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望财讯/文

从古至今,清廉一直是我国在弘扬传统美德,纵观中国历史,无论时代如何发展、清正廉洁永远是时代的主流。

然而,在山西省十二届省委第三轮巡视完成后,某些企业就因清廉问题登上巡视通报,其中就包括位列头部酒企名单中的汾酒。

根据《山西日报》报道,本轮巡视反馈结果中提到了对杏花村汾酒集团党委巡视反馈情况、反馈问题,其中提到杏花村汾酒集团存在“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两个责任’不到位,清廉国企建设成效不明显,工程建设、原材料采购、产品销售等领域廉洁风险防控不力,违规经商办企业问题突出,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屡禁不止”等问题。

截图自《山西日报》

为此,山西省委巡视组给出4条意见建议:一是切实把党中央及省委重大决策部署落在实处,持续深化国企改革,提升品牌价值,加强市场建设;二是着力推进清廉国企建设,加强对重点领域、关键岗位的监督,驰而不息纠治“四风”;三是贯彻落实新时代党的组织路线,大力加强干部人才队伍建设;四是切实扛起整改政治责任,以整改实效推进集团高质量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国企背景,汾酒比其他酒企更容易受到公众关注。通过其官网及官方公众号也可以看到,近年来汾酒曾在多个场合提及“清廉”话题,该公司也曾开展过反腐倡廉教育宣传月”等系列活动。

在第三轮巡视期间,大望财讯注意到,汾酒有几位老将离职了。

多名高管离职

前CEO谭忠豹登上2023中国最佳CEO榜

6月5日,山西汾酒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收到副董事长谭忠豹的书面报告,因到龄退休原因,谭忠豹申请辞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战略委员会委员、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辞去上述职务后,谭忠豹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值得一提的是,谭忠豹出现在福布斯中国发布的“2023中国最佳CEO榜”中。据悉,该榜单由福布斯中国通过对A股、港交所上市中资港股及境外上市中概股在内上千家上市公司深入研究,最终挑选出综合得分排名前50位的上市公司CEO。

榜单显示,谭忠豹为福布斯“2023中国最佳CEO榜”榜单第八位,前7位CEO分别为比亚迪的王传福、宁德时代的曾毓群、拼多多的陈磊/赵佳臻、中国电信的柯瑞文、农夫山泉的钟睒睒、紫金矿业的邹来昌、网易的丁磊。

6月5日汾酒发布的另一则公告显示,杨建峰申请辞去汾酒董事、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常建伟申请辞去公司董事、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原因为工作调整。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辞职的谭忠豹、杨建峰、常建伟,都是李秋喜时期的得力干将,常建伟还曾是李俊的“前任”(常建伟于2017年3月1日至2018年10月9日担任销售公司总经理一职)。

但是,通过中国新闻周刊等媒体报道,在上述三人辞职前不久,市场内还传出“山西汾酒销售公司总经理李俊出事了”的消息。据悉,李俊从2018年10月9日起担任汾酒销售公司总经理,是缔造“汾酒速度”的重要人物。

李俊最后一次公开亮相,是在今年5月11日举行的山西辖区上市公司2023年投资者网上集体接待日暨年报业绩说明会。会上,他作为汾酒股份副总经理、汾酒销售公司总经理,介绍公司产品推广相关情况。

不过,5月18日,山西汾酒党委书记、董事长袁清茂主持召开的公司党委会,李俊并没有参会。5月30日,山西汾酒举行2022年年度股东大会。据现场相关人士透露,张永踊已接替李俊担任汾酒销售公司总经理一职。目前汾酒集团官网也搜不到李俊任何相关信息。

事实上,近年来山西汾酒面临着较为密集的人事变动。2021年底,李秋喜辞任董事长,李明强申请辞去董事及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2022年8月,汾酒集团党委委员、纪委书记、监察专员高志武调任晋商银行党委委员、省纪委监委驻晋商银行纪检监察组组长。2022年底,山西杏花村汾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杨波辞职。

对此,有业内专家认为,汾酒的人事变动是正常的。从品牌年轻化的角度来看,汾酒需要注入一批新鲜血液;从整个体系流程看,则需要进一步的升级优化改造。

但是,自去年12月以来,白酒市场价格倒挂、停货挺价等问题层出不穷,经销商叫苦连天。

前不久,几位白酒经销商还向大望财讯抱怨,如今有些白酒品牌价格下降程度不小,库存大的情况下销售也不理想。但是,也有部分酒企用财报证明,这半年他们过得还可以。

8月24日晚,A股上市白酒公司山西汾酒发布了2023年半年报。报告期内,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90.11亿元,同比增长23.9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67.67亿元,同比增长3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67.59亿元,同比增长35.01%。

有业内人士表示,如果按照上半年业绩增速来计算,山西汾酒有望在今年能拿下第一个“300亿”营收。可是,回看最近几年财报中30%以上的增长率,山西汾酒此次营收增长23.98%这一数字并不抢眼。

汾酒销量增长

主营产品却价格倒挂?

