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蒙古国总理访问美国,签署“开放天空”民用航空协议深化稀土等关键矿产的合作,是此次美蒙双方高层接触的讨论重点。尤其在稀土等关键矿产资源方面,面对中国对稀土出口的管制,以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正不断寻找和打造新的稀土供应链,以减轻对中国的依赖。蒙古国对其而言,无疑有着重要的战略资源价值。
蒙古国地质勘查工作起步较晚,上世纪九十年代,蒙古国为吸引外资先后颁布了涉及矿业的两大法律,即《蒙古国外国投资法》和《蒙古国矿产资源法》,同时也颁布了一系列的优惠政策给外国投资公司。一时间,大批国内外资本纷纷涌入矿业领域,使蒙古国的矿业得到极大的发展,蒙古国丰富的矿产资源也展露世间。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球的112个国家的13000多个公司在蒙古国成立分公司,著名的包括英澳的力拓集团拿下奥尤陶勒盖金铜矿、法国的欧安诺集团拿下了蒙古最大的铀矿--珠维持敖包铀矿、中国的紫金矿业拿下哈马戈泰铜金矿……
在稀土资源方面,根据蒙古国公布的数据,该国已确认的稀土储量高达3100万吨,占全球现有稀土储量的五分之一。目前,蒙古国已确认的稀土矿床有五处,稀土矿点和稀土矿化区分别达到了71处和260处。如此丰富的稀土资源,使得蒙古国成为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稀土储量国。
有媒体报道,蒙古国南戈壁省的霍特戈尔地区,一家澳大利亚公司发现一处稀土矿,矿石资料显示,这可能是全球最大的未开发稀土矿床。储量超过0.4%品位的矿产资源估计有2.75亿吨,平均品位高达0.91%。以稀土的氧化物计算,该地区的稀土金属储量约220万吨。高品位稀土储量估计约4000万-5000万吨,稀土氧化物品位达2%。
值得一提的是,南戈壁省与中国内蒙古包头市等地接壤,而包头市有中国最大稀土矿白云鄂博矿。霍特戈尔地区的这座稀土矿,可能是白云鄂博矿脉的延伸,只不过那部分在蒙古国境内。
不仅如此,蒙古国在其他矿产资源的勘探上也有了重大发现。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蒙古国现在已经发现的金属矿包括铜矿、铅矿、锌矿、钼矿、镍矿、钴矿和铝土矿等,已经发现的矿床就有421处之多,尤其以铜矿更为广泛。如力拓开发的奥尤陶勒盖(Oyu Tolgoi)铜矿在解决了所有税收纠纷的问题后,有望在2023年成为世界第四大铜矿。
无论是西方的欧美国家,还是东南亚的韩国和日本,蒙古丰富的资源,尤其大量、高品质的稀土矿都为他们寻找新的矿产来源,逐步摆脱对中国稀土的依赖提供了可能性。
而长期以来,蒙古国在地质勘探方面缺乏专业队伍和基础设施,技术装备落后,地质勘探水平总体较低,很大程度上也制约了矿产业的发展,蒙古政府也一直在寻求外力的帮助。
但摆在面前的问题是,蒙古国是无出海口的内陆国家,缺乏海上运输通道。要想使其出口的矿产资源能够走出去,必须采取空运才行,而空运绝非长期的且高效的运输方式。即便是能得到俄罗斯和中国的允许,可以通过两国对外运输。对于稀土矿的加工,也将是蒙古国面临的另一个难题。有报道称,蒙古国将邀请澳大利亚为其稀土矿的加工提供技术支持。但是,根据目前澳大利亚的提纯技术各项指标显示,其稀土萃取率只能达到85%。
虽然西方国家已经万分期待,有的进行实地考察,有的出技术,有的投资,但蒙古国会不会成为西方国家的稀土“储备箱”,现在仍很困难。
举报/反馈

矿业汇

0获赞 3.2万粉丝
专注矿业行业的垂直新媒体社交平台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