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李丽
继《消失的她》《八角笼中》《封神第一部》后,暑期档又一部爆款电影出现了。取材自境外网络诈骗案件的《孤注一掷》在点映期间便备受关注,上映之后更是引发社交平台的激烈讨论。截至8月12日10时,该片,累计票房近13亿元。
作为一部成功的“反诈宣传片”,《孤注一掷》从剧情到表演都受到了观众的普遍好评。社交平台上,关于该片的讨论也登上了多个热搜榜。羊城晚报记者近日采访了导演兼编剧申奥,邀请他揭秘影片的拍摄内幕,并对观众热议的问题进行解答。“拍这部电影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反诈工作真的很辛苦,但其实很多案件是完全可以通过我们的自律和警惕去避免的。”申奥说,希望更多的人通过观影提高反诈意识。
采访受害者,跟着反诈斗士去一线
羊城晚报:作为导演和第一编剧,您创作《孤注一掷》这个故事的初衷是什么?
申奥:在拍完第一部电影《受益人》之后,我开始寻找第二部电影的题材。当时我看到一则新闻,有个境外诈骗集团绑架程序员、雇佣美女,向境内伸出魔爪骗钱。因为这则新闻,我开始想做这个题材。
羊城晚报:这成了《孤注一掷》的一条主线。还有另一条主线——阿天因为网络赌博和网络诈骗泥足深陷,有原型吗?
申奥:我听了很多故事,包括一个朋友的朋友的故事。他当初因为网络诈骗损失了50万元,后来自杀了。这个故事对我有很大的冲击,我意识到网络诈骗不光是要钱,它还能要命。因为这个故事,我正式决定把这个题材拍成一部严肃的犯罪电影。
羊城晚报:你们在创作剧本的过程中进行了大量的调研?
申奥:我们参考了很多调查新闻,也采访了很多受害者,包括被绑架最后成功逃脱回国的幸存者。我们还采访了奋战在反诈一线的公安干警,甚至跟着相关部门的反诈斗士到反诈一线去进行调查和抓捕。
羊城晚报:大量调研之后,对这个题材有什么新的认识?
申奥:最大的感触就是每一个受害者背后其实都有很多人,他的亲朋好友都会因此产生一个很长时间的连带伤。这些案件背后,其实是一个又一个家庭、一段又一段感情的崩盘。
还有一个感触,反诈工作开展起来好难。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境外一些地区连最基本的网络都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些高科技破案手段根本无用武之地。
羊城晚报:电影中的很多场景已经让人觉得很残酷,比起真实的案例又如何?
申奥:电影的尺度还是非常克制的,我们在很多方面都是点到为止。实际案例比我们拍出来的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要黑暗、残酷、惨烈百倍千倍。
张艺兴很敬业,厕所捞纸吃是实拍
羊城晚报:张艺兴在片中扮演潘生,一个被骗到诈骗集团的程序员。他经历过虐待,也受到过诱惑,但一直没有放弃重获自由的心。为什么想到找他来演这个角色?
申奥:我刚开始想的是,能不能找一个让大家没有固定印象的演员?然后我就想到了他。我以前不认识艺兴,但跟他接触之前我看了他的很多访谈。我发现他身上有一股很辣的劲,很直率,又有点执拗,甚至还有点一根筋,这些特性都跟潘生很贴合。
让这样一个浑身带着阳光的人,投入一个黑暗的世界里,我觉得这是我想要的戏剧效果。
羊城晚报:如何评价张艺兴这次的表现?
申奥:非常自然、松弛和逼真。艺兴平常没戏的时候,会穿着戏里的衣服在片场溜达,甚至没人认出他。
羊城晚报:除了造型帮助,他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申奥:我给过他海量的资料,没想到他会真的看。过了几天,他就跟我说:导演,我大部分都看过了,我有这样那样的构思和想法。
他自己设计了很多东西。比如他在片场会把背弓起来,脖子前倾。因为他观察到很多程序员面对屏幕久了都会有这样的姿态。他走路的时候还会特意有一些外八字,看起来四肢不是很协调的样子。
羊城晚报:片中潘生逃生失败、被打断腿的那一幕,很多人看得都倒吸凉气。这场戏看起来很逼真,拍摄时的情形是怎样的?