通过财报可以看到,2021年上半年山西汾酒营收为121.2亿元,同比增长75.51%;净利润为35.44亿元,同比增长117.54%;于2022年上半年,该公司营收为153.3亿元,同比增长26.53%;净利润为50.13亿元,同比增长41.46%。

事实上,自2022年开始,山西汾酒的业绩增速其实已经开始放缓。于2022年,该公司实现营收262.14亿元,同比增长31.26%;净利润80.96亿元,同比增长52.36%。但在2021年该公司营收、净利分别同比增长42.75%、72.56%。

到了2023年一季度,山西汾酒的业绩增速再次下滑。财报显示,期内该公司营收为126.8亿元,同比增长20.44%;净利润为95.83亿元,同比增长29.89%。要知道,一季度是白酒销售最旺的季度。

但从产品销售情况来看,今年上半年汾酒旗下产品销售数据依然有所增长。这也与春节、聚会等消费场景的恢复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据了解,于2022年上半年,汾酒旗下汾酒系列、竹叶青酒系列、杏花村酒系列累计销售收入达到152.27亿元;但在今年半年报中,汾酒并未按产品种类披露销售情况,而是将产品分为中高价种类和其他酒类,其中每升为130元以上的产品被划分为中高价酒类,两种酒类销售额分别为139.95亿元、48.93亿元,累计销售额达到188.88亿元,同比增长24.04%。

截图自山西汾酒2023年半年报

按地区分布来看,山西汾酒上半年省内市场销售收入为75.37亿元,省外市场销售收入为113.5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33.77%、18.33%。

对此,有业内专家表示,随着汾酒品牌价值的升级,青花汾酒在次高端的全国放量、汾酒在长江以南市场的大面积推广、高端产品与省外市场的发展都带动了山西汾酒业绩与利润的高增长。

对于青花汾酒2023年全年的销售额,山西汾酒管理层非常有信心,并在公司于5月召开的2022年股东大会上表示:“会集中公司所有管理力量聚焦到青花20、青花30这两个产品上,青花汾酒会如期完成全年增长目标,且增速会超过汾酒的所有品类,也会比相应的对手高一些。”

但是,今年上半年关于山西汾酒旗下产品出现“价格倒挂”的消息层出不穷。据南方都市报等媒体报道。今年5月22日,山西汾酒股价闪崩,盘中一度跌停,降至今年以来价格最低点209.05元,当日跌幅3.14%,收盘价224.99元。汾酒在回应媒体采访时否认了产能利用不足的说法,但也指出“部分市场或存在批发价与终端价倒挂的情况,但是总体还是比较稳定的”。

此外,山西汾酒旗下部分产品销售情况也不如从前。根据泸州·中国白酒商品批发价格指数办公室发布的数据显示,5月上旬汾酒价格环比下跌0.21%,下旬下跌0.13%,6月份汾酒下跌0.54%。

通过“今日酒价”公众号也能看到,汾酒部分产品价格远低于官方指导价。以山西汾酒主营产品之一的青花30为例,于9月20日,青花30(复兴版)53度/500ml的市场价格为780元/瓶,而京东官方零售价、淘宝原价分别为1199元/瓶、1507元/瓶,目前两平台活动价分别为1099元/瓶、1157元/瓶。

与此同时,市场上还传出汾酒将上调主要产品出厂价的消息,设计产品包括53度青花20、42度青花20、青花30复兴版、850ml青花30。虽然当时汾酒方面并未明确回应该消息的真实性,但在白酒营销专家、知名白酒分析师蔡学飞看来,汾酒提价是其主品牌价值提升的结果,更多的是为了在白酒行业调整周期中梳理渠道利润结构、提振产品市场信心等,甚至可以看作是汾酒强势市场地位的体现,也是汾酒竞争力不断增强的结果。

不过,听到风声的经销商们却开始“杯弓蛇影”。一位不愿具名的酒类经销商向大望财讯表示,提价必然会对酒商们产生影响,经销商担心下一批货是否会提价,所以会提前压下一批货,这样必然会加重酒类销售淡季的存货压力。

针对产品价格倒挂等问题,大望财讯向山西汾酒发出采访函,但截至发稿仍未得到企业回复。

此外,目前中国白酒集中化、品牌化、高端化趋势进一步凸显,汾酒还在强化终端管理与拓展,优化经销商队伍时,但头部酒企们已经不满足于现状了。

白酒市场动荡下头部酒企持续发力

汾酒还能突出重围吗?

