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一周,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积水潭医院原院长田伟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是医疗圈的热门头条。
“院士被查”成了热议话题,不仅引发业内新一轮对医疗反腐的关注,震动从骨科领域蔓延至整个医疗行业,甚至一路破圈被公众讨论。与田伟曾有过多次公开互动的国内手术机器人头部公司北京天智航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88277,下称“天智航”),也成为被关注的焦点。据财新报道,田伟或因其他案件被牵出,具体涉及金额可观的贪腐问题。
但一周后,“田伟被调查”仍没有进一步官方通报,业内对此事也近乎“集体缄默”,再为这一事件平添几分扑朔迷离。
《健闻咨询》拨打多位骨科医生的电话、或与田伟曾有接触的人士询问此事,多位知情者得知来意后挂掉电话,或表示“不方便多谈”。数位受访者表示,田伟昔日“为人随和,做事低调”,对此次事件感到非常意外,田伟不仅是骨科领域的泰斗级的人物,更是现在火热的骨科手术机器人领域的领军人物。
骨科在3月份感受到的震动,不仅如此。
在田伟被调查的前一周,3月8日晚间,国内骨科医疗器械龙头威高骨科(688161.SH)发公告称,年薪达上千万元的董事长弓剑波宣布辞职。与此同时,董事燕霞和董事邱锅平也同时辞任。三名董事同时辞职,于上市公司而言,无异于“人事地震”。而就在此前一周,威高骨科发布2023年业绩快报称,公司利润较2022年下滑了81.29%。
曾经风光无两的骨科领域,半个月内,寒风阵阵。
田伟被调查掀起了一道“骨科风波”,不禁让业内回忆起那个骨科发展最火热、骨科大夫意气风发的年代。曾经,医疗圈有句话称“骨科医生朋友遍天下”,意指在集采前,骨科手术量大,骨科医生地位高,科室与耗材厂商互动多的时代场景。
而今,骨科耗材集采步步推进,短短数年来,骨科的变化天翻地覆。新生态已经到来,从医生到厂商集体陷入沉默。没说出口的话是:未来怎么走?
“领军人物”
1997年,田伟在积水潭医院创建了全国第一个脊柱外科后,逐渐成长为脊柱外科领域最权威的专家之一。2013年,田伟被选为中华医学会骨科学分会主任委员。
而今,在积水潭医院官网搜索“田伟”,已无相关内容。积水潭医院现任院长的信息仍可通过搜索栏正常检索。在脊柱外科科室介绍中,也已无首任科主任田伟的名字。
一位骨科耗材行业人士告诉《健闻咨询》,田伟妻子——积水潭医院原教育处处长马玉华也一同被带走接受调查。去年年底,田伟曾被纪委带走约谈,后于当天离开。
除了是骨科界的大拿之外,田伟亦是骨科手术机器人领域的开拓者和无可争议的领军人物。
一位受访者直言,“在医工转化领域,田伟这类人很稀缺,能做手术,会发文章,跟企业的关系比较好、接触多,这种人才屈指可数。”
2002年起,在鲜有人讨论手术机器人的年代,田伟就率领北京积水潭医院骨科专业团队,从临床视角出发,联手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天智航及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开启“医工企联合攻关”模式,用十余年的时间,创建了以影像导航和机器人技术为核心的智能骨科手术体系。
20余年的紧密合作,田伟的名字早已与天智航联系在一起。此次田伟被查,天智航也随即被密切关注。
业内普遍认为,此次事件将会给天智航带来较大影响。“目前,国产手术机器人领域唯一成功商业化的就是天智航,这个项目是田伟一手推起来的,包括一些临床试验。”上述行业人士表示。
对此,天智航董事会秘书黄军辉回应《健闻咨询》表示,天智航与田伟被调查一案不存在任何关联,更不存在任何商业活动上的违法违规行为。目前,天智航生产经营工作均在正常进行。
他也强调,这一事件不会影响天智航和积水潭医院的合作。“我们和包括积水潭在内的医疗机构合作,对我司和医疗机构而言都是有很好的帮助。田伟受调查一事目前看到的新闻报道披露的是与经济问题有关,和合作没有任何关系。”黄军辉说。
