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经纬5月7日电(罗琨 实习生 薛婷阳)家住广州的白女士最近正在为孩子的夏令营发愁。
她原本计划报一个香港某国际学校组织的夏令营,三周下来“半天班”的费用不含住宿等约在6000元人民币以内,但等货比三家后,她发现这家夏令营的名额已经被抢光了。
“完全没有想到,离暑假还有两个月,我下手就晚了。”白女士告诉中新经纬,这家夏令营3月底开放报名,有不同的项目,比如戏剧、运动等,放出来几天很多项目的“上午班”就没名额了,等她做好功课发现“下午班”也没位置了。
和白女士同在一个“妈妈群”的王女士向她分享了抢到热门夏令营的秘诀:每天晚上11点左右,定时刷下前述夏令营官网,有可能会有一些之前预定了但没付款的名额重新释放出来。王女士自己就是连续五个晚上刷官网,成功给孩子抢到了一个“下午班”的名额。
在甘肃兰州做了十几年地产的郭女士称,“研学的风吹到了全国各地。”她一年前开始布局研学赛道,“决定大干一场”。
在研学行业从业10余年的强先生也观察到,近两年研学持续火爆,不少人嗅到了赚钱的机会,纷纷转行入局。
资深地产人转研学赛道
2008年大学毕业的郭女士一路见证了地产市场的繁荣和退潮。在兰州,她的收入可以让她在当地过得很滋润。
2019年,郭女士开始自主创业做房地产营销推广,而真正将她带入研学领域的,是地产项目相关社群运营的探索。
“我们组织了多次业主及客户的亲子类活动,其中有一次是基于项目的园林配套,让社区配套幼儿园的老师带着他们一起认识小区里的树种,在户外学习自然知识。”郭女士说,几次下来,活动颇受好评。她也是从这时候开始意识到:孩子们真正需要的是在课堂之外体会自然的美好。
进一步让她下定决心转型做研学是在带11岁的孩子出去旅游后。2023年春节,郭女士带着孩子自驾走过西安、成都、襄阳等十几个城市。出发前她设想的是带孩子“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但真在路上时她发现能给孩子讲解的“只是一些皮毛”。“参加研学团的必要性在这时凸显出来。”
今年2月,郭女士在公司做了一些大刀阔斧的调整。调整之后,近30人的团队留下8人继续做房地产业务,剩下20多人则扑在了研学赛道上。3月中下旬,她和团队其他人横穿腾格里沙漠,为即将推出的项目做前期调研准备。
在这个和学校合作的项目中,孩子们将在腾格里沙漠度过3天2晚,并在沙漠徒步46公里到52公里。
“4月份、5月份和6月份的沙漠是不同的,费用也不一样,不能一刀切。”郭女士说,根据学校的需求不同,也会有费用上的浮动和调整。比如有些学校项目要让孩子在吃住上不受苦,这一块的成本要上调;有一些更倾向于锻炼孩子的某一个方面,相应的课程和导师就会需要配合得多一点。
由于西北到了冬天不适合户外研学,郭女士还规划了城市研学,主要利用城市内和城市周边的设施配套机构、企业、营地,开发相应的研学课程。
“团队最近也正在牙科医院沟通合作,针对幼儿园和小学一年级的孩子推出认识牙齿、保护口腔健康的课程。”郭女士坦言,城市研学因为客单价不会太高,利润会比户外研学低。但是在未来,他们可能会形成一个体系化课程,设置一个学期研学课程,每周去上1-2节课,形成系统。
中新经纬注意到,在一些社交平台上,也能时常看到万科、碧桂园等地产公司或旗下物业推出的夏令营活动。
教培公司为何加码布局?
