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俄乌冲突爆发后,欧洲似乎就进入了流年不利的阶段。

对上美国,只能夹着尾巴,对上俄罗斯,拿不出硬拳头,转而又盯上亚太,奈何自己短板太多,还能怎么办?

欧盟外长博雷利只好瞄准“全球南方”。

日前,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博雷利表示,俄乌、巴以两大问题,让全球南方国家和欧洲之间的政治隔阂,越来越深,反倒是俄罗斯巩固了政治立场,而欧洲被打上了“双重标准”的标签。

对此,他进一步呼吁,西方处于逆风之境,风向不利,务必谨慎对待,赢下两场“叙事之战”,避免未来形成对立的局面。

不得不承认,流年不利的确发挥了作用,西方世界显然换了节奏,进入了“反省潮”,就是这种程度的反省,恐怕也不足以扭转局面。

首先,西方的“叙事之战”是什么?我们只知道,在西方霸权的控制下,他们只会坚守西方主导权下的国际秩序,而非相对的公正正义。

再说“怎么赢”,按照往年、以及当代的西方思维,所谓“赢”的方式,要么是以大欺小的威逼利诱,要么是刻意地造谣、抹黑。

如此一来,这个隔阂就不可能消失。

其次,博雷利把西方的不利,归咎于两起冲突,本身就是在混淆视听。真要和两起冲突搭上关系,无非是妖怪和照妖镜的关系。

而这个照妖镜,不仅是欧洲给自己挖出来的,还主动照向了自己。

所以说,要说原因,博雷利不如好好想想,是不是西方过于自信,高估了自己在国际社会上的话语权,低估了全球南方近年来的成长幅度。

这么一看,所谓的“反省”,只是打算“亡羊补牢”,而非真正的弥补。

就这样,西方还想在逆风之下找出路,就是一种天方夜谭。依我来看,西方世界真正该换的节奏,应该是“坦然接受”。

逆风已然成型,片刻之内不会停歇,在西方世界向来擅长招风,如此一来,比起愈演愈烈的风势,倒不如习惯它的存在。毕竟,西方世界的话语权,可不在欧盟手上。

当然,博雷利的话,也告诉我们两个道理:

其一,南方刮起了风,有多大,我们难以估量,但是这阵风,足以让西方警戒。

李白诗说,“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换言之,南方的风,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未来的国际新秩序。

警戒之下,其实就是西方的不自信,要不然,早些年干嘛去了?

其二,要想让西方多看一眼,甚至是低头,唯有过硬的本事。

还是拿刚才李白的诗举例,倘若风起之后,自己只是一个燕雀,又岂能飞上九万里之高?你自己是大鹏,所谓的风,才能起到“如虎添翼”的效果。

也就是说,想要应时崛起,先要积累崛起需要的硬性条件,像西方明着暗着的掠夺,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这不,西方世界现在就表现出了弊端。

如今是,一边稳扎稳打,地基够牢,一边是烧杀抢掠,全靠填充,西方还想怎么翻盘?

所以啊,西方改不了老脾气,不如趁早习惯了这阵大风,免得日后成为狂风后,心理落差更大。

举报/反馈

七号观察室

592万获赞 19.6万粉丝
每日更新,第一人称解读专业信息。
国防时报社旗下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