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微信公众号
去年以来,全国医药领域掀起的反腐行动受到广泛关注。本轮医药领域腐败问题集中整治重点聚焦“关键少数”、关键岗位,像权力寻租、“带金销售”、利益输送等不法行为都成为打击的重点。
纪检监察机关一直重视对医药领域腐败问题的查处。在通报的一系列典型案例中,有的涉案金额巨大、案情惊人;有的则是链条式、塌方式腐败,由此揭开的幕后细节令人震惊。
会计投案,牵出“案中案”。2020年12月23日,四川广安邻水县第二人民医院原财务科长谭旭在家人陪同下,来到邻水县监委投案。让办案人员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投案,竟揭开了邻水县近十年来涉案金额最大的腐败窝案。
四川广安邻水县纪委监委第六纪检监察室主任薛小明:谭旭交代了两个方面的问题,第一主动交代了她自己挪用公款1000余万元的犯罪事实;第二交代了第二人民医院院长张晓明涉嫌违纪违法的问题。
谭旭投案后,揭举了院长张晓明利用职务便利,在药品采购、资金拨付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回扣”的贪腐黑幕。随后,该院多名关键岗位人员被立案调查。
四川广安邻水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案件承办法官何定云:经过纪委监委的调查,就涉及被告人张晓明,贪污89万余元,接受医药公司代表贿赂1400多万元。因为他的失职,导致会计谭旭给国家造成损失1800多万元没有追回来,金额很大。
张晓明与药商的勾结,发端于2003年药商左某送的3000元现金。当时的张晓明任邻水县九龙中心卫生院工会主席,一天,医药代表左某找到他,表示想与医院建立合作关系,并送上了3000元的好处费。
在张晓明的出谋划策下,左某通过挂靠多家医药公司向医院供药,并按约定给予张晓明8%至10%的回扣。2004年,张晓明调任邻水县第二人民医院院长,左某对张晓明的“围猎”开始渗透到其生活的方方面面。
四川广安邻水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案件承办法官何定云:他收了第一笔钱之后,就停不下来了,经常往来,过年过节,给他家送礼,10万、20万、30万、40万、70万,直接送现金给他。有时候张晓明没空,就安排妻子去收钱。
收到好处后,张晓明则利用职权便利,在药品进院审批、药款结算等方面给予左某帮助。十几年间,左某向邻水县第二人民医院仅销售药品就达9000余万元,张晓明则心安理得地收下了巨额“回扣”900余万元。
有了左某的先例,药商们纷纷想跟张晓明搞好关系。某医药公司副经理陈某某听说张晓明爱好篮球,就经常邀请他到成都、深圳等地观看篮球比赛,医药生意越做越顺。陈某某也“投桃报李”,按约定奉上回扣,连张晓明每日必服的药品都免费供应。几年间,陈某某在邻水县第二人民医院就做成了5000多万元的生意。
截至案发,张晓明利用职权,帮助左某、陈某某等承揽医疗系统工程项目和设备采购项目,非法收受药品回扣共计1400余万元。
上梁不正下梁歪。张晓明“带头腐”,带坏下属“共同腐”。据办案人员介绍,在这起腐败窝案中,收回扣成为医院一些“关键岗位”人员心照不宣的约定。从上到下形成了药品耗材采购“院长腐”、支付货款“财务腐”、药品入库“库管腐”、处方开单“医生腐”的全链条式腐败。
北京大学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第一是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在这样一个激励下,医生肯定会多开药,能多用就多用,消费者不仅仅是浪费了钱,更重要的是对身体不利;第二是医保的钱被浪费了;第三其实是腐败了整个正常的医疗环境。
除了大肆收受药商回扣,张晓明还把手伸向了医院公款。他以公务开支为由,安排财务人员通过修改数额、虚增领取人员等方式,套取资金89万余元,其个人分得33万余元。
四川广安邻水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案件承办法官何定云:比如说他把1000改成7或者改成4,人家领的只有1000块钱,就多出来一笔钱;还有虚增领取人员,已经没有在医院上班的仍然在领取这个费用。然后通过财务报销,张晓明签字,签字之后三个人平分。但是在张晓明没有授意的情况下,这两个人仍然在按照这种办法继续贪污。
更离谱的是,张晓明手下的财务科原科长、会计谭旭嗜赌成性,长期沉迷于网络赌博,在多次赌博亏空的情况下,竟打起了医院公款的主意。
四川广安邻水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案件承办法官何定云:肆意挪用公款2424万余元,张晓明把他应该保管的涉及财务的一个U盘,交给了谭旭,谭旭一个人就可以操作。
短短半年时间,谭旭先后挪用公款达2424万余元。其中,肆意挥霍2377万元用于网络赌博,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至今仍有1870余万元无法追回。
