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AI)浪潮让原本崇尚工作生活平衡的硅谷一夜“卷”了起来。硅谷知名科技投资人、Fusion Fund创始合伙人张璐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接受第一财经独家专访时,用“打鸡血”来形容硅谷目前的人工智能创业热潮。
作为投资人,张璐称,从2017年至今,在应用和基础设施两个层面都布局了许多人工智能企业,她特别提到了太空数据的应用,“太空科技已从火箭、卫星发射来到了第二个阶段”。
她说:“在不远的未来,我认为人工智能还是会以赋能的工具这一形式出现。在上一个互联网时代,最被频繁提及的词是‘变革’,但在当前这个人工智能时代,我们说得最多的一个词则是‘赋能’。“
“Sora不是一个终点,而是一个起点”
第一财经:无论是微软、谷歌、英伟达这样的大厂,还是OpenAI等后起之秀,都早早布局AI。在你看来,硅谷AI赛道竞争有多激烈?
张璐:首先是非常激烈,我们也非常开心看到科技巨头像初创企业那样打了鸡血,不断竞争。你可以看到,现在新产品的推出、大公司的发布,频率已不是每季或每月,甚至每周都有更新。而竞赛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战地,就是GPU算力,各大科技公司都在努力进行算力的底层布局,一方面是从英伟达或超威半导体那里持续采购,另一方面,Meta、谷歌都在进行自研芯片的研发推广。
有关大语言模型的竞争格局,众所周知,OpenAI背后站的是微软,Anthropic背后是谷歌,其实我们也非常看好一些做开源模型的企业。你会发现,当前生态并非由哪一家公司完全占领,而是百花齐放,且不同模型各具优势。作为投资人,喜闻乐见这种蓬勃发展的阶段,科技巨头的技术竞争实际上是在为整个生态提供强有力的基础设施平台,在此基础上,初创企业可以进行应用创新、垂直领域创新,甚至是做一些底层基础设施效能提升的创新,都会让这个生态更加活跃。
第一财经:近期,苹果弃“车”保“AI”,闭门造车十年后,宣布解散汽车研发团队,转而大力投资AI,也有很多人表示惋惜,你怎么看?
张璐:我认为苹果的战略转向更多的是出于时机原因,一直以来,苹果整体的产品战略是一个生态打法,可能也是唯一一家拥有硬件入口和自研芯片的科技公司。硬件入口包括iPhone手机、手表、Vision Pro等,苹果的AI芯片和算法是自己的,云端服务还有用户数据也是自己的,所以苹果其实是一家非常强势的科技公司,从硬件、基础设施,到软件、数据,全都自成体系。
现在,在其生态里,苹果发现需要加强力度、加快速度推进AI进展,在这个生态中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去补全,这也包括汽车,所以我并不觉得苹果现在把汽车项目暂停,就代表未来不会重启,更多考虑的是,当前哪一部分最为重要。在其现有的独特生态及数据优势基础之上,苹果投入更多资源、资金,推进AI直接相关产品的发布,相信未来非常可期。
第一财经:OpenAI文生视频Sora的登场到底是意味着什么?未来有何想象空间?
张璐:Sora生成的视频质量,无论是维度还是多样性,跟现有的其他文字生成视频公司相比,是一次迭代,一次数量级的质的提升。除了AI公司,奈飞等一些传统科技企业也在探索文字生成视频,他们的优势在于拥有海量高质量的视频数据,如果想进一步优化模型,数据的质量比数量更为重要。
文生视频的产业应用包括视频、游戏、电影制作,非常现实的问题就是要计算这个技术的成本。我现在听到的数据是,Sora生成一个一分钟的视频可能需要一小时,当然速度可以更快,这就意味着更高的算力和更高的成本。Sora是很惊艳,让我们看到了技术的边界、可能性以及未来的增长潜力,但其成本问题仍是一个黑盒子,据估算应该不会很低。无论如何,Sora不是一个终点,而是一个起点。
哪些AI细分赛道有潜力
第一财经:目前在硅谷有哪些比较有潜力的AI细分赛道?
张璐:2017年至今,我们在应用和基础设施两个层面都布局了许多人工智能企业。
应用层面,我们尤其关注拥有海量高质量数据的行业及其垂直领域的运用,例如医疗、金融、保险、物流供应链等行业。2018~2019年,我们投资了运用生成式AI赋能医疗影像、制药、生命科学、纳米机器人、数字化诊断治疗等方面的企业。此外,我们也早早涉足太空科技,太空科技已从火箭、卫星发射来到了第二个阶段,即太空数据的应用,这是非常具有价值的。
基础设施层面其实是一个生态,包括了芯片层、网络层、软件层还有数据层,这四个层面都面临着诸多挑战,例如GPU算力成本过高、耗电巨大、延迟问题、数据隐私,这些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AI技术去解决,也是我们重点布局的方向。
第一财经:你如何看待两大“网红”马斯克(Elon Musk)和奥尔特曼(Sam Altman)之间的矛盾,马斯克为何起诉OpenAI及其创始人?
张璐:马斯克的诉求也非常合理,其大手笔投资OpenAI的初衷是支持一个非营利组织,普及人工智能技术,不被科技巨头垄断,但最后的结果与这一初衷完全相悖,技术确实就是透过OpenAI被微软独家占有,公众并未获得更好平台触及这样的技术。
马斯克和奥尔特曼本质上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人,前者目前正在建立自己的AI初创公司xAI,没能在OpenAI完成的事,希望可以通过xAI来实现。
“AI是赋能的工具”
第一财经:新技术的更迭好像就发生在一夜之间,如果展开畅想,你认为人类会拥抱一个怎样的未来?
张璐:我常常感叹,一切才刚刚开始。从ChatGPT发布到现在的版本,从早期的文生图片到现在文生视频,人工智能已经走过了多少创新?一旦大家开始开放地去接纳、应用,技术迭代和提升速度比大家想象的要快很多,越是这样,我们越能享受到技术带来的生产力提升。
当然,也有很多人担忧,AI会否取代很多岗位,之前已有不少知名科学家表示,AI替代的是任务而非工作,好比一个护士一天可能有100个不同的任务,AI是帮助护士把这些任务变成20个、50个。那么替代会发生在哪里?比如说运用AI技术的医生会替代掉不会使用这一技术的医生,植入AI技术的医院会替代掉不会使用AI的医院,善用AI的物流公司会替代掉不会使用相关技术的物流公司……
AI是一个新工具,我们为什么不用呢?在不远的未来,我认为人工智能还是会以赋能的工具这一形式出现。在上一个互联网时代,最被频繁提及的词是“变革”,但在当前这个人工智能时代,我们说得最多的一个词则是“赋能”。
举报/反馈

第一财经

1418万获赞 207.2万粉丝
第一财经 专业创造价值
第一财经官方账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