一位天智航的工作人员私下表示,田伟退休后,就和天智航合作变少了。田伟背后的团队,已经接过了双方合作的担子。“今年2月份我们搬新办公楼时,他来了一次,别的时候没见过。”这位工作人员也直言,田伟被调查可能会对天智航短期造成产生影响,“但应该一两个月就过去了,我们内部并不担忧。”
虽然田伟被调查的原因仍不明确,但该工作人员认为,“手术机器人属于一锤子买卖,而且金额高,引进这样一台机器,医院一堆人盯着,腐败比较难。”
在天智航内部,如今大家更愿意说:天智航的合作方是积水潭医院。另一位天智航员工透露,“积水潭医院是项目参与方,和哪个人没关系。”天智航和田伟是公对公地在成果转化、临床试验等方面,以协议的方式进行合作。
“与田伟是什么关系”,这个问题不止一次困扰过天智航。一位员工透露,田伟不持有天智航股份,但在2020年7月天智航A股上市前,无人相信。“但上市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证监会把我们扒开来看,发现没事。”
但在天智航的招股书上,曾36次提到田伟。虽然招股书表示,田伟非天智航员工,天智航未向田伟支付薪酬或给付其他利益。天智航和北京积水潭医院、田伟不存在利益输送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天智航也曾在招股书上承认,若未来积水潭医院和以田伟为代表的积水潭医院骨科医师与天智航不再合作,将延缓手术机器人研发进度,甚至会使天智航面临研发失败的风险,另一方面会影响学术交流、专业培训等市场推广活动。
除此之外,业界一位人士表示,田伟被带走调查或因涉及骨科耗材腐败。
“集采之前,骨科耗材成本低收费高,一款入院价一万元的耗材,生产成本不到千元,经销商给医生的返点可以超过50%,骨科手术量又不低,确实是腐败的重灾区。”上述行业人士表示。
“黄金年代”
北京郊区的山上一座寺庙,有位老方丈曾感叹:“这里实在不是个修行之地啊!站在上头就可以望着北京市区不夜的繁华灯火,难以抑制凡心的躁动,再高的德行也坚守不了两年。”
这是2016年年底,时任骨科主委的田伟在中华医学会第十八届骨科学术会议暨第十一届 COA 国际学术大会(Chinese Orthopaedic Association,COA),发表演讲时所讲述的一个故事。在此次演讲中,田伟基本没有涉及骨科专业学术讨论,反而引用佛经中“初心”的概念,谈论医者初心。
这场会议上的田伟意气风发,他不仅做了演讲,还创作了一首名为《不忘初心》歌曲,并将之做成MV现场播放:所谓大医,传承榜样/点燃自己把患者照亮/却奈何明月映渠心怅惘……
不悔白发鬓两旁/出师修行路漫长/入世风尘满衣裳/人生最难不忘出身那草堂……
MV播放完后,现场掌声雷动。
当时的田伟,正处于自己的黄金年代。幸运的是,他的发展也赶上了我国骨科发展、以及我国公立医院发展的黄金年代。
2014年,田伟当选为骨科主委。知名医生段涛曾经说过,在医生的江湖中,最能彰显江湖地位的是学术地位,评价学术地位最可靠最官方的标准是在学会中的任职,而主委就是学会的“老大”。
2015年在一周之内,田伟及其团队运用手术机器人,连续两次完成具有开创意义的手术。该团队成功挑战了世界脊柱外科手术领域的“禁区”——被喻为“生命中枢”的上颈椎畸形手术,误差不到1毫米。
当年,田伟也凭借相关研究在2016年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还是在那一年,田伟带着这款手术机器人的技术前往日本,当他介绍完后,日本骨科医生们阵阵叹服,这位曾在日本学习的学生,已经带领中国骨科技术带到了精准手术时代,并站在了世界前列。
2019年,田伟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一时之间,风光无两。
除了学术界的光环,田伟也赶上了我国公立医院突飞猛进发展的年代。并且,他曾展现出了极强的医院管理能力。
