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新华社报道,12月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来华举行第二十四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的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
习近平在会见中指出,中欧要共同应对全球性挑战,携手促进世界稳定、繁荣。中欧有责任共同为世界提供更多稳定性,为发展提供更多推动力。米歇尔和冯德莱恩表示,欧盟和中国是世界两大力量,互为重要经贸伙伴,合作领域日益广泛。欧中合作是互惠平等的,管理好、发展好欧中关系,直接关乎双方人民利益,也关乎世界的繁荣与安全。
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是中国和欧盟的最高层级定期沟通机制。疫情前,这一会晤每年一次轮流在欧洲和中国举行。而在最近两次举行的2020年6月和2022年4月,这一会晤都是通过线上视频形式举行。此次双方在北京举行的会晤,是自2019年以来,中欧领导人首次恢复线下面对面会晤。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上海欧洲学会会长丁纯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当前俄乌冲突胶着、巴以冲突撕裂欧洲社会,而欧洲自身经济情况并不乐观的情况下,欧盟想要看到一个稳定而有建设性的中欧关系。”
欧方聚焦双边贸易
会晤前夕,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就在对华经贸问题上发表了颇为强硬的言论。有报道称,冯德莱恩12月5日表示,欧中贸易不平衡日益加剧,欧对华贸易逆差过去两年翻了一番,欧方不会无限期容忍该问题。她还曾于11月的一次讲话中指出,去年中国对欧盟的贸易顺差创历史最高水平,达到近400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0635亿元)。因此,对于欧方而言,此次领导人会晤的关键目标就是“在市场扭曲的情况下实现公平的贸易竞争环境”。
10月4日,欧盟委员会发布公告称,决定对进口自中国的电动汽车发起反补贴调查。紧接着,当月25日,欧盟委员会宣布,通过抽样方式确定比亚迪、上汽集团和吉利汽车三家中国车企为首批调查对象。对此,商务部新闻发言人何亚东11月16日回应称,欧盟的调查未采用出口量最大代表性标准,只选择了3家中国本土企业作为抽样企业,是对中国电动汽车企业的歧视性选择,将严重扭曲补贴调查结果。
对于欧方在“贸易逆差”方面的关切,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亦在中欧领导人会晤前做出直接回应:中国从不刻意追求贸易顺差,双方贸易现状是宏观经济环境、国际贸易条件和产业结构共同影响的结果。表面上看,中国拥有顺差,但实际上相当一部分的利润是由欧方享有的。
在中方看来,形成贸易顺差的因素众多且复杂,不能简单归结为所谓“政策干预”,而是不同发展阶段、比较优势和市场选择的自然结果。
丁纯观察到,欧盟方面围绕此次峰会所释放的信号中,涉及经贸、国际危机(俄乌、巴以)和气候等全球议题较多,而关于意识形态分歧或中国内政问题的相对较少。“从这个角度来说,可以看出欧方此次还是带着现实议题来商谈的。”丁纯说,“而且,这些议题中的很多是可以预见到的。”
2019年欧盟曾在政策文件中使用“三分法”将中国定位为“合作伙伴”、“竞争者”和“体制性对手”。丁纯认为,欧盟谈论贸易逆差、反补贴调查、供应链“去风险”等话题更多是从“三分法”中的竞争层面出发,而并不涉及中方最不乐见的“体制性对抗”。“我觉得这一点意味着可以就事论事,具体问题具体谈,总归还是积极的。”丁纯说。
欧盟内部尚未定义“去风险”
根据央视新闻报道,7日晚间,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欧盟驻华代表团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冯德莱恩表示,这是她今年内第二次访华,无疑表明了中欧关系的重要意义。此次会晤,是一次在双边关系关键领域寻求进展的机会。在会晤中,中欧双方一致同意要保持双边贸易平衡。欧盟无意与中国进行“脱钩断链”。
在近期密集的交流中,多位欧洲官员在不同领域释放出一个清晰明确信号,即欧盟无意同中国“脱钩”。但今年上半年以来,包括冯德莱恩在内的多位欧盟政要屡次提及“去风险”说法。
欧盟对华的最新定位并非“一时兴起”,而是长期反思的结果。欧盟逐渐发现,与中国相比,欧方在许多领域已不再具备竞争优势,因而开始建立一整套叙事,试图以“去风险”等表述占据道德制高点,为自身出台相应对华政策制造理由。但这在内涵上与“脱钩”有所不同。
“(美国人提的)‘脱钩’概念指向的是一种战略对峙,意思十分明确。但这显然不是欧洲人想要的。”丁纯说,“从本质上来讲,欧洲人所谓的‘去风险’是要在关键的高新科技和原材料等领域摆脱过度依赖。正常的经贸往来还是要继续的。”
“而且‘去风险’说法从提出到现在的时间也不长,对具体的所谓‘风险’还在不断的界定过程中,还需要看欧洲内部各方,特别是企业界的反馈。”
在丁纯看来,将来需要警惕的一种可能性是“去风险化”走向泛化。“假如‘风险’的筐子越装越大,甚至以‘去风险’之名搞地缘政治,那肯定不利于中欧双方。“丁纯说。
眼下欧盟正处在换届前夕。欧洲议会选举每五年举行一次,新一届欧洲议会选举定于2024年6月6日至9日举行。这将是英国“脱欧”后的首场欧洲议会选举,被视为欧洲政治的“风向标”。新一任欧盟委员会主席提名需经欧洲议会表决通过,而欧委会主席相当于欧盟的“政府首脑”,对欧盟的内外决策有着重要影响。
丁纯认为,对于本届任期仅剩下半年多的欧盟机构而言,通过此次会晤和中方一道将中欧关系稳下来,才能为新一届机构后续更好地处理对华关系奠定基础。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举报/反馈

澎湃新闻

1亿获赞 695.8万粉丝
澎湃新闻,专注时政与思想的媒体开放平台
澎湃新闻官方账号
关注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