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光明日报】;
辽宁朝阳马鞍桥山遗址祭祀坑出土的彩陶罐。新华社发
观众在辽宁省博物馆内参观。本报记者 王笑妃摄/光明图片
沈阳新乐遗址博物馆。本报记者 王笑妃摄/光明图片
【文化中国行】 
编者按
6月8日是2024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初夏时节,记者跟随国家文物局组织的“文物保护看基层”主题宣传活动走进东北,与您一同感受基层文物保护的脉搏与活力。
山一程,水一程,我们走过“一朝发祥地,两代帝王都”的盛京沈阳,拜访“远迎长白,近绕松花”的江城吉林,瞻仰“一眼八千年,玉龙发端地”的辽宁阜新查海遗址,巡礼被梁思成誉为“千年国宝、无上国宝、罕有的宝物”的辽宁锦州义县奉国寺……只见白山黑水间,基层文物保护正在舒展新气象,长出新枝芽。从中我们也体味到那种回荡在九州大地上、充盈于基层文保工作者心中的无怨无悔——“是苦,是累,但我心甘情愿!”
文物保护 初心如磐
北国不止有冰雪风光,黑土地上,历史文化遗产也星罗棋布。走进孤竹古地,三燕旧国,辽宁锦州义县中就藏着一座辽代的千年古寺——奉国寺。
进入殿内,庄严肃立的七尊大佛壮丽非凡,摄人心魄。大佛身上的层层尘埃,不仅没有掩其光芒,反而增添了岁月的古朴之感。
“奉国寺大雄殿,是我国现存辽代三大寺院中唯一的一座主殿,距今已经有1004年的历史。殿内七尊大佛高达9米,是我国现存最大的彩绘泥塑佛像群。”义县考古和文物保护服务中心主任闻辉说。他的双眸闪烁着对家乡文物的自豪与热爱。当地人称奉国寺为“大佛寺”,在闻辉小时候,逢年过节人们常会来这里参拜,是无数义县人的一段乡土记忆。30多年来,闻辉一直像根钉子一样牢牢扎根在文物部门。每天去奉国寺院里转悠,已经成了他的习惯。他说:“对文物咱要特别小心,要盯住,我每天都去看看它们有啥变化,观察泥层、颜料层有没有开裂。”
基层文物保护的工作,格外清苦。正是有许多像闻辉一样“盯住”文物的人,甘坐数十年冷板凳,默默守护文物,才守住了无数游子的绵绵乡愁。
历经千年风雨,又遭战火、地震磋磨的奉国寺,彩绘泥塑雕像表面已出现很多裂缝,彩绘也有脱落,身上覆盖着厚厚的灰尘,还不时遭到鸟类排泄物的“骚扰”。“近年来,我们对奉国寺佛像前十四尊胁侍菩萨和两尊天王塑像进行修复,目前已经基本完成除尘、补绘等工作,还对胁侍菩萨的倾斜度进行了监测。”闻辉介绍,接下来二期的修复项目,将轮到七尊大佛和倒坐观音,奉国寺古代建筑及附属珍贵文物的数字化保护项目也预计在今年年底完成。
这些使千年古寺尽可能“延年益寿”的种种努力,以及通过数字技术让它在赛博世界“长生永年”的尝试,正是全国基层文物保护现状的缩影。
激活文物 融入时代
“早上一开馆,买文创的人就排起了长队。随着销售的火爆,有的人后半夜就来排队,还有的人甚至刚下班就赶过来,在外面扎起帐篷。”辽宁省博物馆副馆长刘宁回忆起去年冬天“簪花”系列文创爆火,高兴中又不免担忧,“大东北的三九天,真害怕观众冻出个好歹。”为改善这种情况,“簪花”系列文创改为线上售卖,热度持续不减。
“簪花”系列文创的设计灵感,来自辽博馆藏的《簪花仕女图》中女性云髻间簪的牡丹、芍药、荷花等头饰。“《簪花仕女图》原作虽然在库中保护,但以它为灵感的纸灯、冰箱贴等文创,让它以另一种形式亲近我们。”刘宁说。
除了文创,基层让文化遗产“火起来”的方式不胜枚举,竞相出彩:沈阳中国工业博物馆在老厂房中办旗袍秀、汽车发布会、电竞比赛,让工业遗址融入现代生活,今年春晚沈阳分会场也设在这里,工业风与新时代对撞出别样时尚;沈阳新乐遗址博物馆开展研学活动,让孩子们体验古人用石器耕种的原始朴素;吉林磐石市抗日斗争纪念馆,用声光电全息投影的方式复原战争场景,让观众了解抗联文化,体味那段血与火的烽烟岁月……文化遗产变得可亲可感,不再“高冷”,已融入我们的衣食住行、三餐四季。