最终,张晓明犯贪污罪、受贿罪、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被判有期徒刑16年;会计谭旭犯挪用公款罪、贪污罪、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18年;出纳程文宇犯贪污罪,被判有期徒刑6年。
“医蠹”拔除,邻水县第二人民医院采购成本、群众就医成本明显下降。截至目前,邻水县医疗系统已有725人向纪委监委主动说清问题,上缴违纪款560余万元。经过系统治理,邻水县医疗机构药占比平均下降3至5个百分点。
北京大学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它暴露出来的以药养医,以耗材器械养医、补医这类现象层出不穷。腐败来源其实是在于虚高了流通领域的价格,一个出厂价30多块钱的药,卖到消费者手上就变成了100多块钱,然后用虚高的价格给各路人马分配。
“一把手”腐败,导致“全链条”失守,甚至是塌方式腐败,这样的案例并非个例。
云南省普洱市人民医院院长杨文俊采购一台3520万元的直线加速器吃拿回扣1600万元,医院7名公职人员受贿400万元,医院从上到下也是“链条式腐败”。在纪委监委反腐工作的强大震慑下,普洱市医疗系统上百名公职人员主动上缴违纪违法所得共计5000余万元。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孙大伟:因为医疗领域是专业性很强的一个领域,也是相对封闭的领域。一旦形成这样“利益共同体”,就极易形成链条式的塌方式腐败。我们对这个医疗领域的监督,需要更为专业的知识和监督手段。
盯紧薄弱环节,扎紧制度的笼子。近年来,我国医疗反腐行动与医疗制度改革并行,医保控费、药占比、一致性评价、药代备案制、两票制、带量采购等一系列新医疗政策相继落地,推进新医改进入深水区的同时,也从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医疗腐败行为。
有研究机构梳理了近十年来医药领域腐败的刑事案件判决书,发现2017年后,医药腐败的刑事案件明显下降。
中国卫生法学会副会长郑雪倩:从我们做的2900多例案例的梳理上来看,医药腐败刑事案件最多的时候是在2016年和2017年,从那个时候的600多件,到2018年、2019年逐渐下降,已经下降到100多件,到2021年的时候只有40多件。从这个数字上来看,我们反腐工作是有成效的。
此外,在研究的2900多个案例中,45%的行贿受贿行为发生在决策环节,49%的行贿受贿者在行政管理部门,正职领导占比达30%。
中国卫生法学会副会长郑雪倩:我们发现涉及临床科室医生,受贿比例16%,不如关键岗位和关键部门人员受贿比例大,国家这一次重点强调“关键岗位、关键部门、关键少数”。
2023年5月,国家卫健委、国家医保局等14部门印发《2023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明确整治医药产品销售采购中的不正之风,持续推进医药价格招采信用评价;2023年7月25日,最新的《刑法修正案(十二)草案》提请十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审议,提出在教育、医疗等领域的行贿将从重处罚。
通过一系列举措从源头上推进医药市场诚信体系建设,打击医药商业贿赂行为。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孙大伟:党的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党风廉政建设反腐败斗争已经取得了历史性的成就,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腐败滋生的土壤和条件已经被完全铲除了。医疗领域的腐败问题具有“上行下效”的突出特点,另外还有“小官巨贪”的特点。所以我们要坚决铲除腐败滋生的土壤和条件,坚决铲除腐败的利益链条,进一步规范行风,健全相关制度。
专家表示,破解医疗腐败的重点在于打破医生处方权与药品销量之间的利益“坚冰”,坚持行贿受贿一起查。还应进一步完善药品、医疗器械与耗材招标采购机制;完善公立医院补偿机制与薪酬制度;构建制度执行监督体系,自上而下织密反腐一张网。
北京大学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首先是建好的机制,好的规则,规则更加透明化,有信息化、智能化手段。医改核心就是要让医生那支笔回归到治病救人,把医院和医务人员从创收的机制中解放出来。给他们一个风清气正的医疗环境、医疗体系,让他们有尊严的、体面的、阳光的收入。
刮骨疗毒、猛药去疴。真正推动解决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是医疗反腐行动的根本所在。为期一年的全国医药领域腐败问题集中整治工作,意义不仅仅在于惩治腐败,更重要的在于倒逼医疗体制改革,推动卫生健康事业的高质量发展。只有把反腐败工作建设性地融入各项医改举措当中,才能形成长效反腐机制,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为医疗系统、为仁心医者正名。
央视网综合央视新闻客户端
举报/反馈

北京日报客户端

7653万获赞 535.8万粉丝
爱北京、关注北京、读北京
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