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老盈盈 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数据,2021年纺织业是全球第二大污染源。纺织业所使用的化学染料虽然使染色效率提升了很多倍,却也产生了严重的环境污染,其中以水资源污染、土地污染与空气污染最为严重。

记者了解到,纺织业废水是我国第三大工业废水来源,仅次于造纸业和化工业,其中织物染色又是特别耗水的步骤。那么,在纺织业发展的过程中,如何减少水的使用及污染,就成为了困扰全行业的难题。

10月27日,作为一家知名的纵向一体化棉纺服装集团,溢达集团的副董事长杨敏贤及相关人士接受记者采访,详细介绍了该集团在天然染色和非水染色方面的最新发展情况。

杨敏贤向记者介绍称,该集团开发与可持续发展有关的天然染色和非水染色的过程已持续十年时间。区别于化学染料,天然染色采用原生态的染料植物为染料来源,不仅可以减少染料对人体的危害,充分利用天然可再生资源,还可以大大减少染色废水的毒性,有利于减少污水处理负担,保护环境;此外,相较于常规水介质染色,非水染色技术是以有机溶剂来代替水作为染色介质,在化学品用量、水耗、能耗等方面有巨大幅度的节约,是对传统纺织印染业颠覆性的技术突破。

“其实天然染的资源不少。大家翻看中国历史,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是用天然染工艺来染色的。尤其是跟我们一些少数民族的朋友去交流,到今天其实他们还是都用天然染的。唯一的分别是,当现代人的衣服都用化学染了以后,大家都觉得不可以接受衣服有一点点脱色,或者是洗了以后慢慢地颜色有变化。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有的品牌就不敢用天然染了。”杨敏贤称。

溢达集团研发中心总监周立明也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天然染现在可以从核桃皮、石榴皮这些果皮里提取染料,然后再用来染衣服,因为这些皮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等于是农业废弃物的再利用。他还说,在纺织行业有一个指标,叫颜色的牢度,相当于测试的时候把染色后的布或者衣服拿去洗,看看洗完之后褪色或者沾色的程度。天然染产面,有些颜色牢度就很好,但一些比较亮的颜色牢度就不好。

杨敏贤表示,正在科技上想办法,在天然染的整个过程里能保证衣服的颜色脱色程度是大家都可以接受的,但不能保证说和化学染会有一模一样的效果。但一些合作的品牌也越来越注重在天然染上面的推广,会懂得怎么把环保的故事讲给他们的消费者听。

除了天然染色外,非水染色技术也正在发生革命性的改变。

“非水染未来一定是个方向,这件衣服跟一些正常衣服没有区别,但是它确实不用水,为什么就不能用更好的技术来去做这个事情呢?”溢达中国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曾崧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

据周立明介绍,非水染分两类,一类是做涤纶的,其实已经商业化很久了,包括耐克、阿迪达斯这些品牌他们都曾经做过,国内的也有工厂已经商业化了;另外一类是做棉的,国内现在做非水染也有好几家企业,大家技术路线也不完全一样,目是在一个商业化的初期阶段,已经有批量的产能了。

曾崧表示,如果使用非水染色技术,不能用现有的生产系统,需要开发一个新的系统,这就意味着新产能的增加。目前溢达集团已经开发好这个系统了,也在帮助一些企业做这些事情,希望有更多企业在建工厂的时候,也可以用到这项技术。

周立明称,非水染技术目前还不算太普及。因为量比较少,用的染料成本是比较高的,未来做的量变大,假如说整个行业都采用这种方式的话,非水染染料的成本会有很大的下降空间,可能就下降到和现在水染的染料成本差不多的水平了。另外一方面的原因就是非水染目前的技术存在一些局限性,还没有完全可以替代水染技术。

“染有很多不同的方式,有的是染纱线,有的是染布,有的是直接染棉花,这个技术不一定每个颜色都可以染,不同的染色方法整体上还没有达到和水染同样的水平,只是说它在某些特定范围做是完全没问题的。”周立明称。

据记者了解,目前在纺织行业中,化学染和水染依然还是主流。天然染和非水染技术的推广和普及程度并不太快,使用这两项技术的产品价格会更高。

公开信息显示,溢达集团1978年创立于香港,是一家纵向一体化棉纺服装集团,其业务范围涵盖棉花种植、纺纱、织布、染整、制衣、辅料、包装和零售等,提供一站式衬衫服务。该公司除了持续创新纺织服装业务,近年来更全力拓展崭新领域,与不同产业及不断变化的客户需求并行发展。

举报/反馈

经济观察报

874万获赞 91.3万粉丝
分享最有价值的财经资讯
鲲鹏计划获奖作者,经济观察报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