夏日烈阳中,记者走进沈阳新乐遗址。这片绿野下,埋藏着七千年前沈阳人的家园。今日这片宝地,继续服务滋养着当代沈阳人。新乐遗址博物馆馆长曾阳介绍,新乐遗址博物馆与校、企、社区协同发力,2023年推出了“仰望七千年星空”博物馆之夜系列活动,让孩子们在博物馆外的草坪露营,制作原始人服装,围火起舞,沉浸式体验古人的“夜生活”。不仅如此,2023年暑假开始,新乐遗址博物馆还创新推出了“开在博物馆里的托管班”,结合馆藏资源,开展“博物馆里的生僻字”“典籍里的中国”等特色文博课程。
文物资源活化利用的蓝海广阔无垠。“等新乐遗址公园建成后,将设有考古遗址模拟区、聚落模拟复原区、历史环境模拟区等,孩子们可以参与体验更多的传统文化活动。”曾阳对未来的新乐遗址充满憧憬和期许。
精细研究 完善记忆
夏日晌午,记者走进位于长白山余脉的吉林磐石市红石砬子遗址。只见山间草木恣意生长,野草齐腰高,林密可遮日,山间藏着许多用石块搭成的烟囱、石板铺设的火炕遗迹。当年,抗联战士就是居住在这样粗糙简陋的房子里。
耳边传来红石砬子抗日根据地遗址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孟庆旭的讲述:“截至目前,我们在红石砬子山脉南北两侧十五道沟谷内,发现东北抗联相关遗迹3300余处,出土抗联文物900余件,发掘出抗联遗存26处,确认了红石砬子抗日根据地遗址是目前全国发现的规模最大、内涵最为丰富的东北抗联遗址群,改变了此前抗联‘有史无迹’的局面。”
“这是第一次从考古学角度科学阐释东北抗联密营的形制和布局特点。”孟庆旭介绍,“我们从考古学角度提出了抗联密营的四要素:岗哨、居址、水源、战斗工事。”通过考古发掘和历史文献及口述历史材料的综合研究,考古学者基本弄清楚了东北抗联密营的成立背景、使用和废弃年代、形制特点等关键问题。
孟庆旭领着记者来到编号F3的房址。“在这里的火炕上出土了一些弹壳。你看那边的空地,是当年的一个仓房,我们在仓房中发现了铁犁、铁锄等农业生产工具。”孟庆旭表示,这说明当年的战士们不光在这里组织武装斗争,还开展农业生产活动。
红石砬子遗址群的考古发掘研究,从考古学角度实证了14年抗战史实,立体还原出抗日民族英雄杨靖宇率领抗联战士,征战于白山松水之间的可歌可泣的烽火岁月。
考古发掘结合历史文献的综合研究,为我们唤醒一段民族记忆,打捞沉没的历史。而实验室考古,可以精细化挖掘文物背后潜藏的历史信息,帮我们更深入认识文物的历史文化价值。
走进辽宁省博物馆的考古实验室,一位工作人员正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上面展示的是银丝超景深观测的照片:放大的银丝,除了横截面是银色,外层经岁月摧折,已变得乌黑。银丝网络,是沈阳康平张家窑林场辽代贵族墓葬中,覆盖在墓主人身上的“金属罩衣”,是一种辽代贵族葬具,类似我们熟知的“金缕玉衣”。通过超景深观测,可以放大看银丝网络的形貌,了解古人的制作工艺。
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付永平介绍,银丝网络不是一体成型,而是根据人体的头、胳臂、腿、手、胸背、腹等部位,分别编织,“再用细丝像缝衣服一样,缀合成一体”。用黄金面具、银丝网络来罩住逝者,体现了契丹族人“形不散则神不离”的丧葬观。
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丛丽莉介绍,2021年开始,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与西北大学、辽宁省博物馆联合推进实施“沈阳康平张家窑林场1号辽代贵族墓葬实验室考古”项目。据悉,这是辽宁省内首次开展的实验室考古,也是国内首次针对辽代贵族墓葬,尤其是有整套银丝网络出土的墓葬开展实验室考古的项目。2023年至今,三家单位继续联合推进实施张家窑林场4号辽墓实验室考古工作,书写辽代贵族墓葬更多精彩故事。
行走白山黑水间,感受着这片土地上文物保护的强劲脉动,东北的文物保护事业正如一棵含华吐芬、嘤鸣满枝的大树,生机四溢。
(本报记者 李韵 王笑妃)
项目团队:本报记者 李韵、王笑妃、方曲韵
举报/反馈

环球网

2.3亿获赞 1341.7万粉丝
世界很精彩,带你活出国际范儿!
环球网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