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这不是一个秘境”为题是想借马格利特 René Magritte的作品“这不是一个烟斗”来诠释此次展览的标题“秘境”,其间并不涉及图像的反叛,而是想借此提醒观众,打破固有思维逻辑,“秘境”一词或许并非我们心中的常识概念,“问号”则为了增加了这种不确定性的力量感。艺术家周松也希望能为观众提供一个更为开放的想象空间,“秘境”或许是隐秘的,是一个藏在事物背后的神秘之境;也可能是一个同一的规律,是一个所谓的普遍真理。

秘境 Enigmatic Realm
300x800cm
布面油画
2022-2024

秘境(局部图)

在这个被信息和图像过度包围的世界,不同于其他艺术家在现实世界中的探索,周松更喜欢从中抽离出来,在图像和文字构建的新世界中探寻,形成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宇宙。这个被命名为“秘境”的“宇宙”,于2024年4月在上海宝龙美术馆拉开帷幕。艺术家邀请观众进入他的世界,从踏入展厅的那一刻起,整个空间都是他的作品,没有局部,只有整体。

秘境:周松个展 艺术家导览现场

图像是作品,文字是作品,文字和图像、图像和图像、图像和装置……又构成新作品,甚至连展厅的门框都成为艺术家发挥创作之处,加上文字的“门”已经不是单纯的作为门而存在,而是成为一件“现成”的艺术品。这不由不让人想到杜尚Marcel Duchamp,只是作品不再是戏谑,更多的是对世界、对生命本源的深思。

如履薄冰 Walking on Thin Ice
200x400cm
2023

寻找 “秘境”

“在这个被命名为“秘境”的宇宙之中,我们如同穿行于迷雾中的幻影,寻觅着存在的意义和宇宙的奥秘。能量与物质、时空与意识编织成一个多维的交响乐,既奏响了宏观的和弦也揭示了微观粒子的独奏。在有序与无序的辩证之舞中,偶然与必然的脉络交替展开,量变引领至突变的壮阔篇章。生命的剧本,无一不是形式与质料、生存与欲望、精神与彼岸交织的诗行,无知与恐惧是剧中的转折,而死亡与重生是这无尽叙事中的逗号与句号,伴随着往复生成的轮回——周而复始,无尽一切!”

——周松

秘境:周松个展 展览现场

Q&A

Q = 99艺术
A = 周松

Q

此次展览的名字 “秘境”和您其中一件展出作品同名,选择这个名字,更多是因为作品,还是因为词汇本身?

A:首先,《秘境》这件作品的尺幅是最大的。其次,它也基本上概括了我的一个世界观、宇宙观,是我的思考和总结。“秘境”这个词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我给他加了一个问号。我特别想在任何标志上都加个问号,疑问句带有很多不确定性。这个词本身或是我们很多问题本身是难以捕捉的,我试图让大家在语言上和画面上有直观的感受,这是我探索思考的一个方向。

Q

您画画,也写作,也将自己的哲思化为书籍,对您而言,写作和绘画在表达上有什么异同?尤其是对同一个主题,譬如“秘境”。

A:对我而言,文字是日常的滋养,是思考的文字化表达。我通常会记录下思考的要点。但最终,我更热衷于通过绘画表达。绘画是我更擅长的领域,它本身包含许多不确定性。总的来说,写作和绘画都是我思想的体现。写作是文字的表达,而绘画则是形式的表达,两者内在完全呼应。如果展览或是作品需要文字补充,我会提供一些线索。比如这次展览的名称“秘境”,现场的每个部分都进行了相应的呼应和补充。我把这个意境提炼出来,略加引导,给观者一个方向。

秘境:周松个展 展览现场

Q

通常我们认为文字更多表达抽象概念,绘画则相对具象,您在画作中展现的也大多是一些看似具象的物,用一种超写实的笔法呈现,这些“物”是您观察现实世界的反思,还是像造物主一样,完全的重构?

A:从某个角度看可能文字是具象的,绘画反倒是抽象的。在画面的呈现上,我更多的倾向于后者,我们必须从现实世界抽离出来,这样才有基础,才有语境,客观上讲,我们离开客观世界是不存在的,我们只能是以类似相近世界或平行世界,一个超越我们现在的世界。我的画面里没有太现实,或者说没有从现实挪来的东西,我尽量去消解它原来的特质,增加新特质,赋予新内容。视觉上更丰富,也更自由。这次展览,完全是我自己的世界,这里面有我在构建的视觉观念逻辑以及审美体系。

秘境:周松个展 展览现场

Q

整个展览现场即是您的世界,您是如何考虑展览中作品间的空间关系?如画面和画面之间,画面和装置之间……有些作品间还有着强烈的对比呼应,巨大的画作和极小的作品并置,为什么这么处理?

