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如达摩克利斯之剑悬于拜登头顶,不得掉以轻心,奈何美国国内还有两颗“雷”:

一来,共和党初选中,特朗普无可比拟的优势。

日前,黑利在自己的主场——南卡罗来纳州,惨败给了特朗普。要知道,黑利可是南卡罗来纳州的前任州长,就是在这样的优势条件下,仍旧落后特朗普近20个百分点。

可见,特朗普拿下这一次的共和党初选,说是胜券在握,绝不是夸张,而是定数。

一边是五连败,一边是主场失利,对此,黑利背后的大金主都认命了,先前砸进去的3200万美元,就当打了水漂。

二来,援乌计划迟迟得不到批准。

去年12月,一项价值1180亿美元的支出法案,被共和党否决,其中就包括支援乌克兰的600亿美元。卡了两个月后,拜登政府将1180美元降至950亿美元,就是这样,恐怕美国国会也不会轻易让步。

一边是白宫易主的威胁,一边是拖住俄罗斯的需求,先拆哪一颗?

所谓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显然,拜登政府将视线挪给了“援乌计划”。

这段时间,为了减少国内排斥援乌的呼声,美国副国务卿公然表示,援助计划符合美国自身的利益。

为什么这么说呢?

她称,援乌的资金,大部分都会回流到美国经济,它们被用来制造武器,正是这一点,给美国近四十个州创造了高薪的工作岗位。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布林肯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

可以说,拜登政府是真没辙了,要不然,也不会用上这一套言论来哄骗自己的人民。

不过,问题也随之而来。

拜登政府承认,援乌成了“利美”的一种手段,何尝不是在承认,美国四处放火的本质?被西方冠以“战争机器”的俄罗斯,只是一个幌子,而以正义之名的美国,才是真正的“战争机器”。

搞不好,拆雷反倒成了踩雷。

就看美国人民能不能发现,当然,还取决于美国政府打掩护的本事。

只能说,拜登这一任总统,能当到这个程度,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共和党那里,对他不依不饶,现在民众的信任度,又走向了下坡路。

饶是这样,拜登政府都不算最惨的,毕竟,欧洲才是最毫无疑问的冤大头。

首先,谁入驻白宫这一问题,关乎北约的存亡,拜登在位一天,就会和欧洲多亲密一天,而特朗普上位后,俄罗斯是不是北约的死敌,就要画上一个问号了。

要知道,欧洲可不比美国,得罪了俄罗斯,可来不了“遁逃”这一招。

其次,援乌的实质,已经彻底揭开了。

欧洲民众对援乌的耐心,本就到了临界值,甚至出现了外溢,比如:千余辆拖拉机直奔布鲁塞尔、农民包围巴黎。

现在,“援乌”成了美国饱中私囊的一种手段,无外乎是在暗示,欧洲一轮又一轮的“援乌资金”,也回流到了美国。

就此来看,就是一句话,美国倒霉,欧洲跟着倒霉,美国获利,欧洲还在倒霉。

关键是,欧洲还没有丝毫觉悟。

敌人可以在北边,也可以在东边,但是,绝对不可能是满世界掺和一脚的美国。

所以啊,欧洲能当这个冤大头,是自讨苦吃,更是命中注定。

举报/反馈

七号观察室

592万获赞 19.6万粉丝
每日更新,第一人称解读专业信息。
国防时报社旗下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