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美之间的关系,中国人有多种不同的理解:有人认为两国是敌对关系,美国对中国的坏是无所不用其及;还有人认为中美就是竞争关系,美国身为霸权家对中国这个最强大对手必然会展开打压,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客观环境;还有一些人天真的以为,中美友好才是未来的大趋势。

今天,我们引用美国中情局局长伯恩斯在《外交政策》杂志的署名文章的观点,看看美国情报头子眼中的中国。

伯恩斯的观点我们可以总结为以下几点:一、中国是美国中情局的首要任务;二、中国是美国在冷战结束后遇到的罕见挑战,美国已经站在十字路口;三、快速的技术进步,让美国情报部门的工作变得复杂化。人工智能、智慧城市、监控摄像头和传感器、现代化反侦查工具,让美国在中国组建情报网络的工作风险加大;四、中国是唯一一个不仅寻求改变现有世界秩序,就能实现目标的,经济和军事能力的战略竞争对手;五、中国崛起对美国情报部门来说不是问题,但这个问题需要其他部门来回答。

伯恩斯最后感叹:“在战略竞争激烈的世界中,美国不再享有无可争议的优势,中国的崛起和俄罗斯的复仇主义构成了严峻的地缘政治挑战。”

这就带来一个问题,中国崛起的过程中明明不挑战现有的国际秩序行,为何又成为美国情报部门的首要目标呢?

一、美国担心中国替代美国的在全球的地位,这种焦虑正在加剧。不管中国如何解释,美国都认为中国要替代美国在全球的主导地位,美国情报部门需要加大对中国的情报刺探,了解中国的意图并在竞争中争取主动权。

二、中国不破坏现有国际秩序,就能现实自己的目标,这是基于中国人民的勤劳,这导致美国失去了利用集团对抗阻止中国07的可能,这是美国在历史上面临的一种前所未有的竞争对手。

相比于苏联,中国不但有强大的经济实力,还融入了世界产业链,与西方国家并非敌对关系。这就导致美国无法再用“冷战”的手段对付中国,不管是芯片战争还是贸易战,都是很难发动盟友配合。

三、因为中国崛起,特别是中方推动的“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必然会导致更多的国家走向战略自主,导致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力遭受挑战,不听美国的话就是主要表现特点。美国在中东、东盟已经出现这样的困境,这都与中国能为这些国家提供发展机会有关。

四、美国与中国竞争的核心不是军事竞争,而是非常复杂的综合国力竞争,正在破坏美国享有的无可争议的优势。美国一方面正在失去军事科技优势,未来还有可能在高科技和尖端产业领域遭到中国的挑战。在历史上,美国曾面对过日本在经济挑战,后来通过广场协议完成的压制。

#优质作者榜#但是,中国的崛起不可能接受美国的产业分配,必然要冲击美国在核心产业上的优势,这也是美国对华为恨之入骨的真正原因。

五、美国对中国的情报工作遇到困难,导致美国在决策上失去依据,这本身有利有弊。好的方面是美国有时候无法判断中国的战略决定和真实意图;不好的方面是美国与中国之间的误解会加深,所以我们对美国对华情报刺探也要理性看待。

总体而言,从伯恩斯对中国的看法,我们就能明白美国在对待中国崛起过程中的焦虑。美国人最受不了的就是两点:一是中国不挑战现有国际秩序,这就让美国失去了团结盟友压制中国的可能性;二,中国崛起正在破坏美国过去独享的优势地位,担心中国会最终会挑战美国的全球霸权。

可见,中国正走在一条正确的复兴之路上,让美国难受又无可奈何,这才是伯恩斯对华态度纠结的根本原因。

举报/反馈

瞩望云霄

1.7亿获赞 188.4万粉丝
且看天下局势,妙谈国际关系
百家榜创作者,军情专家,优质军事领域创作者,活力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