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万人正在外卖App里当「赛博判官」

最新消息,近期很多人被确诊为「赛博判官」。

在外卖软件上。

因为就在这几天,美团软件(不是暗广)的一个功能引起了网民们的关注——「评审员」。

所谓「评审员」,是一个相对更利好商家的功能:当收到一些来自顾客的差评,商家们可以申请上“网络法庭”,邀请「评审员」来决策这条评价是不是有失偏颇,决定差评的展示与否。

而任何用户都可以成为「评审员」,参与到一场场商户和消费者之间的掰扯中。

猛一听会感觉这功能多少有些无聊且浪费时间。但小姨自己试了一下,马上就理解了为什么它能成为网络热门话题。

因为在一场场关乎柴米油盐的琐碎冲突中,不仅能满足吃瓜看热闹的旺盛需求,你还能在这里看到十分耀眼的正义之光。

至少在外卖法庭里,正义绝不缺席。

在外卖软件的法庭里,「评审员」们正化身「赛博判官」,管天管地管正义,深度锐评每一条差评。

虽说权力滔天,但审判的案子大多比较接地气。

比如“不加香菜但给了葱花”到底对不对。

又或者“宫保鸡丁到底是酸甜还是脆辣”。

酸甜!

只不过虽说都是些零碎小事,「评审员」们却从不马虎。再细微的冲突,也要将道义贯彻到底。

大多数的“案件”都类似于此,很难机械地断绝对错。

想来这也是这个功能诞生的原因:如果单凭客服和工作人员来判断,难免会让原告被告心有不甘,结果再正确也会感觉是软件在偏袒。

但大众法庭的形式却能确保其产出的结果更使人信服,因为群众永远站在正义的那边。

而在这期间,不仅正义得到了声张。「评审员」们也满足了人类最原始的欲望——看热闹。

甚至是超量满足,因为还能插一脚。

今天你能为没筷子吃煎饺的顾客仗义执言。

明天又可以为一句“阿姨”而辩得紧张激烈。

再后来还可以根据“给桂林米粉备注螺蛳粉究竟能买到什么”而进行头脑风暴。

法庭得到了正义,「评审员」也通过当判官来有效打发了时间。

除了窥见正道的光,「评审员」这个功能,给我的最大感受就是“商家确实不容易”。

因为在这看乐子的期间,不难发现大部分差评都有点强词夺理、难为商家的意思。

以前只是偶然听闻外卖商家不好干,这次才真正理解到底有多不好干。

有不少差评,是确实没什么道理。

像是买灭火器因为“不好吃”给了差评。

住酒店因为“环境优美所以怀孕了”而责怪店方。

类似于此的差评非常常见。也导致当「评审员」的时候比较省脑力,挺多评价都是几乎一面倒地商家胜利。

所以看了无数场网络审判的开庭现场,我几乎没有感觉到特别难断的案,唯一比较引起争议的话题,还是亘古不变的南北差异。

而如果没有这个途径,我恐怕很难想象到有人把差评给得这么轻易。

尽管在实际中,差评对大部分商家的影响其实大过大部分人的想象。

在餐饮行业,就曾统计出个“1=17”的说法,大概意思就是,一位不满意的顾客会影响17个人的光顾意愿。而在餐饮行业普遍进入线上运营模式的时代中,一个差评甚至能有更大的影响力。

网上有商家曾透露过一个数据,如果门店收到1-2条差评,可能会对实际订单量产生一到两成的影响——特别是对于小型店面而言。

这事就比较一体两面。因为我们的确需要差评的威慑力来整治一些食品安全不过关的商家,但对于部分相对恪守行规的商户来说,一些想薅羊毛的恶意差评又确实不怎么公平。

而如今有了「评审员」机制,关于这些的心理内耗将不必要。因为现在,人人都是蜻蜓队长。

对顾客其实也有比较好的方面,比如Tony理发失败可以让大家评评理。

其实在闲鱼甚至微信公众号上,都有类似的公开网络“法庭”可以参与,但它们中的大部分事都比较琐碎,需要认真去辨别。

而在这种以外卖为主App上,法庭对我来说就有意思得多了,因为直观。

一方面,能畅快地看个乐子,另一方面,也满足想评个理的心理。

除此之外,还给我带来一个极大的宽慰:大家还都还挺正义的。

平时看多了社会新闻和被顶到高赞的逆天评论,总会觉得周围全员恶人,可能下一秒就要有人偷我外卖、戳我快递、在高铁上逼我让座了。

但看到网络法庭里「评审员」们明辨是非的观点,这份过分的提防减少了许多。

在极端个例面前,压倒性票数说明了个事实:(至少在看其他人的事的时候)大伙还都挺正常的。

举报/反馈

蜗牛不晚

39.1万获赞 1.7万粉丝
喜欢读书,喜欢码字!
活力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