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台湾地区选举结果出炉,民进党的赖清德以四成左右的得票率赢得选举,与岛内第一次政党轮替时陈水扁的得票率相似,赖清德将成为第二位不能代表岛内主流民意的台湾地区领导人。
赖清德之所以能侥幸获胜完全因为“非绿”阵营的分裂。赖清德上台不但会导致两岸关系紧张,即便是未来处理岛内的事务,也不被看好。而这场选举给中国国民党和侯友宜提出了很大的警讯,至于柯文哲,未来他没有公职,只单纯担任民众党主席,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延续影响力。
“非绿”阵营得票率约六成 赖清德未代表岛内多数民意
以“非绿”阵营六成左右得票却最终不能“下架民进党”这个结果而言,也反映目前岛内的选举制度,已经不能实现所谓“选贤与能”的目的。
这场选举攸关两岸关系的前景,但“务实‘台独’工作者”赖清德的当选,也意味未来两岸关系挑战不会小。蔡英文当政八年,很多错误的政策也可能得以继续,不被检讨和纠正,很多贪腐黑幕也将就此淹没,既得利益者弹冠相庆。另外,因为赖清德属于民进党“新潮流”派系,未来“新潮流”也将一派独大,势必导致其他派系对“新潮流”的不满加剧。
这一局赖清德其实极为被动,除了被柯文哲讥为的“‘台独’恐怖分子”的身份引发民众担忧,还背负蔡英文当局的执政包袱,所以赖清德从头到尾都提不出像样的政见,在很多议题上采取含糊其辞的态度。选到最后,民进党选举团队几乎只能靠单纯的情绪动员去巩固基本盘。这场选举,赖清德之所以能侥幸获胜完全因为“非绿”阵营的分裂。
民进党制造“寒蝉效应” 赖清德偏执令人担忧
另一方面,民进党利用行政力量,广泛制造“寒蝉效应”,比如司法约谈那些去大陆旅游的基层里长,利用其掌握的媒体资源,封锁对其不利的消息,甚至在后来,大搞各种小动作。比如被证明为一场乌龙的所谓“卫星过境报警”,虽然漏洞百出,荒唐至极,但在其“同温层”中,还是营造出所谓“大陆影响选举”的对抗氛围。
这场选举还凸显出赖清德偏执的个人性格,尤其在处理其老家违建的问题上,坚持不退让,让小事情变成一场绵延不断的闹剧,成为严重的公关灾难。这与他过去从政过程曾出现的很多问题如出一辙。蔡英文在任期间所任用四位行政机构负责人当中,也正是因为赖清德偏执死硬且不能与民众共情的作风,使其成为政绩最糟糕的一位。
所以即便不谈两岸关系的紧张,即使是未来处理岛内的事务,也不被看好。以赖清德的性格,不可能促成社会和解,而是更加剧族群冲突。
国民党为何未能突破蓝营基本盘?
国民党侯友宜则以33%左右的得票率位居第二,显示其最终未能突破蓝营基本盘。蓝白合作破局以后,侯友宜确定赵少康为副手,国民党提名韩国瑜为不分区民代第一名,蓝营各方空前团结,一度声势大涨,与民进党已非常接近,之后积极拓展中间选民以及年轻阶层,但现在看来收效甚微。选举后期,国民党致力于操作“弃保”,也未能成功。
从各县市选票来看,民进党执政县市还是非常固化,高雄、台南、屏东等地维持绿营独大的结果。在很多国民党执政县市,侯友宜一样不能取胜,甚至在他自己担任市长的新北市得票都落后于赖清德,这给国民党乃至侯友宜个人都提出了警讯。
国民党之所以提名侯友宜参选,是因为觉得侯友宜可以取得中间选票,以及他的本地出身可以撬动浅绿,但现在看来,这些都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另外在参选之初,侯友宜个人完全没有准备,使其一开局就出师不利。后期因为赵少康的加持,确实有所改善。
这场选举中,赵少康表现优秀,风采不减当年,但他针对很多核心问题过于想当然,他多次以自己不代表国民党,试图取得年轻人的呼应,虽然取得一时的噱头,但最终打动不了年轻人。
国民党过去各自为政,遇到他人问题马上切割而不是抱团取暖。这次选举到最后关键时候,马英九因为接受外媒访问说了一句“相信大陆”,国民党马上与之切割,最后造势场合也不邀请他参加,政治不外乎人情,这种作为实在让旁观者感到心寒。
柯文哲“敬陪末座” 但获得政党博弈空间
民众党的柯文哲以26%左右得票率敬陪末座,以第三势力而言算是不错的成绩,也由此可见,如果蓝白合作,将会多么轻松地取胜。因为民众党的成长,未来的立法机构将三党不过半,民众党也因此存在更多政党博弈的空间。
这一局“非绿”阵营不能下架民进党,柯文哲“高票落选”,但民众党不分区第一名、被视为破坏“蓝白合”的“首犯”黄珊珊,却极有可能通过政党博弈担任未来立法机构负责人副手。这一结果过去在民众党内部也曾经引发激烈的争论,民众党前秘书长谢立功曾公开要求柯文哲不能取得第二名的话,作为选举总干事的黄珊珊应该辞掉不分区民代与柯文哲共进退。这也意味着民众党的内讧将不得消停。
整场选举几乎就是负面情绪对决,蓝绿相互讨厌,而白色力量讨厌蓝绿。从趋势看,蓝绿都在失去年轻人的支持。柯文哲对于年轻人极具鼓动力,成为许多对民进党失望的年轻人的情绪出口。
柯文哲的选举团队年轻,竞选方式比较灵活多变,尤其在其缺乏传统传媒资源的情况下,利用新媒体制造出很大的声量。当然也是因为缺乏传统媒体,柯文哲在年纪大的群体,不但不被理解,甚至还被讨厌。
民众党最大的问题是缺乏基层组织,但在这次选举的造势大会组织上也有极大的突破,组织了多场声势很大的集会,民众党造势场合年轻人最多,与蓝绿造势场合形成鲜明对比。未来,没有公职,只单纯担任民众党主席的柯文哲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延续他的影响力。
作者丨许亿,深圳卫视直新闻主笔
编辑丨杨颖,深圳卫视直新闻主编
排版丨陈翩翩,深圳卫视直新闻编辑
举报/反馈

直新闻

5096万获赞 392.9万粉丝
直抵人心,直通世界。
深圳广电直新闻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