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讯 6月15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国有经济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联合主办的《以企业数字化转型推动国有企业高质量发展》报告发布会以线上会议形式举办,并进行了同步直播。
本期论坛由中国人民大学国有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刘瑞明教授主持,来自中国经济出版社、中国石油集团国家高端智库研究中心、腾讯研究院、用友集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家信息中心和中国人民大学的8名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围绕报告内容进行了深入讨论。
论坛第一单元由中国人民大学国有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经济学院杨继东教授,发布题为《以企业数字化转型推动国有企业高质量发展》的报告。
本报告聚焦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如何推动国有企业高质量发展,旨在深入探讨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现状及其政策影响,激发专家、学者和公众对于此话题的讨论,关注和认识。本报告一共分为七个部分。一是介绍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背景和意义。二是介绍社会各界对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关注。三是基于文本分析方法,刻画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突出特征。四是探讨影响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关键因素。五是探究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对企业绩效的影响。六是总结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面临的挑战和应对措施。七是报告存在的局限和未来展望。
报告认为,数字化转型是驱动国有企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驱动力。数字化转型是应对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的必然选择。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国有企业更具有战略性,更有资源保障,更容易获得政策和资源的支持,应该成为企业数字化转型一个非常关键的力量。推进国有企业在数字技术上的引领和标准的制定,促进企业资源共享和协同创新,能够推动整个国家的数字经济的发展。通过文本分析发现,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具有八个显著特征。特征1:国企数字化转型比例的不断增长,转型程度稳步提升。特征2:国企数字化转型的内容逐渐丰富,转型层次从局部突破转向全面覆盖。特征3:数字化转型重点从侧重数字技术开发逐步转为数字技术开发和技术应用并重。特征4:在核心数字技术开发方面,国有企业秉持兼容并包、全面发展。特征5:在数字技术应用方面,数字化信息管理和数字化生产是始终坚持的转型方向,数字化商业和智能化应用逐渐成为转型重点。特征6:不同行业国有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的重点方向存在显著差异。特征7: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呈现显著的地区差异,东部地区数字化程度更高,地区差异逐渐缩小。特征8:中央国企与地方国企的数字化转型方向存在差异。
从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影响因素看,报告发现:位于经济发展水平高和第三产业占比高地区的国企数字化转型程度更高。具有更高流动资产比例和更大公司规模的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程度更高。从公司治理因素来看,具有更大经理决策权和更好股权监督的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程度更高。时间趋势是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驱动力,数字化转型成为国有企业顺应数字经济时代发展趋势的必然选择。相较于民营企业,资产流动性和公司治理水平对于国企数字化转型具有更强的影响,而地理和行业层面因素的影响程度较低。从影响因素解释力来看,财务特征差异对于中央国企数字化转型的解释力高达18%,显著高于地方国企的11%和民营企业的10%。央企集中于数字基础技术研发和整体化布局,在短期内难以产生经济效益。
从数字化转型的效果来看,使用运营能力、成长能力和盈利能力,成本收益率衡量企业经营绩效。研究结果发现,短期来看,数字化转型对地方国有企业存在积极的促进作用。地方国企的数字化水平每增加一个单位,企业成长能力平均增长9.4%、资产收益率平均增长11.5%、成本利润率平均增长5.4%。中央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对其经营绩效提升未体现出显著的促进作用。从全要素生产率来看,数字化转型对于中央国企在短期和中期均具有显著作用。数字化水平每增长1个单位,中央国企的当年全要素生产率平均增长0.26%,在四年后的中期全要素生产率平均增长0.32%。数字化转型对于地方国有企业尚未表现出对全要素生产率的显著提升作用。
