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门老街成网红直播聚集地,主播日入上万,但直播乱象频发,如夸大宣传、卖假货等。相关部门出台管理办法,实行直播报备制度,管控直播乱象。需警惕网红经济下的娱乐至死,保持对社会事务的严肃思考和理智判断。
摘要由作者通过智能技术生成
有用

万人围观,国内女主播密度最大的地方,香艳都快溢出屏幕了!

网红直播街,有人日入上万
东门老街,是深圳最有名的商业步行街,也是如今大家口中的“网红直播街”。
对于很多深圳人来说,这里曾经是购物、吃美食的最佳去处。
而现在,东门被来自全国各地的主播“占领”,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网红聚集地。
“东门不大,创造神话。”
去年11月底,东门突然以“网红直播街”的身份爆火,吸引了大批网红主播聚集,其中不乏“牛鬼蛇神”。
如果你嫌动物园门票太贵,那么欢迎来东门免费参观“人类迷惑行为大赏”。
当你双脚踏进东门的那一刻,你的耳边便开始不断地重复着“科目三”之类的土嗨歌曲,随后你看到奇装异服的主播们正在摇花手、喊麦、倒立……这让你有种加入了“村头蹦迪”的感觉。
自带流量的东门,吸引着无数怀揣着致富梦想的主播,前来“捞金”。高峰时期,这里每天大约有70组人同时开播。
据说,有主播一晚上就能收到几百个“嘉年华”,收入高达几万元。
不过,也并不是每个来这里赚钱的主播,都能挣得盆满钵满。
狂舞小荔枝,一位舞蹈主播,她性感火辣的舞姿,总是让人目不转睛。人气最好的时候,有一万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她的直播。
然而,人气高并不代表赚得多,一天下来,她在镜头前跳了长达8小时的舞,到手却只有50块钱。
这点钱,连支付摄影师的费用都不够。
但即便如此,还是有一批又一批的主播“前赴后继”地奔向东门的“战场”,因为大家都愿意相信:自己会是获得胜利的那一部分人。
然而,直播的人一多,东门原有的秩序就彻底变乱了。
主播们没日没夜地直播,不仅吵闹,还引起大量人群围观,把步行街堵得个水泄不通。并且,其中还不乏有一些低俗、擦边的直播内容,有碍观瞻。
这些直播不仅影响了市容,也干扰了当地居民的日常生活,因此引起了大众的强烈不满。
东门直播,被按下暂停键
在“大吵大闹”了1个多月之后,直播带来的负面影响终于累积达到了爆发点。
自去年12月26日开始,东门直播被紧急叫停,相关部门表示,将在元旦后出台相关的网红直播管理办法。
直播被叫停后,日子最不好过的,恐怕是那些靠直播养家糊口的人。
好在,深圳向大家展现了它的包容。
今年1月15日,东门正式开始执行“直播报备”的,凡是要在东门直播的主播,都必须进行报备,并遵守直播规范。
这样既没有“一刀切”,又管控了直播乱象的办法,果然赢得了大家的好评。
网红经济之下,乱象横生
可惜,在网红经济之下,直播乱象横生,就算管住了这头,那头又会冒出来。
大家有没有刷到过深夜在天桥底下的直播的女主播?
她们的背景里通常还有一整排女主播,造型一样、装备一样、直播的内容也大差不差,简直就像是一条流水线上的产物。
在唐唐的印象里,以前的天桥底下,通常坐的是乞丐,可现在,却变成了主播。
有人调侃道:“其实都一样,人家是要饭的乞丐,她们是要礼物的网络乞丐。”
没办法,谁让现在的直播行业这么“卷”呢?或许只有这种另辟蹊径的直播方式,才更有流量。
可若是为了流量夸大其词,甚至不惜造假,那就彻底走偏了。
主播在直播间控价、虚假宣传,甚至卖假货的新闻屡见不鲜;更有甚者,通过卖惨、装穷等剧本,骗取大众的同情心,从而在直播间卖货。
还有过年期间在热搜刷屏,占用了大量公共资源的“秦朗巴黎丢作业事件”,前几天也被爆出来是造假。
发布造假视频的博主“Thurman猫一杯”及其团队,因造成了恶劣影响,被予以严厉处罚。
此前,还有一个谎称是秦朗舅舅的人跳了出来,他利用蹭来的热度,开直播、收礼物,赚了一笔“不义之财”。后来,他也被警方依法进行了处置。
一场闹剧,最终以惨淡收场。
然而,却有人为涉事博主打抱不平:“我不理解,猫一杯不就是拍了个段子嘛!娱乐而已,有这么严重吗?”
这样的言论,着实让唐唐有些后背发凉。
为了娱乐,就可以占用公共资源了吗?为了娱乐,就可以愚弄大众吗?
要知道,比娱乐本身更可怕的,是它带来的多米洛效应。
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一书中说:“娱乐至死的可怕之处不在于娱乐本身,而在于人们日渐失去对社会事务进行严肃思考和理智判断的能力,在于被轻佻的文化环境养成了既无知且无畏的理性文盲而不自知。”
警惕网红经济下的娱乐至死,别让它吞噬我们的大脑,禁锢我们的自由……
举报/反馈

老黑看

117万获赞 6.5万粉丝
有见解,有温度
总监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