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9月,浙江嘉兴的大三学生小西(化名)和朋友参加了一场陌生人的婚礼,两人各随了100元的份子钱,遭到部分网友质疑,认为她们随的钱太少。

01

大学生想体验婚礼吃席

9月18日,小西告诉记者,近一个月前,她突然萌生了“去吃席”的想法,和朋友聊过后,两人在交易平台上挂了一个链接,询问有没有可以蹭的酒席,表示“可以随份子钱参加”。

9月13日,她收到了一条私信,一位新娘告诉她,3天后自己即将举办婚礼,原定的一些朋友没办法到场,想补充点人气,询问她和朋友是否能以“新认识的朋友”的身份到场。小西一口答应下来,她没想到一时兴起的想法能够实现,“特别激动,有种梦想成真的感觉。”

小西称,由于她和朋友都不太了解本地的礼金习俗,但又不希望“吃白食”,因此向新娘询问了相关问题。两人的聊天记录中,对方表示不需要给礼金,“我也不收礼金什么的,就是那桌订了,放着也空。”

小西和朋友觉得这样不好,当天,她们各自揣上100元的红包,按照约定前去参加婚礼。两人和新娘的朋友们坐一桌,小西很紧张,也有些焦虑,除了怕被认出来,还有一种参加陌生人婚礼的不可思议。

她表示,婚礼现场的氛围很好,虽然以前也参加过婚宴,但这是自己第一次直观地感受到这么隆重的场景,“司仪讲话的时候,感觉特别庄重。”小西回忆,新娘的父亲把她的手交给新郎那一刻,她的心情很复杂,“看到别人能幸福,还是很感动的。”

小西称,婚宴上的菜都是本地的特色菜,主要是一些海鲜,两人吃得很开心。此外,她们还收到了礼盒,里面包含喜糖、一瓶蜂蜜、一盒蜜枣和一包烟。

一开始,小西以为是在嘉宾进现场时给红包,但一直没能找到登记点,直到敬酒环节,看到别人递红包给新娘,她才知道礼金要这么给。小西说,一开始,新娘并不想接受她们的红包,但后来,两人硬塞到了她的手里。

她称,本来希望能和新娘相互添加联系方式,但敬酒结束时已经晚上8时许,举办婚礼的酒楼距离学校有段距离,她们只能先匆忙离开。

02

被质疑后,当事人回应

回到学校后,小西将事情记录下来,发到社交平台上。面对部分网友认为两人“随的份子钱太少”的质疑,她表示,因为两人是学生,确实拿不出特别多钱,但又不好意思不给,才会选择随100元。

此外,她认为,各地风俗不一样,她们不太了解当地的礼金数额,生长环境不同的大家也都有自己的看法,因此自己对这些质疑并不介意。

小西表示,自己并不是一个特别擅长社交的人,之前的大学生活中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这是一段非常难忘和奇妙的经历,“我会一直记住。”

小西和新娘的聊天记录。图/受访者提供

03

礼金到底要随多少才合适?

礼金也叫份子钱。在传统社会,每逢结婚、生育、乔迁等人生大事,亲友便会以凑份子的方式,贡献一份力量。如今,一家一户办婚礼也不难,礼金则更强调社交属性。

既是社交,就需要点双方的默契,只要能宾主皆欢,那这礼金就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

可是,各地风俗不同,经济社会也在发展,一句简单的约定俗成,已经难以概括礼金江湖的复杂。比如,同是100元礼金,放20年前已算体面,可如今总不免担心被人背后指点。

事关脸面、人情、关系,礼金这门“大学问”显得复杂又微妙。社交平台上,总有不少教学帖、疑问帖,专门讨论不同关系、不同地域的人应该给多少礼金,可总难有个定数。

有时,礼金甚至还会“内卷”,比如某地曾默认礼金为200元时,总有人觉得,给300元才“够意思”,结果人人都想“够意思”,300反而成了基准线,水涨船高下,工资未必涨多少,份子钱倒是一年比一年给不起了。

