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好!请问,‘检验和试验控制程序’的句子有什么意思?我觉得好像每个词有同样的意思,我不明白”。
一天晚上8点多,俄罗斯布里亚特国立大学孔子学院教师慕文萍又收到了大三学生烟绯请教问题的信息。烟绯是一个漂亮的俄罗斯女孩,专业方向是亚非国家社会经济发展,学习中文的热情很高。
“早上好?哈哈哈哈”。慕文萍先是纠正了烟绯错误的问候语,又向她解释了“检验”和“试验”两个词的区别。
“烟绯学中文非常用功,经常会问我一些这样有一定价值的问题。她还是汉服‘发烧友’,热爱中国文化,大四毕业打算申请中国政府的全额奖学金去湖南大学读研深造,以后留在中国任教。”慕文萍告诉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在布里亚特国立大学孔院近600名学习中文的学生中,像烟绯一样努力又对中国文化感兴趣的人比比皆是。
俄罗斯总统普京近日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目前俄罗斯约有9万名大中小学生学习中文。他还透露,自己的家人也对中国很着迷,其中一些人正在学习中文。今明两年是“中俄文化年”,普京的一番介绍和关注,无疑将推动俄罗斯正在掀起的“中文热”继续升温。
从贝加尔湖畔的布里亚特到伏尔加河流域的下诺夫哥罗德,在今天的俄罗斯,随处可以感受到“中文热”。下诺夫哥罗德国立语言大学孔子学院中文教师刘硕说,当地很多年轻人和青少年都在学习中文,30岁以上的成年人也有学中文的。走在大街上,时不时就会有人用中文“你好”和她打招呼,偶尔还会遇到一些人用中文跟她聊上几句。刘硕说,在下诺夫哥罗德,中文已经是仅次于英语的第二外语。特别是今年,在下诺夫哥罗德国立语言大学夜校学中文的学生人数,首次超过了学英语的人数。
今年春节,刘硕在下诺夫哥罗德的公园活动中组织当地人体验用毛笔写福字,大家热情高涨,积极参与。
俄罗斯人积极学习中文的热情来自何处?刘硕也问过不少学生。大家告诉她,他们觉得现在俄中关系很好,两国贸易往来也越来越多,如果学好中文,以后找工作的时候会比别人更有竞争力。还有一些学生对中国和中国文化本身就很感兴趣,也希望学好中文,未来可以有机会去中国学习、工作、生活。
慕文萍曾在俄罗斯远东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孔子学院任教多年,2023年公派来到了布里亚特国立大学孔子学院。她明显感觉到,当地学生学习中文的热情更高。
“中文课程被布里亚特国立大学纳入教学框架体系,作为必修课、主修课和第二外语课程受到重视,无论是本土教师还是中国公派教师的中文课都要记学分。布里亚特距离中国内蒙古满洲里口岸相对较近,商贸领域对中文人才的需求也很大。”慕文萍说,多年来,当地学生自发举办了很多“中文日”“汉服雅集”等中华文化展示活动,加上孔子学院坚持不懈地深耕和推广,已使当地许多年轻人对中国的“国潮”有了一定的审美意识和需求。在校园内和当地街头,常能见到穿戴汉服或旗袍的俄罗斯年轻面孔,令人感到惊艳而又自然。
慕文萍给学生拍的汉服照。
慕文萍给自己的学生烟绯拍的汉服照。
俄罗斯的“中文热”也离不开官方层面的持续推动。2018年,俄罗斯政府提出将中文纳入九年级期末考试,相当于纳入“中考”。2019年,俄罗斯首次把中文纳入国家统一考试,也就是“俄罗斯高考”当中。由此,中文成为继英语、德语、法语和西班牙语后,俄罗斯高考外语科目的第5种可选语言。目前,俄罗斯全国共有19所孔子学院和4个孔子课堂。普京本次访华与中方发表的联合声明也再次明确“推进在俄中文教学和在华俄文教学”。
随着“中文热”不断升温,越来越多的俄罗斯家长也开始从“教育投资”的角度有意识地加强孩子的中文学习,为未来去中国留学,或从事与中文相关的行业提早做准备。刘硕告诉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自己曾经问过几个孩子在上小学的俄罗斯朋友,他们都考虑让孩子在学习英语的同时也学习中文,投资于未来。
举报/反馈

北京日报客户端

7647万获赞 535.3万粉丝
爱北京、关注北京、读北京
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