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美国一再承诺不与中国脱钩、不会遏制中国崛起。然而观其行止,却不尽其然。美国一方面不惜破坏全球供应链,以打破产业链为代价,遏制中国半导体发展,甚至拖累美资企业;另一方面却遮遮掩掩,称对华关系需要“去风险化”,颇有欲盖弥彰之嫌。
11月2日,美国甚至威胁要制裁香港的法官,实为挑衅。事实上,美国已经对中央和特区的官员实施制裁,并利用西方媒体的话语权,不遗余力借用香港等中国内政妖魔化中国。
美国之所以忌惮中国,深层次的原因还在于本国国力衰退。面对全球化、世界格局多极化,美国内部纷争不已。目睹中国和平崛起,不免如坐针毡,所谓“中国威胁论”应运而生。大国竞争,冲突在所难免、对抗时有发生。然而,当今俄乌冲突未见止息,加沙地区人道危机日益恶化,迫切需要中美两国稳定关系、减少纷争。随着中美高层频频互访和交流,两国关系也渐露曙光。
首先,美国需要认识到西式民主并非唯一选择。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的生活质素得以大幅提高。包括美国哈佛大学在内的多个国际机构都发表独立调查报告,称中国人民对政府的满意度和信任度远超西方民主国家。
中国管治模式的成功,是建立在其独特的民族历史发展的基础上的选择,在国际关系方面求同存异、不输出管治模式,讲求共同发展、互利共赢、彼此尊重。在实现世界和平方面,中国主张通过对话解决,不会通过胁迫来解决纷争。
其次,美国应该认识到任何形式的对华脱钩均是不切实际。中国身为世界工厂,经济规模纵深广阔,早已植根全球供应链和产业链。很多产品即便没有“中国制造”的标签,也包含来自中国的原材料、零部件等。现在,中国与19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贸易关系,并成为其中128个国家和地区最大贸易伙伴。全球十大货柜港中,七个位处中国。
作为全球最大的贸易国和生产国,中国已在“一带一路”倡议上与这些发展中国家建立了紧密联系。据联合国预计,到2035年,这些发展中国家的生产总值将占全球的61%。再次,美国应该明白,在半导体行业遏制中国的做法既不合理、也不实际。华为最新推出的Mate 60 Pro手机就是一个好例子。即便没有美国的支持,中国依然能够成功自行构建太空站,足以证明中国的科技水平有能力自给自足。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发布报告指出中国在44项主要尖端科技中,在人工智能、量子通讯和生物科技等37个领域已经超越美国。
上个世纪90年代,冷战结束之后,美国学者纷纷讨论国际秩序的发展方向,先有福山的“文明终结论”,认为“美式民主”成为众望所归;后有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指出不同文明必然导致对立甚至战争。如今,美国在科研成就、企业精神、金融实力、军事影响力、盟友数量和文化软实力等方面,依然是全球最有实力的国家。但是,亨廷顿当年的预见仍具有参考价值,美国若硬销西式民主和“普世价值”,将进一步激化文明冲突。
西方“非赢即输”的敌我对立思维固然有一定道理,但是中国理念却更为弘大、包容。中国文明推崇的“和而不同”的理念,认为大国文明之间完全没有必要搞对抗、冲突和恶性竞争,“开放、包容、互联互通、共同发展”才是主旋律。
作者梁建邦是香港特区前社会福利署署长及前特区政府驻伦敦经济贸易办事处处长,本文英文原文刊登于《中国日报香港版》评论版面。
来源:中国日报网
举报/反馈

中国日报网

2177万获赞 308.8万粉丝
全天候传播权威国际、国内资讯
中国日报网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