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仍然面临的一些挑战。传统行业数字化转型发展相对较慢;地区之间数字化发展差距缩小,但是仍然存在所谓数字鸿沟;数字化转型对直接的经营绩效的影响并不显著,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经济效益还有待进一步地提升。数字化转型可能也面临资金投入上的风险。为了进一步推动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报告建议考虑积极做好以下方面的工作。第一,坚持推进关键核心技术攻关,牢牢掌握数字经济发展的自主权;第二,构建数字化发展的协调机制,超前部署一些数字基础设施,筑牢数字技术发展的根基;第三,进一步释放数字经济的放大、叠加和倍增的作用,发挥龙头企业带动作用;第四,注重提升数字化转型对国有企业绩效表现和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提升作用;第五,防控国有企业资金流动性风险,筑牢数字化转型的财务基础。
报告也指出,未来可以通过一些问卷或案例形式进行更深入地关注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
第二单元,各位专家学者围绕报告内容,发表自己的真知灼见。
中国经济出版社执行董事、党委书记,中国石化出版社执行董事、党委书记毛增余就《国资报告》关于“国有企业数字化与高质量发展”的相关主题文章进行了数据分析报告。他指出,《国资报告》发表的文章提供了对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与高质量发展相关研究的宏观视角,有助于理解这个领域的研究动态和实践进展。同时也表明,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是个多维度、跨行业、受政策支持、技术驱动、管理与文化并重的复杂过程。
中国石油集团国家高端智库研究中心原专职副主任、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吕建中指出,企业数字化转型不是企业信息化建设或“两化”融合的简单升级,而是企业充分利用数字技术,全方位重塑战略思维、业务流程、组织构架和商业模式,构建以数据为核心,驱动要素的一种价值创造体系。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需要实现与客户、员工、供应商、合作伙伴等利益相关者的紧密关联和价值共创的过程,是一项复杂的信息工程,不能简单理解成进行一些现代数字化技术与智能技术嵌入。一方面,企业可以借助数字化转型来推动改造、重构及升级;另一方面,也需要通过企业的改革创新来实现数字化转型,落地见效,不能穿新鞋走老路。正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义的那样:“数字化既是一个技术的进程,又是一个社会的进程,它要求在产品和服务的生产过程中实现管理流程、组织机构、生产技能以及生产工具的变革,数字转型需要管理升级做支撑。”
腾讯研究院智慧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吴朋阳指出,近年来央国企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的一些新变化。一是央国企数字化程度不断加深。二是市场驱动因素影响更广,非市场驱动因素影响更稳定。三是应用、基建和人才构成数字化的主要投入领域。四是管理数字化先行普及,业务运营数字化逐步扩展。五是从技术角度来讲,央国企对于发展大数据、云计算,AI三项共识较强。六是数字化的主要挑战,普遍反映在战略共识、组织机制、业务与技术融合。七是支持国产化数字技术,同时有现实顾虑。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项安波指出,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中一个发人深思的现象,即数字化转型提升了全要素生产率,但并没有显著改善国有企业的绩效。究其原因,是否与国有企业的行业分布有关?目前,国资和国企大多分布在上游、能源、资源等基础性产业,这些产业中的一些产品和服务价格仍受国家规制,这些因素是否对绩效产生影响?还是与国有企业对财务绩效不够关注或过度敏感有关?另外,数字化转型链条中是否存在成本过高、断点或增加冗余环节等问题?未来的研究重点可以围绕国有企业在中国整体数字化转型中的角色与作用、量化数字化转型以促进国有企业转变经营机制和量化数字化转型以促进国企改革的深入推进和落实成效等内容展开。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综合处处长张巍指出,国有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具有非常强的现实意义。国有企业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重要力量。国有企业在日常经营中必须担当起质量变革、动力变革、效率变革、高质量发展的主力军。
用友高级副总裁王勇指出,报告建立了企业数字化转型图谱模型,确定了161个数字化转型关键词,并按照数字技术开发和数字技术应用进行了结构化分类,从供给侧和场景及需求侧两个方面展开,契合了企业数字化转型和数字中国建设的主要方向,即产业的数字化和数字的产业化。很多国有企业作为产业链和区域经济发展的龙头企业和链长单位,不仅从需求侧角度应用数字技术,还将自身最佳实践、数字化产生的模型系统及核心技术创新作为开发者,将产业数字化,成立专门的数科公司和科技公司反哺整个行业,带动上下游单位的发展。
论坛最后,杨继东教授围绕各位专家的点评进行了回应,并对各位专家的参与和指导表达了感谢。会议圆满结束。
举报/反馈

中国发展改革

151万获赞 14.9万粉丝
中国发展网专注发展改革新闻
中国发展网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