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中国科技公司工作后,我感觉自己更强大了。这与我在美国公司的经历不同。”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为了拓展拉丁美洲市场,中国科技公司正在竞相挖走对方的本地人才。这些熟悉本地需求、了解中国文化的本地人才对中国科技公司的海外发展起到了关键作用。但反过来,中国科技公司也为拉丁美洲的职场精英提供了更好的机会,更高的报酬。“到中国科技公司工作后,我感觉自己更强大了。这与我在美国公司的经历不同。”文章来自编译。

当中国的网约车巨头滴滴进军墨西哥时,奥罗拉·莫拉莱斯·桑切斯(Aurora Morales Sánchez) 是落地团队的一员。营销经理莫拉莱斯是通过 LinkedIn 招聘过来的。作为一名学生,她曾在中国生活了六个月,虽然她不会说普通话,但她说自己相信这段经历对她的职业生涯具有决定性意义。

莫拉莱斯说:“对于公司来说,雇佣了解中国文化的人非常重要。”

在滴滴营销团队从事拉丁美洲和俄罗斯市场近三年的营销工作后,莫拉莱斯又跳到了另一家中国公司——快手,这是 TikTok 在全球的主要竞争对手 Kwai 背后的经营者。莫拉莱斯在快手负责讲西班牙语的拉丁美洲市场的营销。她在滴滴的经历成为了进入该地区的中国企业的跳板。她说:“我之所以能加入快手,是因为滴滴出行认得我,并且了解我工作的人去了快手。”

随着滴滴、快手、华为和 TikTok 等公司在拉丁美洲扩张业务,这些中国公司纷纷招聘本地年轻的技术专业人士,并加速了其职场生涯的发展。反过来,这些中国公司也形成了一个专门的人才库,为自己赢得优势——因为在拉美地区,长期以来是欧美公司提供的职位更享有盛誉。我们与 9 名加盟中国科技公司的员工进行了交谈,发现这些公司往往会成为年轻企业员工的跳板,他们在这里历练过之后,再跳槽到该地区令人垂涎的科技企业。这些员工分布在阿根廷、墨西哥、巴西和哥伦比亚(这些是拉丁美洲最大的市场)等国家,从事的职位范围广泛,涵盖营销、运营以及合规等方面,职位从中级到高级管理岗不等。

随着这些员工迅速成为中国公司拓展拉美市场的专业人士,他们具备的专业知识一下子变得诱人起来,乃至于到了其他进军该地区的中国公司无法抗拒的地步。其结果是中国公司开始相互挖角,争相撬走对方的本土人才。滴滴前营销经理莫拉莱斯说:“当我们推出 Kwai(快手)时,我们带走了很多来自 TikTok 的人——然后 Snapchat 又开始从 Kwai 挖人。尽管 [他们] 都签订了竞业禁止协议,但竞争对手之间仍然存在大量的知识盗窃现象。”

多年来,中国许多大型科技公司的发展目光一直没有离开中国境外。由于国内市场庞大,且人民日益富裕,滴滴和快手等公司靠在国内的大规模扩张即可满足公司的增长要求。但是,随着国内对科技公司监管力度的加大,数字服务市场日渐固化。当疫情加剧了从食品配送到短视频电子商务等各方面的竞争时,中国企业加大了对全球业务的关注,将其作为未来增长的基础。

对于滴滴、快手、华为和 TikTok 等科技巨头来说,过去五年拉丁美洲一直是优先考虑的增长地区。自 2012 年以来,从秘鲁的港口项目到收购当地的初创公司,中国公司在拉丁美洲的投资已经超过 1200 亿美元。毕马威中国业务组(KPMG’s China Practice)圣保罗分公司的首席合伙人 Daniel Lau 表示,未来几年内这个数字可能仍会增长。对于滴滴来说,与它在南非、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等国外市场的扩张努力相比,墨西哥是个难得的亮点,因为它在这里成功地赢得了吸引力,控制着当地近 60% 的打车市场。

