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斑马消费 范建

掼蛋热,让大家重新认识了“扑克第一股”姚记科技。作为世界级的扑克牌龙头,姚记扑克2022年的销量就超过10亿副。

姚记也深知自己传统产业的局限性,上市之后便谋划转型,先后涉足杂技、游戏、彩票、医疗等行业,一度成为A股“故事大王”。

2018年完成二代接班前后,公司的资本运作开始提速,姚记科技先后成功跨界游戏和互联网广告,成为一家“三主业”的控股平台。

当然,姚记科技的梦想远不止于此。近年除了试图借助掼蛋热深挖扑克牌业务的护城河,也在积极培育IP运作、卡牌游戏等更多业务曲线,一个多元化的泛娱乐帝国,呼之欲出。

掼蛋概念股

饭前不掼蛋,等于没吃饭;饭后不掼蛋,等于白吃饭。

掼蛋掼蛋,穿衣吃饭。宁舍金钱赚,不舍去掼蛋。

掼蛋打得好,说明有头脑;掼蛋打得精,说明思路清。

掼蛋,这种上世纪70年代起源于江苏淮安的扑克玩法,将“争上游”、“十点半”、“跑得快”、“五百分”、“斗地主”、“麻雀牌”等经典玩法融合。既讲究个人技巧,又强调团队配合,娱乐性极强,老少皆宜。很快便普及至江苏、安徽,近年开始席卷全国。

此前,淮安市掼蛋联合会会长卞玉介绍,仅江苏、安徽两省就有超过2000万人定期参与掼蛋活动。保守估计,全国掼蛋爱好者已达1.4亿人。

近期,这项颇具群众基础的活动,还得到了官方的认可。随着掼蛋被列为第五届全国智力运动会表演项目,以及国家体育总局棋牌运动管理中心制定《竞技掼蛋竞赛规则(试行)》《掼牌(掼蛋)赛事办赛指南(试行)》等,“掼蛋初步完成从民间游戏向体育比赛项目的华丽转身”。

世界级专业扑克牌生产商、扑克牌龙头姚记科技(002605.SZ),作为新质生产力的典型代表,成为市场的热捧对象。

掼蛋的走红,扩大了扑克牌的用户群。而且,因为强社交属性的缘故,掼蛋活动多发生在餐厅或露营等社交场景,对扑克牌的更换频率更高,也会在一定程度上促进销量。

更加值得一提的是,掼蛋火爆,催生了掼蛋专用牌这一细分品类。明明是普通的扑克牌,一旦标注掼蛋专用,就可以多卖几块钱;如果是优化了产品或包装,那么价值更会大幅度提升。

掼蛋的火热,是否直接投射到姚记科技的业绩表现上?事实并非如此。

2022年,公司扑克牌销量达到10.37亿副,同比增长超过9%,首次突破10亿大关;该板块收入11.07亿元,同比增长18.53%。次年,公司未披露扑克牌销量,该板块收入10.90亿元,同比下降1.57%。

不过,上市公司的整体业绩,恰好与扑克牌业务的表现相反。2022年下降近四成;2023年有所恢复,净利润同比增长超过60%。

今年,掼蛋尤其火爆。然而,2024年Q1,公司收入9.82亿元,同比下降17.38%,归母净利润1.51亿元,同比下降23.94%。

那么,左右姚记科技业绩的,到底是什么?

漫漫转型路

上世纪80年代,国企下海的日用百货店老板姚文琛,发现扑克牌的销路出奇地好。出于潮汕人的那股子精明,他很快转型投身扑克牌市场。1991年开始办厂,3年后到上海创立姚记扑克的前身。

引进最先进的生产线,用更好的纸张,掌控经销渠道,并开启大手笔的体育营销,让姚记跃升为小行业里的大公司。

2011年,公司上市,成为“扑克第一股”。2015年,姚记扑克收购自己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万盛达,一统扑克牌江湖。

可由于行业过于传统,缺乏价值提升的空间;且中国扑克牌市场早已进入存量时代,即便作为行业老大,姚记的天花板也非常明显。

所以,上市之后,姚记扑克便开始谋划转型,先后涉足杂技、游戏、彩票、医疗等行业,与中杂集团、联众、500彩票、上海细胞治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等机构开展业务与资本合作,堪称当时的A股“故事大王”。

由于种种原因,这些随手播下的种子,都未能结出果实。

直到2018年创始人姚文琛辞职退出,将权杖彻底交给儿子姚朔斌、姚硕榆,公司完成二代接班,资本运作才开始慢慢走上正轨。

当年,姚记扑克先后完成对成蹊科技、大鱼竞技等游戏公司的收购。为规避监管障碍,公司采取了特殊的交易方式,成功完成并购。

先由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收购标的公司,再注入到上市公司。同一实际控制人的资产合并,比跨界重组要简单得多。

2019年,游戏业务超过扑克牌业务,成为姚记核心。当年7月,这家游戏+扑克牌双主业的上市公司,由“姚记扑克”更名为“姚记科技”。

公司并不满足于此,2020年又继续收购芦鸣科技,新增互联网广告业务,开辟第三曲线。

目前,姚记科技内部,扑克牌业务是面子,游戏业务是里子,互联网广告是陪衬。

扑克牌业务是姚记的起家资产、品牌所在,规模可观,但盈利能力相对有限,去年毛利率仅为26.56%,两家扑克业务子公司的账面净利润合计不到1个亿。

游戏业务目前才是业绩顶梁柱,毛利率超过96%,两家子公司2023年的账面净利润合计超过5个亿。

近几年,游戏业务全球竞争激烈,姚记科技亦曾遭遇压力。前几天,公司取消了对实际控制人姚朔斌旗下游戏发行公司VIVIDJOAN HOLDING的收购计划。

另一边,公司借助掼蛋风,正计划积极推进“年产6亿副扑克牌生产基地建设项目”,试图进一步强化扑克牌市场的领导地位。一降一升之间,两大业务的战略地位不言自明。

姚记科技旗下,互联网营销业务规模最大、增长最快,去年收入接近20亿元,但毛利率仅为5.46%。

“三轮驱动”姚记科技仍不满足,正在打造更多的业务曲线。以2022年成立的上海姚记潮品玩具有限公司为例,该公司由姚朔斌控股,姚记科技前高管担任法人。姚氏家族旗下,这样的公司,不在少数。

姚记潮品获得经典IP衍生游戏宝可梦的卡牌代理,无论是IP运作,还是卡牌游戏,都算是当下最火爆的文创赛道之一。再加上业务与上市公司关联性较大,不排除将来有注入的可能性。

届时,姚记科技的泛娱乐帝国,将格外庞大。

举报/反馈

蓝鲸财经

607万获赞 30.4万粉丝
原创财经新闻报道+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蓝鲸财经官方账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