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约记者 达乔】伴随中国和澳大利亚在多领域的贸易合作持续升温,今年上半年,中国再次成为澳大利亚煤炭出口第一大目的地。不过,《日本经济新闻》7月2日的一篇报道援引澳大利亚行业人士的警告称,部分西方国家持续对“中国制造”施加限制,已经对澳大利亚的能矿出口造成风险。报道称,由于西方市场需求不振和澳大利亚对华出口未来或遇阻,近期能源商品价格走软,市场预计未来12个月澳大利亚从煤和铁矿石出口获得的收入将下降。在对华贸易受到冲击的情况下,澳政府数据显示,在上一财年澳大利亚的资源和能源出口收入下降10%。
中国需求稳定出口
澳大利亚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出口国,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钢铁消费国,约60%的铁矿石自澳进口。同时,中国也是澳大利亚铁矿石出口的主要目的地,占后者出口总量的绝大部分。《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综合分析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的数据得出,2023年澳铁矿石出口总量超过9亿吨,其中85%出口至中国,创历史最高纪录。根据中国海关总署的数据,2023年中国从澳大利亚购买的铁矿石金额高达5910.55亿元人民币,占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商品总额的54%。
澳大利亚政府部门近期发布的《2024年6月资源与能源季报》称,2024年3月以来,澳大利亚资源与能源商品出口的近期前景按净值计算略有改善,主要得益于包括中国在内的主要经济体的经济活动小幅回升。
报告称,由于全球需求增长仍相对疲软,而大宗商品的供应不断增加,影响市场价格,澳大利亚资源和能源出口预计从2022-23财年的4660亿澳元(1澳元约合4.86元人民币)下降至2023-2024财年的4170亿澳元,并将在此后几年持续小幅下降。
作为澳大利亚资源出口的重要商品,铁矿石的价格在2024年年初大幅下跌30%后,于今年6月开始趋于稳定。报告认为,这得益于中国政府采取实质性措施支持房地产行业,推动了市场需求。同时,中国工业生产的前瞻性指标增强和中国政府对于刺激经济增长作出的一系列政策调整也支撑了铁矿石的价格。在澳动力煤出口方面,中国的需求大于预期,再加之亚洲多个市场因炎热天气电力消耗增大,澳动力煤的出口量预计将保持稳定。
若中美贸易摩擦加剧,澳将成为最大输家
在需求端紧紧盯住中国市场变动的同时,澳大利亚国内对如何在日益复杂的地缘政治摩擦中保持对华能矿出口表现出担忧。《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的分析认为,如果未来中美贸易摩擦加剧,澳大利亚将成为最大输家。
报道援引经合组织近期发布的报告称,若全球同中国的贸易联系减弱,澳大利亚的能源出口将遭遇重创。报告认为,如果全球主要经济体之间的双边商品和服务贸易流量减少10%,澳大利亚的经济产出将减少约300亿澳元(占澳国内生产总值的1.2%)。由于澳大利亚在矿业出口和制成品进口方面严重依赖中国制造业发展带来的需求,将会在全球贸易衰退中成为受损仅次于韩国的国家。
报道称,澳大利亚最大的矿业公司必和必拓在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关系紧张之际,多次强调自由贸易的重要性,这背后是澳大利亚一半的矿产出口至中国的现实。按数量计算,欧洲仅占澳大利亚资源矿产销售的3%,而美国甚至并未出现在澳大利亚资源和能源主要出口目的地的名单上。
澳大利亚政府还警告称,如果多国政府干预对华贸易,迫使澳大利亚的能矿产品必须出口到北美或欧洲,美欧将面临更加高昂的生产成本。
两国还将有更深连接
香港《南华早报》此前报道称,澳大利亚政府曾进行过三项内部调研,以确定澳是否能够完全摆脱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结果发现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没有可以取代中国作为澳商品出口市场的其他选择”。
有能源行业人士表示,伴随着新能源汽车等新兴产业的发展,中澳两国在能源合作方面还将有更深的连接。澳大利亚政府去年发布的报告显示,在2022-2023财年,澳大利亚的锂总产量为40.5万吨。到2025年,澳大利亚支持清洁能源转型的关键矿物出口收入累计将超过400亿澳元,其中锂和铜将成为主要贡献者。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目前全球约53%的锂供应量由澳大利亚开采,而且这些矿产几乎全部销往中国。澳大利亚2023年的一份政府报告预测,到2027年时,全球20%的锂提炼可能在澳大利亚进行,目前,中国的天齐锂业和赣锋锂业都和澳大利亚企业有合作项目。
来源:环球时报
举报/反馈

中国经济网

2亿获赞 455.8万粉丝
中国经济网,传递有价值的信息
中国经济网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