A:我根据空间反复调整了展览动线。展览以时间为序,从老作品到最新的作品展开,呈现了从过去到未来的趋势。我非常注重作品之间的呼应,例如一幅被放低的小作品与大作品《如履薄冰》形成呼应,强调了渺小和庞大之间的对比。这幅小作品放低,不打光,保持在完全的黑暗中,甚至连名字也未加上。我觉得现在的艺术表达是极其多样的,正是因为这样也更加自由。此外,我在现场门洞上加了一排字,构成了一个新作品。门洞进入和出去分别是不同的文字,这便是不同的境遇。从门洞进入第三空间,作品是由无数支黑色铅笔构成的装置作品《影》。黑色铅笔拼凑出人的躯体,上面全部发散开,是能量粒子化的状态,也是宇宙精神粒子的聚散离合……

秘境:周松个展 展览现场

此外,我整个展览都围绕着一个思想脉络展开,有一个隐晦的逻辑体系。作为主要以绘画为表达方式的艺术家,我与其他艺术家关注的问题不太一样,我更倾向于探讨宏大的历史题材,而非个人情感。在我的这些作品中,每个人物都在某种程度上像我,但又并非我本身。我认为很多问题并非某个人的独有特质,而是普遍性的。人性本质上是相同的,我们面临的所有问题,归根结底都是关乎人性本身的问题。

影 Shadow
装置
尺寸可变
2024

秘境:周松个展 展览现场

Q

就具体作品而言,作品《新创世纪》中有人工智能机器人、古希腊雕塑和一个真实的人体,三个截然不同的形象在同一画面中,但整幅画面和前方的金属雕塑作品并置却毫不违和,甚至融为一体,这其中是否也有些内在联系?

A:《新创世纪》创作于2017年,是我七八年前的作品。在它的前方有件雕塑是我在2023年制作的。两件作品在创做的时候并无关联,但现在放在了一起却产生一种呼应,这正是我想强调的一个思想:今天人类已进入后人类时代,这是一种科技化、电子化、机械化和智能化的演化趋势。这种趋势体现了宇宙的法则,它不受任何个人或群体的控制。社会在不断进行一种所谓的“演化”,我用“前进”这一口号来表达这个概念,在第一个展厅中,我有一件雕塑作品叫做《前进的意志》,来呼应宇宙演化这个概念。

此外,画面中唯一一个真实人体是一个怀孕的女性,她处在一个很微妙的宏观史诗环境中,这是一个荒诞、虚无、不确定的世界。机器和人之间的关系,我关注的比较早,我的写作也多和这些问题有关。因此,谈论一个问题时,不能忽略很多与之相关的问题。看人工智能,不能只看人工智能;看科技,也不能只看科技。这些都跟宇宙规律、地球的整个生态规则紧密相关,并存在一个严谨的因果逻辑关系。

新创世纪 New Genesis
510x250cm
布面油画
2017
(局部)

Q

您提到画面中怀孕的女性,以及没有性别的“人”……让人产生很多遐想,您的作品中否具有故事性?

A:没有特定故事的指向性。以这件作品为例,机器坚硬而灰暗,而整个画面背后是一个很柔软、孕育生命的母体。对于我们来说,这已经超越了性别和种族的问题。我用西方的写实雕塑去呼应这个女性,象征着一种传统的逝去。文明正在逝去,生命在孕育着一种可能性,但这种可能性是及其微妙的和微弱的。人类的未来也是具有很多不确定性。人类的历史是一段充满坎坷和悲壮的过程,无数的战争、死亡、痛苦、灾难和疾病伴随着人类周期性的“演化”,跌宕起伏。我们生活在这个看似和平的微观时代,实际上蕴藏了许多生存危机,艺术家和哲学家探讨的,本质上都是人类生存的基本问题。

新创世纪 New Genesis
510x250cm
布面油画
2017

搭建“剧场”

周松的创作围绕着对宏观世界,对人类终极思考展开,他的画面充满奇幻怪异扭曲的物体,以细腻的写实手法,用不合常理的形式组合,挑战着观众对现实的固有看法。画作以超现实的画面,打破常理的表现,给观众以震撼,而他擅长的大尺幅作品更增加了这一感官。虽然身为艺术家,但周松更像是搭建宇宙剧场的工程师,放大的空间和画作,由纤细如毫发的笔触构建,加入的文字也是精确到标点,每一笔,每一个符号都是这个“新世界”的奠基石。展览最初从一只超写实的眼睛开始,预示着我们即将进入艺术家视野,进入他的语言,进入他史诗般图像中。

秘境:周松个展 展览现场

Q

您的创作呈现出的整体性,还有您刚才提到史诗性,以及对人类的生存境探讨,是否可以说您的画面最根本的落脚点还是在当下?

