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又一次巴以冲突,再次引起了全世界的广泛关注,这次以色列不断向中国施压,要求我们支持以色列的所谓“自卫权”,并期望我们谴责巴勒斯坦。

然而我们的外交部已经表态,明确了规劝冲突双方和平解决问题的立场了,这也是最能代表广大中国人民心声的主流态度。

甚至有国内网友说,犹太人最应该去美国建国,拜登最好封疆裂土将美国的国土分给犹太人。毕竟美国政府一向支持以色列,无论犹太人如何屠杀和驱赶巴勒斯坦人,美国都始终支持。

可毕竟像以色列人这样,拿着一本经书,声称神要求他们在这里重新建国,要用武力强行把居住在这片土地上长达上千年的几百万老百姓赶走。这种鸠占鹊巢的民风习俗,是令我们中国人根本无法接受的。

哈尔滨犹太总会堂,于1909年1月落成,建筑物顶上有“六芒星”标志。早在上世纪初,俄国犹太人通过不断移民,在哈尔滨形成了中国最大最完备的犹太社区。

对于大多数普通中国人而言,对犹太人民族最大的印象有两个,一是他们拥有的巨大的财富和相应的全球影响力;二是在二战前后深受德国纳粹的迫害被迫向全世界逃亡,甚至还险些在我国东北“建国”!

幸亏犹太人没有获得成功,最终从中国全部撤走,看看今天中东地区几十年的乱局,就会知道后果有多么严重了,这里便要提到当初与犹太人移民中国东北有关的一项恶毒“河豚计划”!

时间首先回溯到1904年的日俄战争,当时的沙皇俄国发起对本国居住的犹太人的多次迫害,身处美国的犹太人银行家雅各布·希夫尤为不满,于是给予了与俄国作战的日本巨额贷款,帮助日本打赢了俄国。

从此,远在亚洲的日本便开始对犹太人抱有好感,希望能再次利用国际犹太财团的巨额资金。

到了1931年,日本关东军发起了蓄谋已久的“九·一八”事件,占领了我国东北地区并建立起了伪满洲国,准备将大量的物产资源运回日本以开动战争机器,但这势必要开发东北地区的工商农业,急需巨额的启动资金。

于是日本人想到了当时正在世界寻找土地建立国家的犹太人,希望他们来中国东北建国!

日本军队内有2名军官,分别是陆军大佐安江仙弘和海军大佐犬冢惟重,这俩人曾多次进入欧洲和巴勒斯坦犹太人定居点,专门考察犹太人问题,并密会过后来的以色列国父戴维·本·古里安。

从1934年开始,安江和犬冢便逐步拟定出了非常详细的犹太人移民计划,妄图搞出一场吸引欧洲的犹太人来中国东北定居,给予信教自由和高度的自治权,以换取犹太人帮助日本建设我国东北的险恶阴谋!

安江和犬冢搞出了好几个研究备忘录,诸如《关于利用在中国握有实权的犹太人,促成美国的远东外交政策和舆论,向对日友好方向转变的具体措施》、《关于引入犹太资金的研究和分析》等等。

然而,这项阴谋策划者之一的犬塚惟重,却在1938年7月的一次演讲中明确说道:吸引犹太人移民的计划存在着两面性,犹如味道鲜美却含有剧毒的河豚鱼,处理得当便能一饱口福,可稍有差错就会丢掉性命。

正是基于他的这篇演讲,日本的研究方案才有了“河豚计划”这个非正式的名称。

犬塚惟重认为,犹太人来中国东北,可以令日本获得国际犹太财团的资金与人才,还能通过讨好美国犹太资本集团来扭转美国政府对日本的外交态度,以此打消掉美国对日本吞并中国领土的不满情绪,这是这项计划的两个最大好处。

而对日本的坏处则同样有两点:日本已于两年前的1936年正式与德国结盟,当时的德国纳粹正在大肆迫害犹太人,日本要吸纳犹太人就会激怒希特勒,是对两国盟约的背叛。

此外,犬塚惟重也非常担心犹太人难以被日本控制,给予大量自治权后,发生鸠占鹊巢的问题。

但最终日本与犹太人相互勾结的计划来不及执行,还是破产了。

一是由于犹太人最为中意经书上写下的“应允之地”迦南,也就是现在的约旦河以西的巴勒斯坦地区。

二是德日同盟后,犹太人根本信不过日本人,他们非常清楚日本军国主义与纳粹法西斯都是反人类的恶魔,被日本人掌控无异于刚出狼窝,重入虎口。

很快,犹太人对日本的担忧便应验了。

曾经有大量的俄罗斯人移民或逃亡至哈尔滨,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犹太人,各类欧式、俄式风格的建筑保留至今。

有一个法籍犹太人开斯普,早在清朝光绪年间便移民中国东北,并于1906年在哈尔滨创建了“马迭尔”冰棍品牌,现在是有100多年历史的中华老字号知名品牌了,至今依然是哈尔滨市中央大街的特色冷饮。

日本霸占东北后,就开始不断恐吓开斯普,要求他以极低的价格出售其巨额财产。开斯普拒绝后,日本特务组织便在1933年将他的儿子绑架并残忍杀害。

这起事件之后,哈尔滨的犹太人彻底认清了日本人的真面目,开始大量逃离,从鼎盛时期的3万人锐减到了1940年的2800人。当时,有超过70%的犹太人选择从东北地区逃离日本人的魔爪。

那个很适合,我国上海也有大量从欧洲逃难过来的犹太人,他们买通了国民党政府高层孙科与孔祥熙,想在我国云南买一块地安置10万犹太人。后来这项计划又被犹太人自己给否决掉了。

因为“云南王”龙云同意这项计划的前提,是要求犹太人必须“开垦荒地”,但犹太人听后便立刻拒绝了,他们要的是在云南经商,并建立起囊括东南亚的商业网,根本不愿意种地并帮助建设云南。

二战中期之后,欧美国家放宽了对犹太人移民的政策,在中国上海及其他地区的犹太人,基本上也都离开了中国。

我们不禁会想,如果历史能够改写,日本的“河豚计划”成功执行,那么现在以色列人在巴勒斯坦地区搞公开的殖民开拓、圈禁、驱逐原住民,并获得西方媒体舆论广泛支持的情况,会不会在中国上演?

好在历史并没有如果!

中国对犹太人可以说做到了仁至义尽,在他们被全世界一致拒绝,被日本利用与威胁的时候,中国是全世界唯一诚心诚意接纳并帮助过犹太人的国家。犹太人说自己在历史上被欧洲迫害和驱逐,饱尝苦难,可凭什么要把委屈甩给中国!

我们中国人根本不欠犹太人任何东西,可反观现在的以色列,却在拼命指责着中国,这就是典型的恩将仇报。如果以色列不愿意给予我们基本的尊重,那它也不配得到我们任何的尊重!

#利剑计划#
举报/反馈

付芃视野观察

226万获赞 32.2万粉丝
聚焦国际热点,专注大国崛起
媒体人,付芃,优质国际领域创作者,活力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