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Pauline

故事的一开头:一个年轻男子闯进便利店,抢了一瓶白酒、一把美工刀、一卷胶带和一根软管。店员将他死死抱住,可路人非但不帮忙,还反过来让店员放他走。原来他“抢”这些东西是为了救一个几分钟前被意外坠落的广告牌砸倒的小男孩。

年轻人叫陈辉,是刚毕业的医学博士,本来他是要去参加一场很重要的入职面试。

陈辉经过简单检查,判断是玻璃碎片刺进体内,导致气胸。此时已经等不到救护车的到来,再不救治男孩将失去生命。于是,他当街开胸,并用刚才“抢”来东西制作了一个简易的“单向阀”。

救护车正好是去他要面试的那家医院,陈辉顺理成章地上了车。就在车上,他又敏锐地观察到男孩心电图的异常。在被医护人员拦在手术室外时,他不停地提醒,一定要给孩子做心超。

仍不放心的陈辉,此刻完全将面试抛在脑后,他试图绕过保安、找出死角,试图闯入手术室。最后,手术中的医生发现异常命人找到陈辉,最终发现了一块极小的碎玻璃扎破了男孩的心包,成功挽救了男孩的生命。

说到这里,是不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2017年开播的美剧《良医》里,主角肖恩就这么做过。

但上述剧情来自于11月17日在湖南卫视和芒果TV台网一起开播的都市医疗剧《非凡医者》。该剧由陆川担任总导演、编剧,张晚意、姜珮瑶、郑云龙、吕晓霖、柳小海、王志飞等主演。

该剧一开播就引发关注,收视率也很高。但随着剧情的展开,评分逐渐降低,争议也随之而来。加上其独特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式的播出安排,全剧16集的体量到现在还剩下两集没有播出。

有评论更是直言,《非凡医者》没有原创性,没有真实性,没有感染力,也没有娱乐性,“它不仅辜负了观众的期待,也浪费了演员的才华,也玷污了医疗剧的品质”。

事实果真如其所言?《非凡医者》到底算不算“抄袭”呢?
01


剧中和美剧《良医》相似的地方还有很多——
比如,陈辉和肖恩都是擅长治疗癌症、妇产科、肝脏移植等复杂病症的医生;他们都有沟通障碍,都遇到了不理解和排斥他们的同事和领导,都有一个喜欢他们的女同事……
比如,美剧《良医》用线条和图表呈现主角刻板化的行为动作。这种可视化的手法被照搬了过来。陈辉在整理床铺时,被子和床铺形成的夹角一定要90度,洗完脸之后擦拭五下。
又比如,肖恩仿佛有“超能力”,能在脑内3D建模。到了陈辉这里,也完美继承了这一能力,凭心超就可以构建立体且完整的3D图像,仅凭摸脉搏、听心跳就能找出患者的病因。
不过,在美版中,通过注释还做了相应的解释,《非凡医者》倒是干脆放弃了这点。

除部分剧情设置外,连一些台词都是照搬的。因此,网友们对这种“抄袭”行为非常不满,认为该剧没有创意,也没有尊重原作的版权。

对于“抄袭”的指责,《非凡医者》方面间接给出的回应是,已经购买了韩剧《好医生》的版权。
那我们就来好好捋一捋其中的关系。其实,美剧《良医》也不是原创,它正是根据2013年的韩剧《好医生》改编而来。2018年,这个“医生IP”还被改编成了日剧《善良医生》,由山崎贤人主演。这么看来中国版的《非凡医者》只能排行“老四”。
如果看过美剧和韩剧的观众应该知道,两部剧除了主角都患有“学者综合症”之外,经手的各种病症和情节几乎没有任何关联。
反观《非凡医者》,要说购买的是韩剧版权,怎么剧情却与美剧高度相似?就连豆瓣的介绍页面上,也赫然写着《非凡医者》又名“中国版良医”。有没有小伙伴来科普一下,这样的“隔代抄”算不算“抄袭”呢?
撇开这点暂且不论,由于美剧《良医》的高评分,如果真能“抄”好,相信该剧也不至于评分太差。但《非凡医者》明明以张晚意饰演的“天才医生”陈辉的成长史为切入点和叙事线索,却把他患的病从“学者综合症”改成了“阿斯伯格症”。
阿斯伯格症,是一种属于孤独症谱系的疾病,主要表现为社交障碍。而学者综合症,是一种极其罕见的病症,主要表现为在某一方面有超常的能力和天赋,但不一定会有沟通障碍。
换言之,陈辉压根不可能是一个“天才”,他的医术和智商都不可能超过常人,他只是一个有社交障碍的普通人。这样的人设,明显不符合医学常识,让人感觉很不真实,也不合理,堪称全剧最大的Bug。
02


观众对《非凡医者》期待,其实还来自于这是导演陆川的首部电视剧,大家很想在这部剧里看到更高维度、更有风格和质感的拍摄水准。
有一说一,该剧的故事原型来自韩剧,想要落地到中国,存在很大的本土化问题。从现实来看,像陈辉这样的阿斯伯格综合症患者,在中国的三甲医院当医生绝对撑不过两集。三甲医院的医生每天要承担的接诊量、工作强度和需要掌握的人情练达程度,非他国医生可比。
陆川和团队在这一点上倒是做了最正确的选择,不拍门诊、住院诊疗这些常规医疗剧中的日常节奏。而是设定了一家比现实中的三甲医院更规整,看起来高级一些的普云医院;病案选择也主要突出奇观性;人物关系勾画的是科室内的团结、配合。唯有这样的环境下,像陈辉这样的医生才有生长空间。
但该剧在剧情设置上还是不能免俗,比如讲述陈辉“为什么想成为医生”的时候,这个问题出现在男主应聘医生的关键戏份里,是韩美两版都保留的重头煽情戏。其他版本男主都对儿时宠物兔和亲兄弟意外身亡的时刻做了动情的描述,“他们没有机会长大,我想要帮助其他人实现这一切”。
但到了陈辉,变成了一段掷地有声的《希波克拉底誓词》,只见他站起来举起拳头宣读誓词,坐着的一众医院骨干脑中纷纷闪回当年校园宣誓的场景。屏幕前的我,一边生气,又一边不争气地流下了眼泪,“该死,又中了国产剧煽情惯用的圈套”。
事实上,大导演“下场”拍摄电视剧能带来话题度,也能给观众带来“降维打击”的期待,但也容易因导演摸不准电视剧观众的喜好、把握不好电视剧的创作逻辑而导致作品口碑走低。
回顾此前著名电影导演下场拍电视剧或网剧的经历,市场反应未尽如人意的例子近年来已屡见不鲜。
2021年,冯小刚首次执导的网剧《北辙南辕》上线,结果却因为炫富、不接地气、对女性的刻板印象等槽点,遭遇口碑滑铁卢,仅仅收获了豆瓣5.0的超低分。
同年,爱奇艺曾经引以为傲的“迷雾剧场”上线了重点剧《八角亭迷雾》,该剧由著名第六代导演王小帅指导,呈现出电影级质感的画面,但也遭遇了“将悬疑剧拍成家庭伦理剧”的质疑,导致悬疑剧迷不买单,最终仅仅收获了豆瓣5.7的不及格分。
如此看来,《非凡医者》目前豆瓣7.4的评分,已经算是高分了,虽然没有很出彩,但也不至于太差。就是不知道陆川导演本人满不满意了。
举报/反馈

新民周刊

228万获赞 31.2万粉丝
深度和角度——这就是我们能做的
新民周刊社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