近日,网红名师张雪峰在直播间向粉丝宣布,“你们经常问的研学项目已经可以预约了”。该研学项目全名为“峰行万里菁英研学营(苏州篇)”,峰学App显示,研学营时间为6天5晚,从7月10日—8月14日共开放六期团组,售价为9999元,目前服务对象是14-18岁初高中生。
早在3月中旬,张雪峰团队便在9天内成立2家旅行社,并称“让二三四线城市普通家庭孩子参观优质企业,接触企业家”。
业内人士分析称,相比于普通旅行社,研学游的价格是普通旅游团的2-3倍,毛利高出20%—50%多。
截图来源:峰学蔚来APP首页
除了张雪峰,大到新东方等大型教育机构,小到很多地级市的教育机构,甚至是前教培行业从业人士,都在计划开发研学的旅游路线。天眼查APP显示,截至5月6日,搜索“研学”这一关键词有43788家公司与之相关,其中17709家是近3-5年内成立的。
据新东方文旅集团董事长助理兼副总裁刘婷在今年2月透露,新东方国际游学关联公司在全国范围内的50个城市成立了分公司,研发与推广研学和营地业务。新东方文旅披露的最新数据显示,随着2023年旅游研学市场的复苏,新东方文旅实现了年收入3.3亿元的规模。
凯文教育财报显示,该公司暑期营地项目种类众多,包括体育、艺术、科技等十几个方向。
科大讯飞主推AI研学游项目。科大讯飞今年1月公布的数据显示,自2023年1月正式推出以来,科大讯飞AI研学游项目吸引了近65000名中小学生参与。
艾媒咨询《2023年中国研学游经济市场运行监测报告》显示,2022年,中国研学游行业市场规模达909亿元,2023年市场规模达1469亿元,同比增长61.6%。
对于地产、教培机构加码研学业务,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对中新经纬表示,转行研学一方面是基于现实发展情况,比如新东方不仅仅做研学,也在全方位涉足旅游,还有直播带货,不断地扩大产品线。地产行业转旅游,比如华侨城最开始是旅游加地产的典型代表,而现在在去地产化。
“另一方面,国内目前中小学生是研学的主市场,家长对于孩子这一块的钱是愿意去花的。”吴丽云说。
火热之下,有哪些问题需重视?
中大咨询2023年12月报告指出,越来越多不同性质的主体加入行业,旅行社、教育咨询公司、留学机构、培训机构、课外辅导机构甚至房地产企业、高新技术企业以及一些体制内的非营利机构均参与其中。横跨多个行业的机构加入,使得当前的研学旅行行业集中程度较低、流量涣散、竞争格局分散、资源整合程度低,头部企业市场占有率极低,仅占1%~2%,还存在巨大的市场空间亟待挖掘。
吴丽云指出,虽然看上去很热,但实际上现阶段研学产品的开发远远不能匹配研学需求,更多的是一种变相旅游,内容体系的设置上“研学”和“旅行”的结合度还非常欠缺。
“比如农耕类项目,现在很多有块地的都想做研学基地,但又不想在课程上投入成本,不想花经费请专业团队设计课程体系,于是在网上抄,挖红薯、画草帽、学习非遗文化等。成本低,费用设置也低,造成市场低价竞争,同时导致课程同质化,缺乏创新性。”强先生说。
同质化带来的另一个结果是部分景点被推为“研学圣地”,一到假日就被研学团“占领”。川渝地区的导游宝彝此前观察到,研学旺季三星堆博物馆馆内几乎每天挤下了几千学生,学生参观和导游讲解的体验感很差。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今年“五一”研学旺季前,三星堆博物馆发布官方公告显示,自4月26日起实施学生团队参观预约审核制,限制场馆每天(临时公告闭馆除外)接待学生团队参观总人数不超过1000人,学生团队参观须至少提前7天。公告称,为进一步规范学生研学预约参观流程,杜绝未经预约,通过散客通道购买大批量学生票,造成观展通道拥挤,危及学生安全和文物安全,严重影响其他观众正常参观秩序等现象。
对于家长来说,让孩子参加研学团首要关注的问题就是安全。从业十多年来,强先生在研学基地运营工作中最大的感慨就是“故事多,事故也多”。
“学生在活动中摔跤、擦伤、中暑,严重的出现过骨折,大面积食物中毒……”强先生强调做这行“安全第一”,出现事故虽然可以走保险理赔,但难免会给公司业务带来负面影响。
此外,相关机构和个人是否有从业资质也是消费者关心的问题之一。宝彝透露,研学圈里有吃回扣的现象,研学机构给一名导游的预算经过好几次转手、层层压缩后,最后带队导游到手只有一半左右,(这个价格)有时候只能找到没有从业资格的导游。
景鉴智库首席分析师周鸣岐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建议,相关主管部门应引导各类主体不要一拥而上,容易造成品质的鱼龙混杂,甚至直接会把这个行业彻底做烂。同时还要对于研学产品的内容品质、安全保障、售后服务各方面进行严格监管。
(文中郭女士、宝彝、强先生均为化名)
(更多报道线索,请联系本文作者罗琨:luokun@chinanews.com.cn)(中新经纬APP)
(文中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责任编辑:常涛 李中元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中新经纬(jwview)官方微信公众号。
举报/反馈

中新经纬

1937万获赞 94.9万粉丝
天下财经,掌握之中。
中国新闻社旗下财经媒体,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