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礼金给少了伤感情,给多了伤钱包,可小心翼翼地斟酌,难免会影响双方的体验。有时,结婚邀请朋友,本想分享喜悦,结果朋友在酒席上,边吃边在心里不停念叨:“八十、八十……”,一场婚礼下来,新人的脸没记住,净在算账了。

如今,办婚礼、收礼金,大多是图个喜庆。礼金给多少、怎么给,新人和宾客之间完全可以商量着来。真正的亲友,并不需要多少钱才能维持住关系,只要双方高兴,礼金随多少都合适。

媒体评论

这届新人,正向“人情风”说不

吃婚宴,只交100块钱的“份子钱”,合适吗?

一场婚礼奇妙之旅,一次温暖的双向奔赴,本该就此画上圆满的句号。谁承想,当小西把经历晒到网上后,遭到部分网友质疑“随的份子钱太少”。小西无奈回应,因为两人是学生,拿不出太多钱,但又不好意思不给。

从“成本-收益”的角度来说,小西掏100元的份子钱,吃了一顿有海鲜的婚宴,还拿了喜糖礼盒,是“占了便宜”。但是,仔细想想,吃亏的是谁呢?新娘主动应允两个大学生“蹭酒席”,明说了不要礼金,一者是的确有客人没来,空着座位,显得不热闹;二者显然也不在乎这些钱。“蹭酒席”的很开心,被“蹭酒席”的也很开心,但是围观的网友不乐意——要出来维护婚宴市场的“经济秩序”。

有意思的是,差不多人人都恨“红包炸弹”,“一到十月,工资白干”“7天长假8个婚礼”“不是在随礼就是在随礼的路上”的吐槽不断,但是,很多人又自觉成了“红包经济学维护者”“份子钱判官”,努力去维护自己不喜欢的旧规则、老道理,正所谓“不知不觉,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

“大学生蹭酒席”可能是一个偶发的新闻,但却体现了现代青年对婚宴的不拘泥的开放态度:有希望参加陌生人婚宴,感受气氛的;有乐意接受陌生人祝福的,而且双方都不怎么看重红包的大小,从中能感受到社会风气变化的信息。

现如今,年轻人的婚礼从互送“礼金互免卡”,到只办典礼不收礼,再到网上发帖请陌生人“吃席”……这届新人,正用实际行动向“人情风”说不。

在代代相传的传统观念中,“份子钱”多少是衡量感情厚薄的工具。变了味的人情消费,将年轻人被捆绑在人情链条上,也把婚礼变成“回本”甚至“赚钱”的工具。“人不到钱也得到”的随礼,日渐成为一场友谊亲情的情感绑架和圈子之间的“付费社交”。

在当代年轻人眼中,社交关系不该由金钱互动来维系。他们更看重真诚、纯粹的情感链接,而非“轻人情重礼金”的算计。当红色请帖变成“红色炸弹”,当人情往来变成人情束缚,新一代年轻人开始对“份子钱”说不。

从宏观上,婚礼大操大办,畸高的婚礼成本、昂贵的婚宴,以及婚礼背后复杂的“人情交易”,成了妨碍年轻人进入婚姻的拦路虎。事实上,国家也一直在推动相关的移风易俗,前不久,市场监管总局等三部门刚刚印发通知,制止婚宴餐饮浪费行为。事实上,付不起的婚宴和交不起的红包,成了一组矛盾,人人都想改变,只是惯性太大。

或许,婚宴回归亲友相聚乃至欢迎陌生人送祝福,而“份子钱”只是表达心意就行,大家都认同这样的价值,那么改变自然就开始了。

你觉得礼金

要随多少才合适?

评论区说一说↓↓

(封面表情包自取)

来源:央视网综合九派新闻、澎湃新闻(作者:沈彬、蔺晶)、河南省教育厅

举报/反馈

中原盾

178万获赞 17.8万粉丝
坚持人民至上 筑牢平安基石 厚植法治土壤 促进和谐发展
中共河南省委政法委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