申奥:那场戏挺难拍的。我们本来准备了护具给艺兴,但是拍摄的时候出了一点小意外——护具掉了。正常来说,这种情况下演员会喊“cut”,但艺兴没说,大家也都没注意到,等到拍完整条冲过去一看,已经来不及了。我记得当时艺兴还在问我:“我表现好吗?不好就再来一条。”他甚至提出不要护具了,免得后期制作还要处理掉。他真的很敬业,当时在场的工作人员都很动容。
羊城晚报:还有一场戏,潘生把求救纸片撕碎了扔进肮脏的公用马桶,结果没水冲,情急之下他把碎纸片捞起来吃了。那一幕是怎么拍的?
申奥:实拍的。当然我们的道具都先消毒过。后面有一幕是阿才把手指伸到潘生的嘴里检查,拍之前孙阳也一直在用酒精消毒手指。
其实我们原本准备了一张翻糖做的纸,结果发现翻糖沾水之后会掉色,最后只能用真纸。艺兴二话没说,把纸片捞出来就放嘴里了,我们在监视器前都以为他吞下去了,拍完他嘴一张——纸片还在。观众看着很脏,其实道具都是染色处理的,所以看起来比较逼真。
孙阳演尸体,两分钟眼睛一眨不眨
羊城晚报:王传君在片中饰演诈骗工厂的主管陆经理,这个角色在社交平台引起很多讨论,网友开玩笑说请警察查一查他,因为他演反派实在演得太像了。当初怎么想到请他来演这个角色的?
申奥:传君和孙阳都是我的朋友,我好像比较喜欢请熟人演戏。大家喜欢他们的表演,因为他们做到了跟角色很“贴脸”。我自己也特别欣赏我们这次所有的演员,他们的表演我很满意,甚至有一些意外。
羊城晚报:陆经理这个角色并不是那种刻板的反派,王传君是怎么建构这个角色的?
申奥:我们最初研究角色的时候,就觉得他不见得要张牙舞爪、凶神恶煞,更应该体现出一种内在的阴冷的气质。
传君有很多各个圈层的朋友,跟他讨论角色的时候,他经常会拿自己或者朋友的经历来举例。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人不是这样的”。所以我们很多时候并非围绕台词和行动在讨论,而是围绕人本身。
羊城晚报:孙阳饰演的打手阿才也受到了很多赞赏。他在片场是什么状态?
申奥:孙阳是一个表演方式跟别人不太一样的演员。每天到达片场后,他就成了阿才——不跟其他人谈笑,甚至不吃东西、不喝饮料。有一次现场很吵闹,他突然说“安静一下”,那些群演就跟戏里一样马上就听他的话了,很有意思。
阿才被击毙那场戏,孙阳的眼睛大概两分钟都没眨。我的监视器里看到大家在摸他脉搏、在翻他的时候他都没动,就像真的尸体一样。我说,完了,是不是炸点装反了,把演员给炸坏了。过了很久他才眨眼,然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羊城晚报:片中阿才放走了梁安娜,很多网友都觉得那一刻是阿才的人性高光时刻。大家也想知道,他是不是暗恋梁安娜?
申奥:我们创作的时候并没有把这定义为爱情。其实我们给阿才写过完整的前史,曾经的受害者后来变成了加害者,他的过去其实就是潘生的今天。大家如果注意到他身上的疤痕,就会意识到他过去经历过什么。
有个网友说得挺好,那一刻他看似放走了梁安娜,实际上他是放走了他自己。
为保护反诈警察,隐去了原型姓名
羊城晚报:电影中咏梅扮演的反诈警察有没有现实的原型?
