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正是农民工求职的高峰期。近日,记者在济南全福立交桥、青岛株洲路等劳务市场采访,与三位农民工展开对话,听他们讲述求职和生活中的酸甜苦辣。
王见岭 60岁 济南章丘人
“受点罪不要紧,能把钱挣着就行”
全福立交桥下是济南有名的零工市场之一。每天凌晨,桥下都会聚集大量等待接活儿的农民工,60岁的王见岭就是其中之一。
“现在活少了,放在往年早就干起来了,往年时候初六来了就有活干了,我一天正常是350,低于350我就不愿意干了。”3月末,还在桥下等活儿的王见岭表示,今年的求职经历并不如预想中顺利,从正月十一到现在,他只干了两天半的活。
老王是一位木工,家住济南市章丘区黄河街道王家圈村。作为一门技术活,木工在农村广受欢迎,结婚用的家具全是由木工来做,老王的工作不仅体面,收入也很可观。
“1987年我在莱芜铁矿工作,那会儿矿上百分之八十都是上海人,我就跟上海木工学做家具,铁矿有好几万人,年轻人结婚得做家具,像五斗橱、大橱、衣柜、写字台、床什么的我都能做,我做的家具可好卖了。”老王谈起当年的辉煌经历,脸上写满了骄傲。
“2014年在莱芜,有个工厂里头瓦工活全干完了,就等着木工干防腐木的活。我记得老板给了8天工期,我们两口子白天黑夜8天给干完了,挣了6万块钱。”老王回忆,“那时候凌晨3点就起来干,多热的天都得去干活,钱一到手也不觉着热了,就全忘了。”
十几年的辛苦劳作让老王有了一笔积蓄。2014年,老王力排众议,在全福立交桥附近买了一套73.5平的小两室。“济南市里头有房子,农村家里也有房子,我现在就盼着儿子早点结婚。”老王说,他仍然庆幸房子买得早,再加上没有任何贷款,他和孩子都没有月供的压力,“今年的愿望就是有活干,儿子给我领个媳妇回来。”
老王的儿子今年28岁了,大学在济南长清读的汽车制造专业,毕业后转行去了教培行业。“这门手艺到我这就传不下去了,我儿子他就不学这个手艺,人家在办公室里一年四季有空调,领着几千块钱的工资倒也挺舒服,只要不犯大错误,早点让我抱上孙子,我就挺满足。”
“我这一辈子没干过别的行业,可能就光研究木头了,家里还有三十亩地,这边活不多了就回家去种地。”老王说,既然工作不好找,那就尽可能的减少开支,上次回老家他专门带了一些大馒头和咸菜。
老王表示,“还是忙点好,受点罪不要紧,能把钱挣着就行”。
张孝斌 62岁 临沂莒南人
人生路上,且歌且行
株洲路灵活务工市场曾是青岛最大的外来务工人员聚集地。2023年8月底,灵活务工市场正式关闭,但仍有不少农民工习惯在此处求职。在众多求职的农民工中,62岁的张孝斌是最“特立独行”的一个,他在路边架起了音响和手机,拿起话筒引吭高歌,吸引了众人的关注。
“今年过了年我初七就来了,干了两天保洁,一天一百来块钱,去掉房租、吃喝,剩不下多少钱。”老张说,他已经在这个务工市场干了4年活,今年活不太好干,以前抽的是15块钱一盒的烟,现在10块钱往上的烟就不抽了。
找工作之余,老张也没闲着,唱歌就是他最大的爱好。“我唱歌唱好几年了,上学的时候就爱好听歌,现在打开快手看人家唱,我就想去试一试。”老张听了一年歌后,第二年就买了音响。“过年回家我还把音响带回去,搬个小板凳,把音响放在那儿,晚上一唱歌那小孩就过去了,有十来岁的,有八九岁的,他们跟着我一块唱感觉挺开心。”
“后来我就到市场上唱,咱不怯场,拿话筒我不害羞就能唱出来,不管前面有多少人。”老张打算等过几年自己不能干活了,他打算花个千把块钱再买一个音响,夏天去黑龙江,冬天去南方唱歌。
老张是个“乐天派”,但他并不是没有烦恼。他最担心的是儿子的婚姻大事,“儿子今年34岁了,房子买好了,也装修好了,彩电冰箱都有,就等着结婚了。”在老张看来,儿子啥活都会干,老家县城的房子都是孩子自己装修的,就是孩子性格太内向,不愿跟人多交往。
“我现在的梦想是使劲挣点钱攒着,等着儿子结婚,还有就是把这个直播玩明白,唱唱歌能挣点钱就最好了。”老张笑着说。
陈洪菊 44岁 临沂沂水人
为了孩子努力打拼
和老张一样,44岁的陈洪菊在株洲路灵活务工市场找工作多年。她表示,零工市场承载了她这些年的记忆和感情,长期工、大大小小的零工散工她都干过,算下来已经有十多年了。今年与往年不同,陈洪菊早早在一家工业园食堂找到了一份刷碗的工作,每个月工资2600元,每周能休息两天。
“在零工市场,一天早上如果有两百人找活,能找到的有六七十个就不错了。”陈洪菊说,现在小工每天工资150元上下,但并不是每天都有活,在她看来,虽然长期工的工资低一些,但细算下来比每天等活更加合算,周末还能照顾孩子。
陈洪菊和丈夫住在青岛市市北区的一间出租屋里,每月租金1000元。如今,大女儿在青岛上高中,小女儿上小学,为了两个孩子,陈洪菊和丈夫努力打拼,尽可能给孩子提供更好的条件。在陈洪菊眼中,小女儿活泼好动,很喜欢唱歌跳舞,这一点与她很像。
陈洪菊介绍,常年的打工经历,让她明白知识的力量,也让她对知识有了更多的渴求,她也希望孩子们能努力读书。
在陈洪菊很小的时候,遇到一个令她印象深刻的军训教官。这位教官很关心同学们的生活,希望他们长大成人以后能成才,为国家贡献自己的力量,活出自己的价值。
“教官经常说,希望我们做一粒金子,因为是金子总会发光!”陈洪菊说,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但她仍然对这句话记忆犹新。从那之后,无论在生活中遇到任何困难和挑战,她都不会轻易低头,而是更加努力,对生活充满希望。
(大众日报•大众新闻客户端记者 刘玉凡 实习生 安乙赫)
举报/反馈

大众日报

1263万获赞 39.6万粉丝
大众日报是中共山东省委机关报
大众报业集团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