自2022年开始,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等多家酒企相继宣布了新增投资及相关产能扩张计划。

其中,2022年白酒行业第一个宣布扩产计划的就是贵州茅台。1月26日,贵州茅台宣布决定投资41.1亿元实施“十四五”酱香酒习水同民坝一期建设项目。据悉,该项目建设地点位于贵州省习水县同民镇,项目建成后可形成系列酒制酒产能约1.2万吨、制曲产能约2.94万吨、贮酒能力约3.6万吨,建设周期为24个月。

2022年4月,舍得酒业发布公告成,公司拟投资建设增产扩能项目,预计总投资70.54亿元,建成后,公司预计将新增年产原酒约6万吨,新增原酒储能约34.25万吨,年新增制曲产能约5万吨。

2022年11月,五粮液子公司拟投资约48.6亿元投建扩产项目《10万吨生态酿酒项目(二期)》,建设内容主要包括15栋酿酒车间、8栋收酒房及相关配套设施。

据不完全统计,仅2022年一年,上市白酒企业扩产共计投资额就超过了400亿元。但事实上,近年来白酒产量实际呈现下降态势。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2021年我国白酒产量分别为1358.4万千升、1198.1万千升、871.2万千升、785.9万千升、740.7万千升、715.6万千升。

在中国酒业智库专家欧阳千里看来,酒水行业长期处于“优质产能稀缺,整体产能过剩”阶段,其中优质产能不仅是指品质好,还要有品牌力。行业未来发展趋势是“强者恒强”。

不过,山西汾酒也曾是“强者中的强者”。据了解,山西汾酒是第二只股价超过500元的白酒股。在2020年年初,汾酒股价只有88.8元/股,在2020年3月5日之后其股价突破100元/股,成为“第五支百元白酒股”。在2020年年末,其股价也只有303.8元/股。但到了2021年6月初,山西汾酒的股价就冲到503元/股。

但这种股价增长并未持续下去。自2022年9月30日汾酒以302.89元/股收盘后,其十月份股价一直呈现下跌态势,一度跌破300元大关。在2022年11月、12月,汾酒股价有过一段小幅回升,但股价最高也只有305元左右。

进入2023年,汾酒的股价如坐滑梯般开始一路下滑。截至6月30日,汾酒上半年股价累计下跌近100元,跌幅为34.3%。

持续低迷的股价已经引发投资者不满。5月11日有投资者提问山西汾酒“公司在维护股东利益方面有什么举措?”而山西汾酒只是给出和2022年业绩会上同样的答复:“公司将积极响应市场变化,加强价值管理,主动优化精细化管理,提高公司高质量发展水平。一直以来,公司坚持现金分红,这样做是为了充分维护股东,尤其是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未来将根据公司经营情况,结合相关制度,在保证公司正常经营与长远发展的基础上,制定更加合理完善的现金分红政策。”山西汾酒称。

于7月3日,汾酒的股价再次创下新低,达到183.95元/股。如果从去年7月1日的盘中高点333元计算,山西汾酒的总市值已经蒸发超千亿。但在此之后,汾酒股价开始回升。截至9月20日收盘,该公司股价报248.04元/股,较7月3日最低点上涨38.84%,但较其503元/股的价格仍有很大差距。

实际上,在目前的国内白酒消费市场,相比香味馥郁的浓香型白酒和口味醇厚的酱香型白酒,山西汾酒所代表的清香型并不算是主流。中国酒业协会数据就显示,当下的清香型白酒市场份额在15%左右,位于浓香型和酱香型之后。

作为清香型白酒龙头,某种程度上来说,山西汾酒的经营走向就意味着整个国内清香型赛道的发展。而在本就不高的香型市场中,山西汾酒冲刺前三的目标更是难上加难。

在蔡学飞看来,目前存量挤压市场环境下,汾酒的增速相较于过去放缓,这可能也意味着山西汾酒超高速增长阶段的结束。随着全国市场布局完成以及产品结构持续升级,汾酒需要更加关注青花汾酒的价格刚性,以及如何在中端、保健酒、国际化等市场补充完善产品结构,从而获得新的市场增量。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则称,目前酱香往大众化走,浓香和清香往高端、次高端走,整体去看的话,清香会跟酱香一起,进一步蚕食浓香的市场份额。

“回到汾酒这家公司,其实它整个高端系列在华北区域如北京的占比还是比较高的,也就是说,高端的清香酒还是较受市场认可的,虽说现在青花30出现价格倒挂,但这是基于汾酒这家公司杠杆的变化而产生的结果,所以整体看的话,我觉得清香高端化及次高端化将是未来的行业趋势。”朱丹蓬表示。

不过蔡学飞认为,山西汾酒要挤进行业前三并非易事,依然面临着清香型白酒的品质教育与品类价值提升。虽然近几年清香型白酒行业占比从12%提升至17%,但与酱香以倍计的增幅和浓香近50%的占比来看,依旧“火候未到”。未来,汾酒应自上而下,由内到外进行一场大变革,唯有这样才有可能树立高端产品形象来争夺白酒前三的位置。

举报/反馈

大望财讯

9730获赞 775粉丝
大含细入,众望所归。读懂财经大小事。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