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3
海报新闻首席记者 陈嘉伟 甘肃庆阳报道
拳击名宿安东尼•乔舒亚,曾经的重量级拳王三冠王,为了增加抗打击能力,特地选择用牙齿叼重物的方式锻炼下巴及颈部肌肉,一篇报道显示当时他使用的重物是20公斤。而薛明明一人,就可以用牙齿短暂地将一袋40公斤重的化肥提起。
薛明明,正是热门短视频“5名无臂男子种植百个蔬菜大棚”及“用牙当‘手’抬3吨化肥”中的当事人之一。
4月23日,海报新闻记者在甘肃庆阳合水县板桥镇锦坪村见到了包括薛明明在内的5名无臂男子。他们告诉记者,5人合力种植百个蔬菜大棚的事情是误传。
在接下来的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了他们的困难与乐观,也看到了他们努力积极生活的一面。记录他们的故事,并不是歌颂苦难,而是想传递积极的态度。
前排从左至右分别是薛明明、于磊、张路、田宁波,后排为郝卫鑫
五个人怎么可能种一百个蔬菜大棚?
从庆阳市区出发,沿着青兰高速和211国道行驶66公里,就到了甘肃庆阳合水县板桥镇锦坪村。在一个有着8孔窑洞的小院,记者见到了上述5名无臂男子,他们分别是薛明明、田宁波、于磊、张路和郝卫鑫。
他们对自己的走红非常欣喜但又颇感意外,欣喜的是走红后有利于他们的带货事业,而意外的是在走红过程中一些信息出现了偏差。
视频显示,两名无臂男子用牙齿咬着化肥袋,扔上三轮车运往蔬菜大棚,后又用牙齿当“手”,把化肥抬下三轮车。一名接受媒体采访的男子解释,因为没有手臂,没办法把化肥抱上车,只能用嘴咬着袋子扔上车,“拉了10次,有3吨。”该男子还提到,他们5个人都没有手臂,相互鼓励,帮朋友种了100多个大棚,以此增加家里的收入,“自己挣钱了,不拖社会的后腿。”
连日来,该视频在社交媒体上热传。记者注意到,不少网友在视频评论区为无臂男子点赞、加油,感叹他们生活不易。另有部分网友质疑“5名无臂男子种植百个蔬菜大棚”,认为用牙当“手”抬3吨化肥是在作秀。
“这个视频起初是发在我的账号的,没想到引起了媒体和网友的关注。当时我没介绍清楚,造成了一定的误解。”当事人之一的田宁波解释道。
另一名当事人于磊告诉记者,大棚是自己和另一个合伙人承包的,自己主要做一些管理和技术上的工作,主要农活是雇佣的15名工人做的。
“当天是着急旋地,旋地机等设备都到位,但是化肥没运过来,那天工人只来了8个,所以情急之下,我们几个人就用牙齿来搬运化肥。平常活急了,我也会干一些农活,但是他们四个是我专门叫来做直播的。”于磊表示。
锦坪村村干部、合水县农业农村局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证实,于磊和他的合伙人承包村里的大棚,种植瓜果蔬菜快4年了,每年支付租金,还带动了当地村民的就业。
薛明明用嘴咬着笔写自己直播带货的工作日志
共同的苦难与乐观
薛明明、田宁波、于磊、张路和郝卫鑫五个人都来自陕西,他们都是在儿时因为触碰高压电线、变压器等供电设备导致失去双臂。共同的苦难,让他们五个相聚到了甘肃的这个小山村中。
此前,他们之间并不是都相互认识,最终是通过张路才互相认识,聚到一起也不过十多天。
但是海报新闻记者注意到,他们之间相互开玩笑、相互打闹,就像认识很多年的老友。
“这帮兄弟对于我来说,都是特别好的兄弟,因为跟一般人可能要相处很久很久,才会把彼此当兄弟,但是跟他们第一次见,就会有那种莫名的亲切感。”于磊说,“你可能不太了解那种亲切感,就走到马路上,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也许过去的时候我会多看他两眼,也许我过去会跟他打招呼,也许我们就会留下联系方式。因为我不容易,我也知道他不容易。”
海报新闻记者注意到,他们五个人聚在一起之前,也分别用各自的方式努力生活。
薛明明,曾在全国第十一届残运会暨第八届特奥会中斩获跆拳道男子K43/61公斤级铜牌。2009年,他还在陕西省第六届残运会上以优异的成绩连续夺得100米短跑、200米短跑和跳远3枚金牌。此外,他还先后被共青团陕西省委评为“自强好青年”,被铜川市印台区残联、铜川市残联、中国残联授予“残疾人先进工作者称号”“印台区优秀共产党员称号”等。
郝卫鑫则是在全国第十一届残运会暨第八届特奥会中斩获跆拳道男子K43/61公斤级银牌。此前,他还在各类残疾人运动赛事中获得奖牌30多枚。
田宁波则在社交媒体上小有名气,此前他还通过种植猕猴桃为自己和母亲盖起了新房。
五个人都非常乐观
努力地生活着
事实上,针对几人用牙齿抬化肥等行为的质疑也并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在社交媒体用摆拍来获取流量和利益的情况屡见不鲜。
幸好他们用足够坦诚的态度去解释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他们只是偶尔干一些农活。
他们能聚在一起,除了因为共同苦难导致的天然认同感与亲切感外,主要还是他们都在努力地生活着。
田宁波能到锦坪村,是因为家中的猕猴桃还没到授粉的时候,而自己的母亲年事已高,已经无法高强度劳动,自己一个人种猕猴桃也很困难,所以想尝试直播带货,看能不能为自己谋一个新的生路。
薛明明等几人也坦言,作为上肢残障的人,找工作是非常困难的,而社交媒体的出现,给了他们一个新的选择,他们希望能够走通直播带货的路子。
在采访现场,几个跟于磊相熟但是不愿意向记者表明身份的男子一直在现场。除此之外,一个在抖音拥有3.3万粉丝的当地小网红也在现场,这名小网红的作品中还曾出现过于磊的身影。但薛明明、田宁波等人的直播过程却极其生涩。记者连续几天观察,他们在直播中最常说话的话就是“直播间的家人们点点赞”,其他互动并不多。
在采访现场,记者还看到了薛明明为直播做的笔记,他告诉记者自己是3月16日才开始做短视频,对这些东西还不是很熟悉,“尤其是直播,很容易就卡壳不知道说什么,所以拿个本子记下来。”
在采访中,几个人都表示不想故意卖惨,只是想展示真实的生活状态,但是他们现在从事的直播工作需要更多的关注。
海报新闻记者注意到,在用牙齿抬化肥的视频走红后,田宁波又发了三个抬化肥的视频。我们知道那并不是他们的日常,但他们确实需要以此来提升关注度,并在带货工作中站稳脚跟。
这几年,不少因各种原因走红的人最后都走上了直播带货的道路,这让不少网友感到反感,认为这些人前期的走红有着策划的身影,目的都是带货。
田宁波、薛明明他们也想这样,不过目前的他们带货更多的是为了生活,而不是一门生意。薛明明告诉海报新闻记者,由于还有老婆孩子要照顾,所以他只能用一年时间去尝试带货,如果做不成就干其他的工作。怎么才算干成?他告诉记者一个月能赚3000元就算成功。
薛明明想要的并不多。
举报/反馈

海报新闻

1.6亿获赞 159.5万粉丝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山东互联网传媒集团运作
大众报业集团旗下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