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新闻 执笔 刘健 沈琳
当下,数字贸易正成为各国竞逐的新赛场,从3月的国际新闻里就能看出——
3月2日,世贸组织第13届部长级会议,各国达成多项数字贸易成果;3月25日,韩国官宣与欧盟就数字贸易协定举行第三轮会谈;3月26日,多国政要齐聚博鳌亚洲论坛2024年年会,数字贸易是旗舰报告重要内容……
在数字贸易这场国际竞赛中,中国如何抢占身位?制度型开放是“牛耳”所在,杭州率先行动。
3月29日,经浙江省人大常委会批准,《杭州市数字贸易促进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出台,将于2024年6月1日起施行,这是全国首部数字贸易领域地方性法规。
没有先例可循,它是如何出炉的?它为何诞生在杭州?又将对中国数字贸易发展带来哪些深远影响?
记者 董旭明 摄
为何要为数贸立法
众所周知,中国数字贸易综合实力在全球位居前列,以其中一项指标来看,全球数字贸易独角兽企业500强中,中国企业227家,连续四年居全球首位。
但中国在数字贸易的国际话语权很少,症结在于:美欧是目前全球数字贸易规则的主要制定者。
拿美国来说,早在上世纪就拟定《全球电子商务框架》,此后的20年,美国历任政府不断完善数字贸易一系列法律法规;欧洲亦在跟进,出台《数字服务法》《数字市场法》等法规……双方“斗法”争夺之势愈演愈烈。
“数字贸易领域的大国博弈与竞争,正从科技实力,向技术标准以及国际规则制定权竞争领域集中。”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美欧研究部副部长张茉楠,是《条例》的起草者之一,她告诉记者,“谁赢得数字贸易规则制定权,谁就赢得了未来发展的主动权,中国积极为数字贸易立法,是为了融入和塑造国际高标准数字贸易规则摸索经验的需要。”
外部环境是催化剂,内部需求是决定立法的原动力。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发展数字贸易,加快建设贸易强国。中国数字贸易的发展壮大,到了用制度去打通堵点的阶段。
杭州在美国波士顿推介全球数字贸易博览会 通讯员 王聪 供
那么,首部数字贸易领域地方性法规,缘何诞生在杭州?
在中国(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杭州片区管理委员会专职副主任陈卫菁眼里,这和杭州独特的数字贸易土壤息息相关,“杭州各方面很均衡,有丰富的数贸业态,有集聚的龙头企业,有完整的数贸生态等。”
拿数贸生态来说,看支付,杭州的数字支付服务全国70%的客户;看物流,萧山机场去年国际货邮量增速位居全国第一;看人才,杭州集聚大量软件开发、直播电商等领域的人才……
“伴随全球数字贸易博览会永久落户杭州,杭州需承担更多国家制度型开放压力测试。”陈卫菁说,比如,数据是数字贸易的基础与核心,然而我国在数据要素的权利属性、交易规则等方面还有不足,杭州正在探索。
改革开放越是深入,越需要法治保障。杭州为数字贸易立法,不仅是先行先试打通堵点,也将推动数字贸易规范建设。
它有这些“不一般”
作为全国首部数字贸易领域地方性法规,《条例》并非管理类立法,而是创制性、促进类立法,意思就是无先例可循,通过立法引导、提倡等措施,鼓励地方先行先试。
在杭州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陈马多里看来,此次立法最大的亮点,在于对杭州数字贸易业态模式进行界定。例如,将数字金融、视觉智能、智慧物流等作为数字服务贸易发展的重点领域。
“厘清数字贸易的概念,有哪些业态模式,实际上把杭州下一步的应用场景明确了,后续政府将给予一定的产业政策,促进数字贸易发展也有了抓手。” 陈马多里说。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服务贸易研究所所长李俊也有同感,“它在地方立法这个层面上,全国范围内首次对数字贸易的概念、业态、范围进行了明确。”
参与制定的浙江大学教授陆菁认为,《条例》起步就对标国际现行最高标准的数字经济相对应的各类法律法规,充分体现出对数字技术多场景商业应用方面的全维度保障。
比如,《条例》明确实施包容审慎的数字贸易监管政策,采取沙盒监管等方式建立与国际通行规则接轨的数字贸易监管模式。
通过划定一个范围,对在“盒子”里的企业采取包容审慎的监管措施,在可控的范围之内实行容错纠错机制。
通讯员 王聪 供图
总而言之,如何充分激发数字贸易核心要素的潜力和活力是贯穿整部立法的重要目标。“整个立法围绕数字贸易的基础制度、主体培育、数字营商环境、开放与合作等重要领域展开,主要着眼于构筑支持数字贸易创新发展的生态体系”张茉楠说。
当然,杭州制定这一开先例的地方性立法并非易事,前后修改十余稿,广泛邀请国内外各界专家、治理部门、业界和市场主体参与讨论,仅去年10月杭州市人大常委会审议以来,就征集各方建议300余条。
争议焦点也是立法难点所在,比如,鼓励创新活力的灵活性和法律的刚性如何平衡,部分受访专家认为,“数字贸易作为一种新质生产关系,应用场景和业态模式还在不断演进,《条例》不能框得太死,否则对未来的新业态形成束缚。”
期待它发挥哪些作用
对于《条例》,数贸企业最直观的感受是,今后开展业务有了制度支撑。
“我们做影视、动漫等文化产品出口,相当于有了‘身份证’。”浙江中南卡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沈玉良告诉记者,过去,公司生产的文化产品出海,每次涉及到数据的时候,就感觉在“蹚水”一个“灰色地带”,“立法让我们吃下‘定心丸’。”
杭州数据交易所董事长周宇也有共鸣,“一直以来,市场缺乏高质量数据供给,市场主体对数据安全、数据合规的顾虑,有了《条例》的科学指导,企业开展业务的底气更足。”
也有企业从中寻觅到新的机遇。《条例》提出,市政府要推动制定和实施数据跨境流动及存储等方面的规则,依法探索建设面向东南亚、南亚、中亚等地区的离岸数据中心和离岸数据服务外包试验区。
这意味着,杭州建设国际离岸数据中心的战略布局被明确,未来在杭州,当下面临的对于数据流动阻碍性的问题将得到有效破解。
通讯员 王聪 供图
离岸数据中心相当于一个数据的“来料加工”基地,通过专用光缆直接连接国际互联网,来自全球的海量数据在这里将完成交换处理。这一“招”让杭州获得了参与全球数据处理外包业务争夺的资格。
这让地卫二空间技术(杭州)有限公司创始人温卓明异常兴奋,该公司已开拓全球40余个国家的市场,实现计算卫星的商业化,“相当于开辟了一个新通道,我们在杭州就可‘来数加工’, 承接更多国际数据业务,既拓展了市场,又降低了用电和人工成本。”
于杭州而言,《条例》的更大作用在于,向中国和世界表明了“杭州态度”,杭州有能力打造数字贸易最强市,用法律实现思想和行动的统一。
“就像2017年,当跨境电商还是个新词时,杭州在全国首个出台实施《杭州市跨境电子商务促进条例》,现在杭州是名副其实的‘跨境电商全国第一城’。”杭州市商务局局长王永芳说,“一开始,政府引着企业走;企业入门后,自己会钻研,发展就有了内生动力。”
从“等风来”到“追风去”,当法治力量融入数字基因里,杭州这片热土正迸发出新的活力,让我们有理由相信——数字贸易的春天,来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举报/反馈

浙江日报

1893万获赞 104.2万粉丝
最具权威的浙江第一新闻服务平台
浙江日报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