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希望不久之后,用户购买商品之前,不再去小红书、百度、抖音搜索哪些东西好用,而是直接来淘宝就可以了”,淘宝问问产品经理说道。
记者丨何倩 乔心怡
大模型的风,终于还是刮到了淘宝。
近日,在“淘宝问问”媒体沟通会中,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淘宝大模型原生AI(人工智能)淘宝问问正在内测。用户通过淘宝App中的入口,能与AI交流互动,淘宝问问将会提供种草内容、商品推荐等帮助消费者决策。
要将盘踞在小红书、抖音等平台的搜索流量抢回来,是淘宝掩不住的内容化焦虑。淘宝逛逛之外,淘天或许急需另一根柱子来撑住局面。只不过,淘宝问问的商业化空间有多大还是个未知数。
圈住搜索流量
这一次,淘宝又想装一个“AI版百度”在身上。
在近日举行的“淘宝问问”媒体沟通会上,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淘宝大模型原生AI(人工智能)“淘宝问问”正在平台中进行内测。据了解,用户可以在淘宝中搜索“淘宝问问”或是“问问”进入AI互动页面。根据页面内容,淘宝问问带有“资深导购员”“生活小助手”“美食达人”“旅行策划人”“灵魂写手”等功能标签,可为消费者提供商品挑选攻略、商品推荐、行程建议等基本功能。
简单来说,“淘宝问问”是一个具备商品介绍、内容种草、购买链接推荐、多款产品比价等多功能的AI交互系统。
“我们给淘宝问问的定位就是淘宝的AI导购助手。”淘宝问问产品经理伽楠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淘宝问问接入了阿里云“通义千问”大模型,在具体的数据训练中加入了大量的淘系数据,“所以相对来说,淘宝问问能够更为轻松地识别用户的自然语言,并通过自然语言的沟通交互来激发用户的需求,同时结合用户端口的个性化推荐数据,来进行针对个人的推荐”。
具体来讲,当记者在淘宝问问中搜索“露营应该准备什么”之后,淘宝问问展现的内容包括短视频内容介绍、文字介绍、搜索推荐以及带价格的商品卡链接。“目前,电商肯定是淘宝问问需要解决的第一个需求。”伽楠透露,在设计之初,淘宝问问的商业属性就很明显。“比如,在回答露营问题时,我们的大模型已经提前学习了1000篇以上的相关帖子,在学习之后,才结合平台内部的数据和内容告诉用户应该买哪些产品。”
阿里各个业务板块也能对淘宝问问的快速学习提供数据支撑。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除了淘宝逛逛的短视频种草内容之外,淘宝问问眼下也已经接入了飞猪等外部应用,用户可以通过淘宝问问直接进行购买火车票、机票等。
不难看出,装上AI的淘宝,野心正在扩大,企图把散落在淘外的搜索流量圈回来。“我们希望不久之后,用户购买商品之前,不再去小红书、百度、抖音搜索哪些东西好用,而是直接来淘宝就可以了,这里可以承接更多的消费和生活。”伽楠说道。
竞合“逛逛”业务
披上AI的“新衣”做内容搜索,从侧面也显现出淘宝焦虑于内容化进展的成效,以及外部各个平台对流量大盘的持续高强度抢夺。
据QuestMobile数据,2022年2月至2023年2月,拼多多的DAU(日活跃用户数)已超过了淘宝。但淘宝的用户规模依然可观。在今年5月,淘天集团CEO戴珊重新强调了淘宝“用户为先”的理念,并表示淘宝将“以历史级的巨大投入为商家做大用户规模”。与此同时,内容化也再一次被戴珊视为用户规模的抓手。
可是,到了6月底,市场就传出淘宝逛逛正在与“猜你喜欢”的团队赛马,逛逛或许面临着要让出淘宝App首页底部栏“黄金C位”的局面。与此同时,在今年的“6·18”商家大会中,戴珊高调披露了淘宝直播的用户增长数据,但对同为淘宝内容化重要抓手的逛逛,戴珊却略过不提其发展进度。
这也让外界不禁猜测逛逛业务似乎过得不太顺利。而基于此,淘宝问问的推出就变得有些微妙。二者到底是什么关系?“当前,逛逛和问问的关系还是以合作为主的。”对此,伽楠给出了肯定的答复:“逛逛最近也在不断地尝试拓宽自己的边界,现阶段我们还是协同关系,包括在用户与问问的沟通中,也能够看到逛逛中的种草内容。”伽楠透露,眼下,淘宝问问的首要任务,还是对DAU、用户留存率进行考核。“我们首先关注的肯定是这个业务的内容输出能给淘宝的发展带来什么用户增量。”伽楠说。
“淘宝发力内容化的根本目的,其实是想要提升用户在App内的停留时间,毕竟在当下的电商竞争格局中,用户留存时间、DAU等指标已经成为了平台重要的追求目标。”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研究员赵振营表示,不管是淘宝逛逛,还是淘宝问问,二者都承载着淘宝对平台内部内容化发展的想象。
绕不过商业化顾虑
既然很难动摇抖音、小红书在短视频、图文内容的优势地位,淘宝问问的诞生,或许是淘宝转变思路的体现,寄希望于发力长板即搜索流量来突破内容化的壁垒。
今年淘宝天猫“6·18”商家大会上,淘天集团明确地表示过,在未来五年内,集团计划实现商家运营工具的全面智能化,以创造AI时代全新的用户产品和服务。在此次推出的淘宝问问中,北京商报记者就发现,其已经具备了根据商家要求,自动生成一篇类似于小红书笔记的种草文案的功能。
在阿里2024财年第一季度财报的电话会议上,戴珊表示,淘天集团将在AI相关的探索上继续加大投入。除了淘宝问问的推出,淘宝还于近期发布了“AI生态伙伴计划”,并计划推出一系列的针对商家端的AI工具。“对于传统的货架电商来说,生产内容的成本一直以来都是相对较高的。”伽楠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通过大模型,淘宝问问也可以进一步减少商家生产内容的成本。
不可否认的是,眼下,阿里生态的大模型与具体行业、细分场景的结合落地,或是其寻找更多业务增量和利润的重要探索。
今年7月,阿里云智能物流运输行业总经理李科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也透露,将在3-6个月内,与伙伴联合推出针对物流行业的大模型。同月,京东言犀大模型一经推出,就打出了“融合70%通用数据与30%数智供应链原生数据”的旗号,为京东零售、京东物流等京东自家业务的应用做铺垫。
不过,和行业中普遍已经投入使用,或是准备投入使用的大模型一样,成本终究还是企业绕不过的问题。伽楠认为,按照目前的发展,淘天是完全能够覆盖掉淘宝问问的成本,并不会把商业化的要求放在第一位。而在赵振营看来,对于淘宝问问来说,商业化的拐点,终将会到来。
“AI的故事固然是动听的,但藏在大模型背后,除了平衡用户隐私保护和用户数据收集的需求,商业化也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赵振营认为,如果不能给淘天带来包括点击率、用户增量、用户留存时间等实际的收益,那么淘宝问问不管玩多少“花活”,也难以找到自己在集团中的生存定位。
“也许借助大模型,淘宝能够找到新故事可以讲。但想要让故事成真,还需要时间再打磨打磨。”赵振营说道。
编辑丨汪乃馨
图片丨北京商报、淘宝问问截图、壹图网、视觉中国
举报/反馈

北京商报

733万获赞 67.8万粉丝
以经济视角审视社会万象
《北京商报》社,北京经联互动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官方账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