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李哲

2023年,碳酸锂价格经历了一场崩盘式的下跌,可谓“一泻千里”。其从年初的50万元/吨高位暴跌至年末的10万元/吨,给行业带来巨大冲击。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在碳酸锂价格震荡下行之际,中小生产企业的利润所剩无几,而即便是一体化模式的上游巨头也未能幸免,利润空间大幅缩减。据统计,2023年多家锂矿上市企业净利润跌幅超过50%。

真锂研究创始人、总裁墨柯指出:“当前碳酸锂价格已经脱离了基本面,常规供需状态下不会跌到如今的局面。预计2024年碳酸锂现货价格或将跌破8万/吨。虽然预计2024年仍将处于下跌趋势,但跌幅不会像2023年这样。对锂电池产业,我们需要保持理性和正视现实的态度。”

价格跌势不减

回顾2023年碳酸锂价格走势,关键词之一便是“下跌”。

2023年1月3日,电池级碳酸锂较高点下跌5.75万元/吨,达到51万元/吨。在随后的4个月时间里,价格急速跳水,经历了近乎两次“腰斩”,一度跌至17.65万元/吨。

业内人士指出,2023年年初的新能源汽车国家补贴退坡在2022年年底透支、油车降价促销等因素导致新能源汽车下游需求增速放缓,引发产业链悲观预期,进而推动碳酸锂价格快速回落。

进入二季度,随着碳酸锂下游排产好转,供需关系逐渐平衡,碳酸锂开启反弹行情,电池级碳酸锂价格重回30万元/吨以上。

然而,好景不长。2023年7月21日,碳酸锂期货合约在广州期货交易所上市交易。在首日交易中,碳酸锂期货集合竞价后,碳酸锂2401合约(LC2401)开于23.89万元/吨。随后,碳酸锂再次进入下行通道。

谈及2023年三季度的碳酸锂价格走势,业内人士分析,随着碳酸锂期货上市,受一致的悲观预期影响,下游企业主动去库存,尽可能延迟采购,导致碳酸锂期货价格在上市后持续下跌。

而这样的悲观情绪在进入10月后并未停止,致使碳酸锂价格在2023年四季度进一步下探。碳酸锂LC2401合约价格一度跌破10万元/吨关口。截至2023年12月27日,碳酸锂LC2401合约报收于10.16万元/吨。

业内人士认为,2023年国庆节后,碳酸锂价格的持续下跌导致大部分外采锂矿石制备碳酸锂企业陷入亏损境地,进而导致企业减停产面积扩大。尽管下游采购需求疲软,但锂盐厂与贸易商在资金推动下仍强烈挺价并刻意炒作减产。

墨柯表示:“从目前市场的状态来看,2024年锂盐价格仍将处于下行趋势。短期内由于天气以及春节等因素影响,2024年一季度的碳酸锂需求量或仍将持续低迷。预计到2024年碳酸锂现货价格或将跌破8万/吨。”

产能供需失衡

近年来,随着我国在新能源产业的持续发力,以锂电池为主的新能源汽车呈现出强劲的增长势头。

在新能源汽车增长的带动下,上游锂盐产能迅速扩张,导致市场供需失衡和价格波动。

SMM(上海有色网)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12月,我国磷酸铁锂月产能达35.6万吨,较2022年12月增加17.8万吨,增幅达到101.5%。新增产能几乎翻倍,而碳酸锂的需求量却并没有匹配这样巨大的增幅。

广发期货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若怡指出:“碳酸锂的下游主要涉及锂电池。从上游来看,产能是比较充沛的,但开工率基本维持在40%—50%的状态。”这显示出市场供需失衡的现状。

被市场寄予厚望的储能市场也未能对锂盐价格带来有力支撑。数据显示,2023年1—11月我国储能电池产量为147.22GWh。2023年全球储能锂电池预计出货量为220 GWh,同比增长38.1%,增速下滑较为明显,出货量不及预期。业内人士表示,预计2024年全球储能锂电池的出货量接近290GWh,储能电池增速将继续放缓,难以为碳酸锂消费形成较大的利好。

此外,锂电池的另一个主要应用领域3C数码方面,2023年前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机与平板电脑出货量均为2018年以来新低。随着用户换机欲望降低,在未有突破性产品量产来刺激用户需求的局面下,2024年消费电子出货量或将延续疲软趋势。

高工锂电调研数据显示,锂电池市场集中度上升,对上游材料供应商的需求量减少。在供给过剩下,锂电材料产业链开始陷入价格与毛利双降、账期延长等困局。2023年三季度,隔膜上市公司毛利率下降约40%,电解液领域下降约25%,负极领域下降约20%,三元正极下降约9%,铁锂正极下降约5%。上述细分领域的应收账期均普遍延长。

在此背景下,部分企业的扩产动作变得愈加保守。一家锂电池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我们没有新增产能的计划,怎样最大限度发挥现有产能是我们最为关注的。”

“当前产能过剩的局面毋庸置疑,碳酸锂价格波动此前已经出现过。这一轮的价格波动在2024年仍将持续,直到市场内建立新的供需平衡为止。”墨柯说。

挑战与机遇并存

随着上游锂盐价格持续下行,2023年多家锂矿上市公司利润均呈现出不同程度的下滑。

财报数据显示,2023年前三季度,天齐锂业(002466.SZ)净利润下滑49.33%,赣锋锂业(002460.SZ)净利润下滑59.38%,盐湖股份净利润下滑53.65%,西藏矿业(000762.SZ)净利润下滑76.35%。

“锂电池是一条产业链,碳酸锂价格下行对上游锂矿将造成压力,对于下游电池厂则可以松一口气。”墨柯说。

墨柯表示:“锂电池产业链是我国制造业重要一环,在过去几年,由于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爆发式增长,锂电池产业链备受关注度,也体现在相关公司的股价上。”然而,在碳酸锂价格持续下行之际,包括国轩高科、亿纬锂能、宁德时代在内的多家锂电池制造企业股价也均呈现出下滑态势。

对于锂盐价格的持续下行,某锂电公司人士表示:“我们并不希望锂盐价格持续下行,这对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不利。现阶段企业与上游矿厂签订的大多是长协,希望碳酸锂价格能回归合理区间。”

宁德时代(300750.SZ)方面表示,公司对自身未来发展和行业前景充满信心。优质产能一直是稀缺的,不同锂电企业的产能有明显不同,差异主要源自企业的技术创新、制造能力、管理水平等方面。

事实上,无论是三元锂电池技术的研发,还是磷酸铁锂、固态电池以及近年来围绕锂电池产业的技术革新从未停止。“锂电池的技术革新一直在进行,甚至相对于传统的工业制造产业,锂电池的技术革新更快。”墨柯说。

中汽协在发布2023年11月销量数据时曾预测,2024年,我国汽车总销量有望达到3100万辆,同比增长3%,其中新能源汽车销量将达到1150万辆,同比增长20%。

“当前我国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正在持续增长,虽然未来的增速或将放缓,但其空间仍然是巨大的。这足以支撑锂电池产业发展。”墨柯认为,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未来碳酸锂的供需关系将进一步重构,进而建立新的平衡。同时,储能市场目前仍处于起步阶段,对锂电池市场的带动效应不可小觑。

举报/反馈

中国经营报

253万获赞 82.2万粉丝
与中国企业同步成长,服务商业人群!
中国经营报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