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闻记者 | 查沁君

界面新闻编辑 |

1

棋类培训赛道闯入新玩家。

9月16日,在杭州天元大厦,火花思维正式对外推出其围棋产品,面向6-12岁儿童,以天元大陆的故事为纲,提供大小班双师直播课堂。会上,该公司还宣布成为中国国家围棋队官方合作伙伴。

不同于音乐、美术等非学科培训项目,围棋属于体育运动,归国家体育总局管。成立于1961年的中国国家围棋队,曾诞生过数十位围棋世界冠军。

在9月23日即将开幕的第19届杭州亚运会上,中国国家围棋队总教练俞斌将带队出征,国家男队成员杨鼎新、李钦诚、赵晨宇、芈昱廷、杨楷文、柯洁等,国家女队成员於之莹、吴依铭、汪雨博、李赫等运动员将分别参与角逐男子团体、女子团体、男子单人三个项目的金牌。

这也是围棋项目时隔13年后重返亚运会。

作为国粹之一的围棋虽然历史悠久,但围棋培训的商业化进程却相对缓慢。

20世纪90年代末,“棋圣”聂卫平创办了中国第一家围棋培训学校聂卫平围棋道场,培养了柯洁、辜梓豪、周睿羊、檀啸等26位世界冠军及全国冠军和总计285名职业棋手。

“早期围棋培训更偏向于冲段、竞技属性强。”火花围棋负责人刘晓宇对界面教育表示,“孩子们学到五段、六段,就像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年到头就只有20个左右的职业棋手。”

2005、2007年,弈学园、真朴围棋成立,开启少儿启蒙阶段的围棋培训。2015年,爱棋道成为最早一批在线围棋培训的机构,该公司后被好未来(NYSE:TAL)收购。

“双减”后,非学科类教育市场成为转型首选,包括新东方(NYSE:EDU)、网易有道(NYSE:DAO)、作业帮等多家大厂均提供围棋培训业务。

其中,有道纵横棋院已成为北京、安徽、江苏棋院的定级线上考点,通过考试后可获得与线下定级赛同等效力的等级证书。网易有道在今年二季度财报上透露,其编程和围棋课的留存率不错,进阶班的续报率接近70%。

目前国内围棋培训还是以线下机构为主,但线下培训机构成本高、师资局限等问题亟需改善。线上围棋培训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了物理性障碍方面的痛点,向线上转移成为围棋培训的重要趋势之一。

聂卫平围棋道场CEO赵哲伦在接受创业邦采访时称,目前全国每年参与考级的适龄儿童用户约400万,年龄在4-12岁之间。每次考级都会给通过的小棋手发放证书,每年发放约150万张。围棋培训费用约每年一万元,市场规模每年至少300亿元。

相比美术、音乐等普及度更高的非学科类培训,围棋相对小众,从培训效果来看,其带给家长和孩子的回报并非立竿见影。但就项目本身而言,围棋不但能提升孩子的思维能力和思考方式,更能锻炼孩子的稳重、冷静的性格,这是少有素质教育项目能给孩子带来的帮助。

政策扶持力度的加大也为围棋培训添了把火。

比如围棋特长生具备一定的升学优势,在体育单招中,持有国家一级运动员(含)以上等级证书的考生,可在院校文化成绩最低录取控制线下分别降低30分、50分录取。近年来,杭州、广州、上海、长沙、开封、衢州、西安等多地均有针对围棋特长生的招生计划。

围棋大范围出圈还要追溯到六七年前,由谷歌研发的人工智能机器人阿尔法围棋(AlphaGo)接连战胜了人类围棋顶尖选手李世石、柯洁等人,也引发了人工智能对围棋行业影响的讨论。

“2016年,AlphaGo出现的时候,我非常惊讶,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中国围棋协会主席、围棋九段棋手常昊在会后群访中称,“不可否认,这对整个围棋职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但我们无法改变历史,只能适应历史潮流。”

在常昊看来,AI反而验证了围棋的复杂变化,以前人类下围棋只能靠经验积累,无法用庞大数据去计算,而如今AI打开另外一个窗口,就像探测器一样,可以了解更广阔的世界。

“在这个过程中,也很考验棋手的训练方法和认知能力。我们既要学习AI,但又不能去模仿,去死记硬背。”常昊称。

目前,AI在围棋上的应用,更多扮演的是个性化的“助教”角色,根据学生的水平和进步为他们提供定制化的训练计划。通过自适应学习,AI还可根据对手的水平和策略进行调整,提供更具挑战性的对局。

在日常训练中,每盘棋结束后,AI还能出具复盘报告,甚至分析每下一步棋最终的结果和胜率,再基于学员平时的教学表现,通过教师打分,最终形成人与AI合作教学的结果。

谈及当前围棋培训遭遇的困境,多位受访者均提到师资短缺、课程标准化的问题。

“没有这么多有段位的老师。”刘晓宇对界面教育表示,围棋师资短缺与供给端不足有关,目前国内仅南京工业大学浦江学院开设有围棋专业。

刘晓宇介绍,以火花思维为例,其有将近六七十万的正价课学员,以小班课的形式计算,每位老师的服务半径约百人左右,后续还需通过培训提供更多师资,“三个月培训,老师能达到一段的能力。”

其师资来源一方面是从事多年围棋教学的老师,一方面是教逻辑思维的老师转型而来。在刘晓宇看来,围棋也是对孩子逻辑思维的训练,“所以他们教起围棋也没有太大问题。”

常昊也表示,几年前中国围棋协会已经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做师资培训,培训考试完之后,学员可以拿到中国围棋协会颁发的官方证书。

在他看来,未来如何形成一个制度化的围棋进校园规范,进校园之后怎么更好地棋教融合,跟当地的教育局、学校达成更好的合作,尤为重要。

师资之外,由于开设围棋培训对场地的依赖性较低,导致入行门槛低。往常一副棋盘、两盒棋子,老师就能在自家客厅给孩子上围棋课,也不需要任何资质上的认证就能开始招生,导致市场机构鱼龙混杂。

“我们也在积极探索,如何更好地净化、规范围棋培训市场。”常昊坦言,“只有把这个做好,才能有更多青少年来学习围棋。”

举报/反馈

界面新闻

2740万获赞 320.3万粉丝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界面新闻官方账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