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山东临沂大学邢教授跑一个月外卖写调研文章的事情引发大量关注。其实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似乎每次有教授、博士、研究员或者体制内干部体验送外卖都能成为一个热点,也不知道是这份职业的幸运还是悲哀。

在每一个体验者的口中,送外卖都是辛苦的,而且收入非常低的,仿佛只要踩一脚外卖行业就能感受到其他职业的优越。邢老师手握送外卖体验卡,表示在1个月跑了2000多单,敲了2000多户门,平均每天骑摩托210公里、步行32000步、爬110层楼,只赚了7000来块。在遭到质疑后又在采访中表示:“2000多单并非精确的统计,是根据收入反推的估算,除了单子本身的价格,收入还包含平台的跑单奖励、天气补贴等。”

本以为这份体验的数据是精准的,没想到体验者也会有臆想的推断,这着实不符合实验的严谨性。有记者去采访了邢老师所在的站点,系统数据显示在28天里,他一共完成了365单,收入是4348元。这么算下来,他平均每单收入12元,与他分享时,每单3.5元的差别还是有亿点大了。

其实也挺有趣的,一个大学教授的头衔吸引了大众的目光,一份送外卖的职业产生了人物反差。他真的有在从事这份工作吗?如果说没有,那委屈他这28天了,但真的说有,那对这份职业的体会也算不上多。虽然在大部分人心中,送外卖只要有手机、一台电瓶车,再配合丰富的电瓶车驾驶经验,就能够原地上岗,是一份门槛不高的职业。但门槛低代表没门槛,入行容易精进难才是常态

晒出的图片、辛苦的演说让他陷入了浓浓的自我感动情绪,愿意“屈尊降贵”送外卖体验“底层”人民的艰难,真是太辛苦了呢!

在他的内容里,我感受到了知识分子那种无处不在的傲慢,打着体恤“众生”的名义,这里评头论足处处批判,用精英的视角凝视这份职业。邢老师的实践是站在自己角度的实践,从不是需要这份职业人眼中的实践,叫苦叫屈也是对比了教授这份职业在大众心中的地位。

你在大学教书,我在街头送外卖,我们都有美好的未来,别再来对我的生活指手画脚。

举报/反馈

照理生活

343万获赞 30.7万粉丝
专业解析百姓生活相关的问题,服务百姓生活
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