申奥:有原型,我们原本还想把她的照片、名字和成绩在片尾向观众公开,但是为了保护她,最终还是隐掉了她的名字,让她变成了一位无名英雄。
其实这个角色最开始在剧本里是一名男性,但我们交流的第一位反诈警察就是女性。在跟她聊天的过程中,我们也慢慢了解到反诈警察除了神勇以外,还需要睿智、冷静、细心。最后我们决定把这个人物调整成一名女性。
羊城晚报:赵警官这个角色很冷静,也很温柔,但面对危险的时候也会惊慌。
申奥:我想打破观众对于警察,尤其是女警察的固有印象。我们接触和采访的女警察,不穿警服不说案情的时候,跟其他行业的女性没有什么区别。秉着真实的原则,我们把最后的动作戏变成了一场人性信任的较量。所有的反转都在人心里,不在拳头上。
羊城晚报:赵警官对于片中的梁安娜和阿天的女友宋雨这两名女性角色来说,也是一个引导者。
申奥:她就像一个妈妈。有一场戏她们三个在医院里,我们特地让她们三个都扎了一样的马尾,都没有化妆。这就像一位母亲面对自己的两个女儿,一个好孩子和一个“坏孩子”。
羊城晚报:宋雨后来当上了反诈宣传的志愿者。作为受害者的女友,这个角色的戏份很多,为什么?
申奥:正如我之前说的,每一个受害者背后都有一个家庭。受害者的个体可能有人性的缺陷,比如贪婪、盲目、自大,但受害者的家人是无辜的,他们可能在很长的时间里都很难治愈自己。
女朋友这个身份,其实决定了宋雨随时可以抽身,但是她没有。由于他俩曾经的感情,她太想搞清楚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在后面设计了一场宣讲会的戏,每个人都现身说法,把自己的经历分享给更多的人。在这个宣讲会上宋雨说的那些话,其实就是我们最想跟所有观众说的。她是我们的“嘴替”。
要自律和警惕,提高自身“免疫力”
羊城晚报:电影里王大陆饰演的受害者阿天是条很重要的故事线,但有观众质疑,像他这样各方面条件都很好的大学毕业生,怎么会陷入赌博诈骗的陷阱?
申奥:警察在跟我们交流的时候说过,受害者受骗并不取决于年龄、性别、受教育程度。一个平常很有警惕性的人也会被骗,就是犯罪分子找到了人性的弱点而已。比如阿天的弱点就是非常自信、非常盲目、缺乏警惕性。我希望观众能通过阿天这个角色直面自己人性的弱点。
羊城晚报:在真实案例中,像阿天这样的受害者多吗?
申奥:恰恰像阿天这样家境优渥、从小被保护得很好、内心很有安全感的孩子,更容易对他人抱有信任,所以也更容易落入圈套。
我们筹备的时候采访了一位二线城市的警察,刚见面他就满头大汗地说:“哎呀,我刚处理完一件事,就是有大学生因为受到网络诈骗而自杀。”当时我就觉得拍一个这样题材的电影太有必要了。
羊城晚报:除了展现诈骗的危害,影片还想向观众传达怎样的价值观?
申奥:其实我们就两个主题,一个是关于信任,一个是关于贪婪。所谓信任,就是什么才是值得你相信的东西。潘生跟安娜这两个角色犹如困兽,但他们两个之间还是建立起了一种信任,因为他们相信对方心里是有良知的。阿天那条线也是一样,他的爸妈和女友都在劝他,但他却选择相信网上那个他不认识的人,相信对方可以带着他发财,那个人激活了他心里那个叫贪婪的魔鬼。
情节的反转我们已经看过太多,所以我这次更想体现的是人性反转的那一瞬间。
羊城晚报:目前电影取得了很好的票房成绩,这在你预期之内吗?
申奥:完全在预期之外。其实这是一部中小成本的电影,我们拍摄的时候就不敢对票房预期太高。最早还有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个小众题材,因为被诈骗过的人毕竟是人群中的少数群体,特别是跟有过爱情或者亲情经历的人相比。但现在的市场反响印证了我们的决定是正确的,其实这是一个受众很广泛的题材。
羊城晚报:影片结尾留了一个悬念,这是否意味着还会拍续集?
申奥:其实并没有拍续集的计划。最后那个镜头,我们想表达的是网络诈骗很难根除,还是需要我们提升自身的“免疫力”。
拍这部电影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反诈工作真的很辛苦,也牵扯了很大一部分警力,但其实很多案件是完全可以通过我们的自律和警惕去避免的。所以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让大家提高反诈意识。(更多新闻资讯,请关注羊城派 pai.ycwb.com)
来源 | 羊城晚报·羊城派责编 | 邵梓恒校对 | 苏敏
举报/反馈

羊城派

526万获赞 35.6万粉丝
广东省权威移动发布平台
广东羊城晚报旗下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