在瞄准拉美市场时,中国公司遵循了原先在从印度尼西亚到巴基斯坦的市场上被证明行之有效的剧本。在上海为中国和国际科技公司招聘人才的 Joey Ding 告诉我们,中国公司采用了“产品本地化”战略的版本——让产品适应当地市场的需求和兴趣——这是美国公司在中国采取的策略。Ding 说,尤其是在推出对当地来说属于新的产品(比如快手短视频格式的电视剧)时,雇佣了解消费者需求的当地人是关键。

总部位于波哥大的 Polymath Ventures 用中文发布信息来鼓励投资者进军该地区,该公司首席执行官 Wenyi Cai 说:“这其中当然有语言的成分,但很多时候,主要是管理文化上的差异。很少有人能成为那种文化上的翻译者。”

我们希望得到的报酬能跟在美国、中国或任何其他国家工作的人一样。

反过来,这些处在职业生涯中期,在中国公司从事市场营销、业务发展和运营方面工作的专业人士告诉我们,他们和同行都在寻找中国公司作为自己未来专业和职业发展的目标,而不是去之前被挖走本地人才的欧美公司。华为、滴滴、快手和 TikTok 在本文发布前并未回应我们的置评请求。

创作者兼视听设计师 Cecilia Velazquez Traut 今年 38 岁,她领导的团队通过将电视小说格式改编成广受欢迎的 TeleKwai 格式的短视频,从而帮助 Kwai 在拉丁美洲突围。这位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视频内容顾问告诉我们,她之前曾在 Meta 的视频团队工作过,但感觉自己的工作受限。她说自己几乎没有发挥创造力的空间,她把自己在那里的成长轨迹描述为僵化,循规蹈矩。所以当 Kwai 为她提供开发虚构内容的机会时,Velazquez Traut 欣然接受,这也让这家中国的短视频巨头在她的本土市场大受欢迎。

Nanopay 是一家由中国投资者支持的金融科技公司,专注于新兴市场的小额个人贷款。26 岁的 José Ancona 是 Nanopay 的数字营销总监。他是被从Nanopay 在巴西的竞争对手 Nubank 的墨西哥子公司 Nu 挖来的,后者是他毕业后工作的第一家公司。在墨西哥拥有超过 150 万张信用卡的 Nanopay,似乎愿意用 Ancona 的经验不足来换取他掌握的竞争对手的知识。他告诉我们:“如果我留在上一份工作,可能至少需要两年时间才能晋升到总监的位置。”他还补充说,Nanopay 给他的薪水是他在 Nu 时的三倍。

一些中国公司还为员工提供大多数在拉丁美洲的西方公司所没有的东西:更高的工资,有时候还是美元。Velazquez Traut 的祖国阿根廷几十年来一直饱受通货膨胀的困扰,她不仅非常看重报酬,而且也认为公司尊重她的劳动力,尽管她是在国外工作。曾在 TikTok 工作的华为广告运营经理豪尔赫·雷耶斯(Jorge Reyes)也认为,他在 TikTok 和华为的薪水都高于该地区类似的西方公司。他告诉我们:“TikTok的薪水肯定比其他地区性公司为类似职位开出的薪水要高。”

Velazquez Traut 说:“我们希望得到的报酬能跟在美国、中国或任何其他国家工作的人一样。在一家中国公司工作确实对我的职业生涯产生了影响,因为在这里我学会了如何扩张以及如何快速扩张,学会了要为真正的远大目标而工作。”她还补充道: “到中国科技公司工作后,我感觉自己更强大了。这与我在美国公司的经历不同。”

译者:boxi。

本文来自翻译,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举报/反馈

36氪

602万获赞 53万粉丝
36氪官方账号。每一条新闻都有价值
鲲鹏计划获奖作者,36氪官方账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