A:人类生存的境地是展览的核心主题,副标题带有“后人类”时代的思考。它是往前看的,而不是往后走的。例如,画面中的“铅笔树”呈现了文化历史的延续,《秘境》则带有中国传统山水画的意味,但它不是传统的,它代表未来,后人类的,具有赛博意味的景象,超越了现在和过去。它不是一个简单的中国自然哲学观,“树”与“景”的关系通过解构与重组后的“人”和“铅笔”等元素构建,形成了一个有机的自然整体。这个“新自然”“景观”也不过是宇宙演化的一个局部的产物与过程。

造物者II The Creator II
100x80cm
布面油画
2023

新自然New Nature
300x200cm
布面油画
2023

Q

您的作品中有很多以铅笔为主要形象的作品,您对铅笔是否有特殊的情感?您赋予它怎样的寓意?为什么不用毛笔或者是钢笔?

A

我刚才强调的人的生存境地其实是我们的一种状态和感受,要在这个大的范围里面提出一些元素,我认为铅笔是人类文明的缩影。人类文明的探索会通过书写来传达。至于为什么不用毛笔或者钢笔,首先,铅笔本身有具有一种力量,它尖锐如武器,同时又是柔软的。毛笔或钢笔就没有这种含义。其次,铅笔源于树木,它是自然的产物,是有生命的,它可以超越文化和民族的界限,让人很纯真地回归到人本身。摒弃界限,所有的问题都归结为人本身的问题,我们今天面临的许多问题是本质上产生的一个现象、一个阶段。

秘境:周松个展 展览现场

Q

您一直关注科学、哲学、宗教,并像哲学家一样思考,在创作中展现的更多是对思考的回答,还是提问?

A:首先,我无法给出答案,我觉得任何一个好作品一定是抛出问题。我认为答案是一个规则。这个规则并不是简单的1+1等于多少,比如你问爱因斯坦宇宙是什么?他的宇宙是能量和物质的守恒,这是规则,不是答案。他不能告诉你宇宙是什么,但他能告诉你宇宙的规则。所以,我强调我的作品展示的是人类的生存境遇,比如《影》和《如履薄冰》都反映了一种生存境遇。说它们是答案,也可以,但这些答案不是终极答案,而是阶段性的,是我们在我们的局限中产生的思考。此外,我认为艺术还包含了一种趣味在里头,人性上的趣味。人性本身就是有趣的,艺术的趣味是表象,它深刻的体现出人性的趣味。艺术是人为的,有人才有艺术,艺术服务于人,回归到人性本身,趣味也在其中。

塑造 Molding
360x210cm
布面油画
2024

Q

最后,能谈一下您的新作吗?《新自然》系列之后,您接下来的创作和探索是否会有所变化?

A

自然是一个概念,也是一个世界观。它不是我们自然界的“自然”,而是我们今天生活的世界,一个由多重宇宙观、弦理论、量子力学、人工智能、基因学等现代文明理论构成的 “新自然”,诸如像人类的生存境遇,需要慢慢去探索。艺术的表达无非是表现思想的形式,既然是表达,至于运用什么形式,只要是能驾驭它就好。

周松

周松,1982年出生于江西,2006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油画系,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周松个展主要包括上海宝龙美术馆(2024)、德国哈根奥斯特豪斯美术馆(2023)、德国波恩当代艺术中心(2023)、北京嘉德艺术中心(2022)、上海昊美术馆(2022)、北京今日美术馆(2009)等。

他的作品也曾参加过多个机构的群展与艺术项目,包括巴塞罗那现代艺术博物馆、法国大皇宫、佛罗伦萨达巴索古堡、德国波恩当代艺术馆、维也纳大学、威尼斯欧洲艺术中心、布达佩斯YBL创意艺术中心、洛杉矶苏富比、加拿大多伦多艺术中心、圣地亚哥沙赫特宫、秘鲁应加·加西拉索文化中心、巴拿马当代艺术博物馆、巴拿马运河博物馆、哥斯达黎加国家画廊、委内瑞拉国家美术馆、中国美术馆、北京时代美术馆、广东美术馆、重庆美术馆、武汉美术馆、成都现代艺术馆、深圳关山月美术馆、何香凝美术馆、2023德国北方艺术大展、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平行展“Personal Structures”、第十三届哈瓦那双年展、第三届国际双年机器哲学大会、第十一届意大利佛罗伦萨双年展、今日文献展、成都双年展等。

作品被意大利贝纳通学术研究基金会、美国哈佛大学CAMLab、德国哈根奥斯特豪斯美术馆、德国波恩当代艺术中心、智利圣地亚哥沙赫特宫、巴拿马ASA基金会、宝龙美术馆、今日美术馆,嘉德艺术中心、昊美术馆、北京汉威国际集团、今典集团、雅昌企业集团等艺术机构及个人收藏。

举报/反馈

99艺术

1990获赞 1012粉丝
专注于艺术文化圈的活动~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