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手术本身的难度不大,但是在失重的环境下实施,就有各种意想不到的问题。

记者|阙政

一位俄罗斯国宝级宇航员在国际空间站执行任务时不慎受伤,如得不到及时手术救治很可能会丧命,冒险返回地球也非常危险,而空间站医疗资源有限,队友无法为他实施手术。
千钧一发之际,俄罗斯国家航天集团当机立断,决定将一位富有经验的心胸外科女医生发射上国际空间站,为宇航员实施一场“太空手术”。
3月15日在中国公映的俄罗斯电影《挑战》,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太空实景出现在大银幕时,有电脑技术无法模拟的真实与震撼
故事情节并不复杂,也没有运用许多特效来营造视觉奇观——但这部电影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奇观——因为发生在国际空间站内的剧情,全部在国际空间站中实拍。狭小的空间站、浩瀚的宇宙、巨大的蓝色星球……
这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部在太空实拍的剧情电影,它创造了历史。
素人上天
就像电影里说干就干把女医生发射到外太空一样,这部电影也是“敢想敢做”。
北京时间2021年10月5日,俄罗斯“联盟-2.1a”运载火箭从哈萨克斯坦境内的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点火升空,将“联盟MS-19”飞船送往它的目的地:国际空间站。
坐在飞船里的人有三个:一个是俄罗斯职业宇航员安东·什卡普列罗夫,另外两位则完全是业余人士——电影《挑战》的导演克里姆·斯彭科,还有时年37岁的女主角尤利娅·别列希尔德。
“有俄罗斯女人的地方,就有引力。”
三人经过3个多小时的飞行,与国际空间站俄罗斯舱段的“黎明号”小型试验舱对接,在那里逗留了12天来拍摄电影。
此举不能说不冒险。
就在对接时,自动对接系统发生故障,幸好宇航员安东经验丰富——他曾是俄空军上校,此前执行过联盟TMA-11、联盟TMA-15M、联盟MS-07共三次国际空间站长期驻留任务,且三次任务均担任指令长,累计执飞长达533天——危急关头他手动对接成功。
预告片画面
而另一种冒险还在于,电影导演和女演员完全是航天“素人”。
导演克里姆此前和太空最大的联系就是他曾经执导过电影《太空救援》。
女主角尤利娅的有利条件也只有她强健的体魄——她曾主演过战争动作电影《女狙击手》,还曾凭此片获得过北京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
就像电影前半段所展现的一样,素人上太空之前,必须要经过培训——电影里是短短几天,而实际上他们两人的培训长达四个半月。
原本报名参加女主角选拔的演员有3000余个,经过身体素质、心理素质、体能等方面的层层筛选之后,只有三名女演员进入到培训环节,经历了失重环境、离心机等多种艰苦的训练,最终尤利娅·别列希尔德脱颖而出。
拍摄太空手术
《挑战》全片164分钟(中国上映时精简到120分钟),大约有一小时完全是在国际空间站的实拍镜头。
电影里的实拍场景,大都是尤利娅饰演的心胸外科专家在国际空间站内为宇航员(安东饰演安东本人)实施手术的镜头——她需要为他做一个肺脏去蒂手术(当然手术是假的),以便使他能够恢复正常的呼吸,从而安全回到地面。
预告片画面
这个手术本身的难度不大,但是在失重的环境下实施,就有各种意想不到的问题——最基础的困难是,如何把医生和病人分别固定住,不让他们在手术中发生漂移。
而电影之外,最大的难度在于,拍摄这部电影能够用到的人力和设备太有限了——在电影里我们能够看到,除了安东和女主角,还有两名宇航员作为手术的助手,而这两人原本就是身在空间站的真实宇航员,可谓“就地取材”。
为了省人力,女主角本人也同时兼任了服装师和化妆师,而导演本人则全程担任摄影师掌镜——这部电影太空部分的专业摄制组,迷你到只有两个人。
预告片画面
这两个人不仅要拍摄空间站内场景,更厉害的是,女主角还有在舱外“太空漫步”的镜头——第一次上太空就出舱行走,不啻又一项巨大的冒险。
可能是为了缓解紧张情绪,电影里还幽了一默:“你们怎么敢把女性外科医生派到没有引力的地方做手术?”“有俄罗斯女人的地方,就有引力。”
将小耳环留在太空
浩瀚的宇宙中,数以亿万计的星球中,人类显得如此渺小,仿如一粒微尘。这种强烈的对比使得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自身的存在价值、生命意义以及人类文明的未来。
而当我们生存的地球面临危机,人类应该怎样应对,不同的思路里又蕴含了不同的文化——欧美大片里常常是“飞船派”占主流,让宇航员带着人类的DNA库飞往外太空寻找新的家园。而《流浪地球》出于中国人对土地的牵挂,却是眼见地球就快毁灭了也要“带球跑”。
《流浪地球》的导演郭帆曾说:“年轻导演会关注科技属性中的高概念,他们嗨的是技术。但我们不要忘掉科幻电影的本质是电影,而电影的核心是情感——如果我们的高概念、高技术和情感没有关系的话,它就变成了科普。”
从这个角度来说,俄罗斯创造新历史的这部太空实拍电影《挑战》,确实没有玩任何高概念,反而情感牌实实在在打了不少。
“联盟MS-19”飞船的“乘客”:(从上到下)俄罗斯职业宇航员安东·什卡普列罗夫,女主角尤利娅·别列希尔德、《挑战》的导演克里姆·斯彭科。
女主角生活在地球上时,一边忙着每天做几台手术,一边还要应对青春期打架的女儿、患有心脏病的老母、阴晴不定的情人以及当年丈夫车祸死亡留下的心结……对每天活得焦头烂额的她来说,突然被发射到太空,竟显得像是一种救赎了。
到了国际空间站之后,在手术过程中,她的“队友”对她进行了无私的守望相助,这密闭空间里的一场医疗,不仅是对宇航员开刀,其实也像是给女主角的心理疏导。
到最后手术成功,她独坐在角落里流下眼泪,那个象征心结的小小耳环,终于可以轻轻放下了——她拜托宇航员在下次出舱行走时,帮忙把它留在外太空。
电影的最后,女主角顺利回归地球村,在医院的电梯里与她的男友重逢。
男友问她:“太空怎么样?”她回答:“我爱你。”
举报/反馈

新民周刊

227万获赞 31.1万粉丝
深度和角度——这就是我们能做的
新民周刊社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