学院教授戴维斯(Richard Davies)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长期来看,英国经济最糟糕的场景是“走上意大利的路径”,即15~20年没有增长。他认为,英国需要克服债务问题,对英国经济进行投资,提高生产率。
英国经济面临的多重挑战
IFS称,英国已从2007年前工龄劳动群体收入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沦为表现最弱的之一。尽管国际经济增长全面放缓,英国从2007年到2019年的增长率(6%)也要远低于美国(12%)和德国(16%)。自2020年以来,英国的相对表现也没有改善。
戴维斯认为,2008年金融危机中,美国和英国的生产力都受到了打击。但自那以后,美国的生产力相比英国实际上大幅上升。“我认为,这归结于金融。”他称,美国“有一个更大得多的资本池”,因此一家初创公司拓展需要的融资步骤都在美国,这意味着有好点子的人可以在美国发展业务、雇佣人员,推动经济变得更有生产力。
在经济生产率停滞不前的背景下,英国民众的收入也没有增长。根据IFS的数据,从上届工党政府执政的最后一年(2009~2010年)到去年(2022~2023年),收入中位数仅增长了6%。平均工资增长也非常缓慢,2023~2024年的平均税前薪酬仅比2009~2010年的水平高出3.5%。由于增税影响,高收入家庭总收入增长率仅有1.5%。
同时,英国通货膨胀率一度在2022年达到创纪录的11.1%,侵蚀了家庭的消费能力。数据显示,自2010年以来,英国实际工资几乎没有增长,英国智库决议基金会也估计,2023年的实际平均周薪比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水平还要低205英镑。
在英国,民众的生活质量也在下降。根据英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21年,英格兰62%的家庭拥有自己的住房,低于2008/2009年度的68%。根据英国房地产公司Zoopla的数据,目前英国家庭平均将超过29%的税后收入用于支付房租,高于2010年的24%。
在这13年间,虽然“绝对贫困”率下降了3.4个百分点,但也只有前一个13年间下降速度(16.2个百分点)的五分之一。一些衡量贫困的指标更是明显恶化,例如,在约4240万劳动适龄人口(16至64岁)中,有280多万人因长期健康状况不佳而失业,表示无法为家中取暖的工作年龄人口比例从4%上升至11%(460万人)。
在公共服务方面,英国引以为傲的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也捉襟见肘。斯塔默的前任、英国保守党前首相苏纳克曾承诺降低NHS的候诊等待人数。但在英格兰,等待非急诊治疗的患者人数已从他承诺时的610万攀升至今年3月的约630万。
工党的解决方案
英国智库决议基金会在6月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英国经济就停滞不前。而改变这种情况,需要企业和政府大幅增加投资以提高生产率。因为增加投资将提供“基础设施、设备和研发,从而提高工人的工作效率”。有了更高的生产率增长,就会有更高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和更高的工资。
在工党的竞选纲领中,承诺将恢复经济增长作为其首要任务,为此,新一届英国政府将增加公共投资、新工业战略并实行政策改革。但与此同时,工党还面临着高企的政府债务,与是否要增税的艰难抉择。
根据ONS数据,截至2024年3月,英国的公共部门净债务为2.6465万亿英镑,占GDP的96.5%。这是近年来的最高水平,接近20世纪60年代初的水平。而IFS的研究发现,英国的税收水平也已达到了历史高位。2023/24财政年度的税收收入占GDP的40%左右,这是自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的最高水平。
全球经济分析公司BCA Research首席地缘政治战略师格特肯(Matt Gertken)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英国私营部门去杠杆化已迫使政府近年来大幅增加借贷,公共债务显著扩张,而工党的社会支出计划将对国家预算施加巨大压力。
他称,虽然工党在竞选中承诺不大幅提高主要税种的税率,现有的税收计划仅包括加强执行手段、减少漏洞以及增加资本利得税率等,但在工党的五年任期内,支出超支将导致通胀压力回升,因此需要稳定预算并筹集比预期更多的资金。
对于增税的前景,戴维斯表示,英国需要增加税收收入。“我们有高债务与GDP比率,对公共支出的需求也很高,比如学校、医院、老年护理等,因此需要增加税收收入。”他称,有报告和暗示表明资本利得税和资产税可能需要上调,但如果英国希望成为开放的经济体吸引投资,就必须在如何增税上作出权衡。
但戴维斯认为:“我不认为会有一些人所报道的那种非常具有惩罚性的税收,如果那样做,你会吓跑所有这些投资组合流入和外国直接投资,而作为一个国家,我们需要这些外国直接投资。因此,我不相信政府会做任何会吓跑这些投资的事情。”
格特肯则表示,斯塔默在这方面有民意的支持,“绝大多数选民认为应该增加对企业和富人的税收”,增加税收将有助于为社会稳定“付费”,并有助于控制债务成本和通货膨胀。
(本文来自第一财经)
举报/反馈

第一财经

1421万获赞 207.7万粉丝
第一财经 专业创造价值
第一财经官方账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