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做强数字经济,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一次集体学习时指出,新质生产力是创新起主导作用,摆脱传统经济增长方式、生产力发展路径,具有高科技、高效能、高质量特征,符合新发展理念的先进生产力质态。它由技术革命性突破、生产要素创新性配置、产业深度转型升级而催生,以劳动者、劳动资料、劳动对象及其优化组合的跃升为基本内涵,以全要素生产率大幅提升为核心标志,特点是创新,关键在质优,本质是先进生产力。
生产力是人类改造自然、利用自然的能力,包括了劳动者、劳动对象和劳动资料三个基本要素。自农业经济以来,人类生产力水平随着历次科技革命不断得以提升。20世纪中期后发生的信息技术革命和智能技术革命推动了数字技术及其相关产业的迅速发展,也带来了劳动力、劳动对象和劳动资料的深刻变革。南京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必须立足数字经济这一大背景,深刻把握数字经济时代生产力演进发展的规律,促进形成与数字经济发展需求相适应的劳动力、劳动对象和劳动工具。
以提高劳动力数字素养,推动新质生产力形成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尤其是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算法的创新发展,智能机器人除了在重复性较高的领域可以实现对人类的取代外,已经可以在一些智力要求较高的领域逐渐替代人类完成更为复杂的工作,未来的生产或将成为智能机器人与人类共同完成的过程,这将促进人类生产效率的极大提升,但也要求劳动者必须具备较高的数字化技能,能够更好地利用智能机器人完成相关工作任务。同时,数字经济的发展还催生了大量的新产业、新业态,并促使劳动者由传统产业向这些新产业、新业态集中,这同样需要劳动者必须掌握数字经济的相关知识,具备较高的数字素养,才能更好地适应数字经济下产业结构的变化规律。
南京作为全国重要的科教城市,要将提高劳动力的数字素养作为人才发展的重点,加大对具有较高学历、较强创新能力和数字化能力的复合型人才的培养,为新质生产力的发展提供支撑。南京要加快职业高校和专业技能教育培训机构的发展,推进与数字经济要求相适应的课程改革,提高数字技能人才的培养力度。要鼓励企业对员工进行数字化再教育培训,同时加大对重点劳动群体,尤其是失业人员、农民工等的数字化技能培训。要整合高校优势学科资源,对标国际学术前沿,聚焦国家重大科技需求,促进在宁高校数字经济、人工智能等相关专业的高质量发展,培养高素质数字化创新人才。此外,要促进具有较高质量的数字技能与数字素养培训基地的建设,推进跨学科交叉融合,培育一批具有较高专业知识和较强专业技能的师资队伍。此外,还应充分发挥人工智能在劳动力培养中的作用,构建起人工智能与教师相结合的培养体系。
以数据要素价值充分释放,推动新质生产力发展
在人类发展的不同阶段,所对应的劳动对象是不同的,劳动对象的数量、质量和种类对生产力的发展具有重要的影响。数字经济时代,人类的劳动力对象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数据作为数字经济时代的核心生产要素,成为新的劳动对象。数据要素的出现不仅催生了大量附加价值更高的新兴产业,而且数据要素的使用可以减少信息不对称现象,通过其与传统生产要素的充分融合,能够促进传统要素向具有更高生产效率的环节流动,提高其产出效益。因而,对数据要素价值的深度挖掘和充分释放,可以极大地提高人类的生产力水平,这是我国新质生产力形成的重要保障。但当前,制度体系的不完善及标准的不统一,成为影响数据要素价值释放的关键问题。数据的所有权、使用权、收益权难以界定,制约了数据要素的流动和使用;数据的采集、清洗、处理等标准不统一,导致企业或个人对数据要素的使用与交易存在较大的隐私泄露风险;数据要素的价值评估、定价、交易等相关制度和标准的缺失,不仅阻碍了数字要素向数字资产的转化,也制约了数据的交易与使用。
南京一方面要进一步推进数据的高质量汇集,推动工业设备数据接口开放以及数据的共建共享,加快多源异构数据的融合和汇聚。另一方面,也是更为重要的,是要加大制度创新的力度,探索建立健全数据要素价值实现的制度体系,加强对数据所有权、使用权、收益权等相关制度研究,对数据要素的采集、收集、清洗、脱敏、交易等过程中所涉及的相关标准进行统一,探索建立数据资产价值评估体系,制定有效、透明、公正的数据交易规则等,为数据要素的使用及其价值的释放提供制度保障。同时,鼓励不同部门之间的数据开放共享,通过多跨场景的建设等机制,打通不同部门、领域之间的数据壁垒,促进数据的流动和使用。要加大区块链等先进技术在数据流动和使用中的作用,为数据要素价值的释放提供安全、高效的技术支撑。此外,要加强市场监管,提高数据治理能力,减少数据平台垄断等阻碍数据要素流动和使用的制约因素。
以劳动资料数字化发展,推动新质生产力提升
马克思曾指出:“各种经济时代的区别,不在于生产什么,而在于怎样生产,用什么劳动资料生产。”可以说,劳动资料反映了一个时代生产力水平的高低。劳动资料的核心是劳动工具,在不同的生产力水平下,人类所使用的劳动工具是不同的。数字经济时代的劳动工具与传统经济时代相比发生了颠覆性的变革,劳动工具的数字化、智能化成为这一历史时期的重要特征。一方面,传统劳动工具正在加快数字化、智能化升级的进程;另一方面,还涌现出众多的新型劳动工具,如5G、数据中心、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智算、超算等算力网络等。尤为重要的是,出现了算法这一数字经济时代的重要劳动工具,通过算法创新不仅可以提高资源的配置效率、优化商业模式,而且可以实现企业与消费者之间的信息精准匹配,大幅提升企业的创新效率和生产效率。近些年,深度学习算法的快速发展,进一步加快了人工智能的发展进程,给生产力的提升创造了更大的空间。但同时,也应注意到算法在使用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市场垄断、隐私侵害、算法歧视、信息茧房等困境问题,在强化算法创新的同时,还应加大算法治理,为南京新质生产力的形成奠定更好的基础。
南京要进一步强化数字基础设施的建设,要注重缩小不同产业之间的设备布局不均衡问题,尤其要注重农业领域的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为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创造条件。要加快南京产业数字化转型的步伐,充分发挥行业龙头企业在产业数字化转型中的引领作用,通过龙头企业带动产业链上下游的共同转型。要加大对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扶持力度,为其转型提供资金、技术上支持。要积极促进实体企业与数字服务商之间的深度合作,大力发展数字服务商,并推动其深度参与实体企业的生产和经营,为实体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提供更具针对性和实用性的技术方案。同时,南京作为全国重要的科技创新中心,应在算法创新上取得更大的进步,要加大深度学习等基础算法理论研究,同时进一步强化在政务管理、社会服务、金融、医疗、商业等领域的应用算法研究,促进应用场景的落地和推广。此外,南京要强化算法治理,将保障数据安全、保护数据隐私、减少算法歧视、维护市场竞争等作为治理的主要目标,进一步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加大执法力度,构建起多元主体共同参与的协同治理模式。
(黄南,作者为南京市社会科学院经济发展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江苏省扬子江创新型城市研究院研究员)
来源:南京日报
举报/反馈

中工网

1086万获赞 46.4万粉丝
中工网官方认证百家号
中工网
关注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