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9日,广州日报报道了《坐车40个小时回到东莞,一下车竟肺栓塞送进了ICU!》,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也让“经济舱综合征”这个看似陌生的疾病进入了大众视野。
实际上,拥有500多万产业工人的东莞,在这个春节后的返工浪潮中,因为长时间坐车导致肺栓塞的患者,不止东莞市滨海湾中心医院收治的3人,这两天,东莞多家医疗机构陆续报告了类似病例。
2月17日,正月初八上午,47岁的敖女士在乘坐了20多个小时的长途汽车后,从贵州遵义老家赶到东莞市厚街镇。下车后没走多远,她突然晕厥,神志不清,呼之不应,同行的老乡迅速拨打120。
厚街医院急救人员赶到现场时,她已经没有了呼吸和心跳。医护人员立即实施心肺复苏,同时,马上把她转运回医院急诊科,给予持续胸外心脏按压、气管插管接呼吸机辅助通气等一系列抢救措施。
26分钟后,她恢复心跳,但血氧低,心跳不稳定,心跳仍反复停止。
厚街医院急危重症医学部主任李金庭表示,患者查下肢静脉彩超提示下肢静脉血栓形成,心电图提示完全性右束支传导阻滞。结合病史,诊断为长时间坐车导致的急性肺栓塞,也就是“经济舱综合征”。
医院全力救治,在心肺复苏仪、呼吸机辅助下为她做介入治疗。术后送急危重症医学部继续救治。患者心跳、血氧逐渐恢复稳定,但一直深度昏迷,瞳孔散大固定,考虑缺血缺氧性脑病,难以逆转。
2月20日上午,从贵州老家赶到东莞的敖女士丈夫决定将其转运回老家。2月21日,敖女士已经确认死亡。敖女士生前在厚街镇一家工厂打工,她匆匆赶回来上班,没想到却成了人生的最后一程。
而在东莞市人民医院急诊ICU内,在东莞一家鞋厂工作了20余年的49岁女工杨女士还没有度过危险期。
2月18日,正月初九上午11时许,她从湖南怀化老家坐了30多个小时的长途汽车回到东莞,班车经过东莞市人民医院公交站时将她放下、不料,下车后才走了几步,她就晕倒在地,意识不清,路人迅速拨打120。
接到指令后,市人民医院当即出车,医护人员赶到现场发现,患者呼叫无反应,脉搏未触及,叹息样呼吸,立即实施有效心肺复苏后转运至急诊抢救室,进行气管插管、推注肾上腺素、补液等治疗。
急诊ICU紧急会诊后,考虑患者呼吸心跳骤停,在持续心肺复苏及大剂量血管活性药物下仍反复室颤发作,偶有自主心率,心跳微弱,急诊医学中心主任付春来博士指示启动“救命神器”ECMO。
12时12分启动ECMO;12时32分ECMO成功运转。ECMO运转后,急救团队为她完善颅脑CT及肺部CTA检查,提示肺栓塞。——她同样是因为长时间坐车而导致的急性肺栓塞,也就是“经济舱综合征”。
当天下午,市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郭素峡博士,带领张晓明、吴智豪医生,为其实施“肺动脉造影+取栓术”,术中可见其左右肺动脉干远端及多发远端肺动脉栓塞,以左下肺动脉栓塞明显。
2月20日,ECMO成功撤离。然而,杨女士的病情实在危重,脑出血严重,无法逆转。2月22日上午,家属万般无奈之下确认放弃救治。
事发后从湖南老家赶来的杨女士的丈夫含着热泪颤颤巍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他们的女儿在广州工作,今年春节没有回家过年,她本想着等妈妈回到东莞了就来看她,谁知道现在成了这样,她茫然无措,悲痛难忍。
付春来博士表示,前两天,在东莞市桥头镇也有一名患者因为长时间坐车发生肺栓塞导致心跳骤停,最终抢救无效死亡。
相比之下,56岁的女工刘女士要幸运一些。
2月19日上午8时许,她坐了12小时的汽车从湖南永州回到东莞市高埗镇,刚下车就晕厥,高埗医院急救人员赶到现场后,迅速把她转送到了东莞市人民医院。
医护人员全力以赴救治。肺动脉CTA提示其肺动脉主干及分支多发血栓闭塞,立即给予肝素抗凝并转运至介入室开通血管。局部溶栓术后患者血压、氧合显著改善。回到急诊ICU后继续给予抗凝、呼吸支持、稳定循环治疗。
目前,刘女士已经脱离呼吸机成功拔管,神志苏醒,恢复良好,不日将转出急诊ICU到普通病房继续观察治疗。
经济舱综合征重在预防。付春来博士表示,长时间坐车后,一旦有胸闷,气短不适症状,应尽早就医。长时间坐车、坐飞机,一定要注意增加活动时间和活动频率,建议至少半小时活动一次,适当对小腿进行按摩,尽可能多喝一点水。
(广州日报新花城)
举报/反馈

齐鲁壹点

4041万获赞 157.1万粉丝
初心不忘,一纸风行齐鲁;智趋未来,用心连接用户
齐鲁晚报旗下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