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军新一代空中作战体系之中,歼-16因为是双座战斗机,又是重型战斗机,因此被称为“炸弹卡车”。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区分前后座飞行员的分工,后座的飞行员一直被称为武器控制员。

但是,从央视最新报告歼-16部队的情况来看,其后座飞行员的称呼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空中任务指挥官”。你不要以为这只是一个称谓的变化,背后可能代表着歼-16在中国空军作战体系中的地位也发生了变化。

歼-16的后座飞行员,只有在该机独立承担作战任务时,还是那个“武器控制员”。但是在体系作战时,歼-16可能就有可能成为整个编队的指挥中心,而其后座飞行员当然就是“空中任务指挥官”。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歼-16的特殊地位已经变了。

第一、歼-16的后座飞行员可以成为是多平台协同作战指挥者。歼-16身为一种重型战斗机,其机头直径在所有现役战斗机中应该是最大的,而且在执行作战任务时不太需要采用雷达静默的方式,又配备了极为先进的有源相控阵雷达,在一个小型空中编队中,往往可以承担下个低端预警机的角色。

歼-16的后座飞行员,不但可以指挥同类机,还可以通过高速数据链对歼-20、歼-10和歼-11等战斗机进行战术指挥。在与地面部队和水面舰队配合时,歼-16的后座飞行员还要承担跨军种和协调任务,配合打击,引导打击都将成为常态。

第二、歼-16在执行单机任务时,后座飞行员的重要性也在被放大。现在的歼-16需要独立完成的任务也远比原来要复杂。后座飞行员需要操控的也不仅仅是武器,还有电子战设备,要处理来自各个侦察平台共享的信息。

在这种情况下,后座飞行员几处就是歼-16自身完成作战任务的指挥者。未来,歼16这样的平台还需要承担发射高超音速导弹和超远程空空导弹的任务,后座飞行员虽然看起来还是武器控制者,但是其完成作战任务需要与其他平台进行协调,其复杂性也将大幅度提升。

第三、歼-16的后座飞行员,还是未来指挥无人机作战的关键。在过去,一直有单座战斗机是否能替代双座战斗机的争议,无非就是人工智能技术的使用,让单座战斗机的飞行员有精力执行一些更为复杂的任务。

但是,随着忠诚僚机时代的到来,你要想更好的指挥这些无人机,让双座战斗机变成指挥机就变成了刚需。否则,中国已经列装歼-20的情况下,就不可能重新研制一款挑战性更大的歼-20S双座战斗机。美国如果想为F-35研制忠诚僚机,没有双座隐形战斗机也将是一个瓶颈,或者F-16EX双座型更有希望。

总体而言,歼-16重型双座战斗机在中国空军作战体系中的地位正在发生改变,后座飞行员变成“空中任务指挥官”是一种非常合理的选择。歼-16原本就被西方称之为终极侧卫,又将因为后座飞行员承担指挥控制任务,其地位更加不可动摇。

未来,因为无人作战平台的大量使用,又因为战斗机完成作战任务时需要与多个军兵种的平台进行大量的信息交流,需要处理的信息并做出决策非常复杂,双座歼-16的地位将进一步突显,中国在双座战斗机领域看来领先优势又扩大了。#优质作者榜#
举报/反馈

瞩望云霄

1亿获赞 186.5万粉丝
且看天下局势,妙谈国际关系
百家榜创作者,金牌讲说人,好看视频优创联盟,军情专家,优质军事领域创作者,活力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