2003年,田伟刚上任积水潭医院院长的这一年,中国全民医保体系得以初步建立并极速扩张。当获得了支付保障之后,中国患者的医疗需求被极度释放,人们如潮水般涌入处于金字塔尖的三甲医院,希望由最好的医生看病,用上最好的耗材,但同时——花最少的钱。
有了需求之后,大型公立医院也疯狂扩张,床位数与住院率双双激增,被抛向市场的公立医院努力开辟各种营收方式,手术越做越多。骨科亦是其中翘楚,科室收入在医院独占鳌头。
一个细节或许能说明当时骨科的火热程度:原先只有主任级别才有机会参与的行业交流机会,当时在科室里,排都排不过来。各大品牌早就覆盖了各级医院,连二级医院都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同样型号的产品放在医生面前,不考虑价格,医生一定会不假思索选进口的。
根据公开报道,2003年~2020年,田伟执掌积水潭医院达17年之久。
这17年里,自2010年起,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每年推出全国专科声誉排行榜,积水潭医院骨科连续13年高居榜首,未曾旁落。
在田伟任院长的那些年里,积水潭医院从一个院区,成长为拥有3大院区的公立医院——回龙观院区于2013年顺利开诊,一期编制床位500张;新龙泽院区也在田伟卸任的第二年正式开放。2005年,积水潭医院还早于全国多数医院,率先启动了科室全成本核算,为十多年后的DRG改革打下深厚基础。
也是在这一年,积水潭医院还开始了数字化医院建设,走在了行业前列。
威高和骨科未来
最赚钱的科室、地位很高、手术量大……骨科的旧日标签,无一不彰显着骨科当年的火热。
但过去半个月,随着威高骨科3位董事同时辞职,田伟被调查的陆续发生,让业界感到寒风阵阵,甚至一度传出“二者是否有关”的猜测。
针对这一猜测,《健闻咨询》向威高骨科员工求证得知,“此次三位董事集体辞职,实为威高骨科高层调整,主要是跟集采后的业绩下滑有关。”
耗材集采,被骨科领域视为给行业带来天翻地覆影响的一个改变。
2021年上半年,关节、创伤类骨科耗材集采正式执行;2022年7月,脊柱耗材集采的落定。曾经万元的耗材产品,集采后价钱就是几百元的成本价,利润空间被大幅压缩。
一位骨科器械领域从业者表示,骨科主要是接骨板、打骨钉,耗材成本本就不高。在集采前,骨科极容易发生“带金销售”。“给骨科医生回扣”是过去经销商惯用的手段,回扣在30%~50%不等,甚至有部分产品会超过50%。这些在当年都是公开的秘密。因此,骨科曾是各家医院预防腐败发生的重点监控科室。
集采后,骨科耗材利润被大幅压缩后,厂家不仅没有多余的回扣再返给医生,而且自身利润也快速缩水。2月底,威高骨科(688161.SH)发布2023年业绩快报称,公司总收入12.84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37.61%,同时,利润下滑了81.29%。文章开头提及的人士调整,一触即发。
前述威高员工透露,此次威高骨科三名董事同时辞职,均调整到威高集团的其他板块。在威高骨科发布的《关于补选公司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的议案》,同意提名陈敏、孔建明、邬春晖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该员工解释,陈敏之前是强生骨科大中华区的总经理,一直是在骨科领域,2023年到威高做副总裁。“他一直在骨科领域,现在出任管理威高骨科更能带领公司扭转局势,找到新的发展路径。”
有受访者调侃,吃过了当年的红利,在一些同行眼里,现在骨科像个“民生科室”。医生们期待,集采砍下了骨科耗材的费用,相应手术的医疗服务费用能有所上涨,让医生有合理的收入。同时,医生们也在期待骨科机器人的使用,虽然现在还用得不多,但在不少骨科医生眼里,它是一个能给骨科带来新气象的契机。
不过,从狂热的年代减速下来,关于未来会是什么故事,再没有人愿意说出一个笃定的答案。
举报/反馈

第一财经

1417万获赞 206.9万粉丝
第一财经 专业创造价值
第一财经官方账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