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2日,有消息表明,美国联邦宣布将召集专家成立美国债务上限工作组,以避免未来可能再次出现债务上限危机。

据悉,美国联邦是在美东时间7月20日紧急发布的这一消息,该工作组将由白宫法律顾问斯图尔特·德勒里和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莱尔·布雷纳德共同主持,成员包括美国财长珍妮特·耶伦、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管理和预算办公室主任沙兰达·杨以及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伯恩斯坦。

相关人士认为,既然之前的债务上限危机已经过去,就有必要探索所有法律和政策选择,以防止国会再次劫持美国国家债务的全部信心和信誉。美国债务上限工作组将分析与债务上限边缘政策相关的经济和金融危害,以防止未来出现任何债务上限僵局,进而让此前多次上演的美国债务上限僵局成为过去式。

据悉,美国债务上限工作组将在第一次会议上与四位法律学者进行磋商,其中包括哈佛法学院名誉教授劳伦斯·特赖布(Laurence Tribe)和摩根士丹利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塞斯·卡彭特(Seth Carpenter)等人。BWC中文网国际财经团队独家分析认为,上述关于美国债务上限的最新进展,传递出至少三个美国经济在债务领域的服软信号。

我们知道,今年1月至6月初,一场旷日持久的美国债务上限僵局最终是以将美国联邦将2024财年的支出维持在今年的水平,允许2025财年的支出增加1%。并预计10年内减少约1.5万亿美元的预算赤字为条件,进而美国国会才与白宫达成的将暂停债务上限的时间延长至2025年1月1日。

然而截至7月22日,美国联邦债务总额已高达32.6万亿美元,也就是说在6月初达成债务上限以来,一个多月的时间,美国的债务总额就已经从31.4万亿美元增加了1.2万亿美元。并且美国财政部7月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美国联邦6月预算赤字为2280亿美元,同比增长156%。按这一债务和赤字增速,预计白宫可能将很快在花费上超出6月与国会达成的削减债务赤字的协议。

届时,美国国会可能还会以此对美国债务上限提出质疑。这也成为白宫需要紧急成立债务上限工作组的原因之一。也预示着,美国债务上限之争还远没有结束,并且从该小组的成员来看,除相关经济学家之外,相关法律人士也赫然在列,并邀请了哈佛法学院名誉教授则说明,白宫可能试图通过在法律层面寻求可以使债务上限不再受到国会制约的某种可能。

与此同时,根据最新的债务上限时间是被延长到2025年1月1日来看,白宫当前成立债务上限工作组,似乎正在寄希望于2024年10月至2024年底之前,这一最为重要,同时也是非常敏感的时间窗口期,不要再次发生债务上限的纷争,以为白宫现有经济团队赢得宝贵的时间周期。

因为,今年1至6月初发生的债务上限僵局纷争,关于美国面临债务违约,可能诱发对美国经济和白宫信用的挑战种种风险同样会发生2024年下半年,特别是2024年10月之后的窗口期。届时,一旦债务上限僵局纷争再次重演,正如美国财长耶伦多次警告,美国或将出现空前的经济和金融灾难,这也是白宫想要继续借新还旧,不断使美国债务膨胀的核心逻辑。

自二战以后,美国已经第103次提高债务上限,今天的美国经济,一旦离开债务已经寸步难行。因此,白宫为防止在2025年1月1日之前发生债务上限到期的种种不可预测的风险,不得不提前布局这一债务上限专家组。这也是美国经济发出的第一个关于美国债务的服软信号。

而对于美国债务经济模式来说,即使白宫与国会在2025年1月1日之前不再重演债务上限之争,但目前来看,这一模式未来能否持续已经存在巨大的疑问。我们知道,多年以来,美国财政部凭借美元储备货币的特殊地位,通过源源不断向全球兜售美国国债,而对冲其巨额赤字,并轻松获得物质财富。

也就是说,美国国会与白宫达成债务上限协议仅仅是美国能够继续向全球借债的第一步。而在债主层面,美国能否借到更多新的债务,则成为其债务经济模式的关键因素。

尽管美联储可以在货币宽松的时期,大量增持美国国债,并可以充当美国国债的最大买家和接盘者。但是需要注意的是,美联储目前依然处于货币紧缩周期,在美联储目前的高利率水平状态下,即使今年年内暂停加息,但根据美国财政部的数据,预计美国国家债务的利息支付将在12个月内达到近1.3万亿美元,有可能使债务利息成为美国政府最大的单一支出,并超过社会保障。

同时,尽管美联储在2020年货币宽松期间,增持了3.25 万亿美元的美债类资产,但自去年6月以来,通过缩表,美联储已经累计净抛售了6,64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一年间累计净抛售美债的比例超过20%,美联储也因此由美国国债的最大买家成为其最大的做空者,并且缩表还将持续。

正如我们多次提及,美联储并非美国经济和债务的美联储,作为多家银行组成的联合机构,逐利才是美联储的终极目标。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白宫最新组建的美国债务上限专家组的成员名单已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排除在外的深层原因。

而即使未来美联储重新回到增持美债的货币宽松状态,但如果仅靠美联储支撑的美国债务经济模式也不具备全球流动性。因此,假设未来美国不再出现债务上限僵局,美国能否向全球借到更多债则成为其债务经济模式能否持续的最核心的问题。

然而根据美国财政部7月19日公布的最新一期国际资本流动报告,该报告延后两个月惯例,截至今年5月,外资的美债持有量占美国联邦债务总额的比例已从2014年的33%下降至5月的不到24%。世界多国央行的美债抛售潮正在加速。

数据显示,5月至少21大债主集体抛售了美国国债。其中,日本,英国,澳大利亚,以色列等多个美国的传统盟友更是在美国5月债务上限僵局和银行业危机持续的过程中,大幅抛售美债。

特别是,作为美债最大的持有国,日本5月抛售304亿美元,日本成为5月美债最大的国际做空者,持仓降至1.0968万亿美元,相比于2021年曾一度达到1.3286万亿美元峰值,日本已经累计净抛售2318亿美债,累计净抛售比例约17.5%。

与此同时,美债的第三大持有国英国5月抛售了141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也就是说,仅日本和英国这两大债主,在今年5月就抛售了规模高达445亿美元的美国国债。美国的这两大传统盟友正在持续推动美国国债的历史性崩盘。

不仅于此,沙特,阿联酋,伊拉克这三大产油国在5月集体抛售了美债,并且这些产油国已经进入集体清算美国国债,不断剥离石油美元美债的周期。例如,全球最大产油国沙特目前的美债持仓已经由两年前1844亿美元峰值降至1113亿美元的低点,沙特已累计净抛售了731亿美债,累计净抛售比例高达近40%。

并且沙特主导的欧佩克+23个产油国,和此前退出欧佩克的印尼,卡塔尔以及南美石油出口国巴西都在纷纷向人民币靠近,增加用人民币开展包括石油交易在内的一系列经贸的机会。沙特更是多次宣称或将在未来某个时候终结石油美元协议,这就预示着沙特可能会做出清空美债的动作。

正如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前官员波扎尔称,我们正在见证石油美元的黄昏和石油人民币的黎明。同时,也可以看出,美债抛售潮已经扩散到包括美国的传统盟友和石油美元主导国等之前青睐美元的关键区域。这是高度依赖债务的美国经济和美元难以接受的事。这也是美国7月20日紧急成立债务上限专家组,并发出第二个服软信号的深层原因。

这样一来,作为全球最大的商品进出口国,以及最大原油进口国的中国,持有美债的情况就格外受到美国相关部门的关注。因为一旦中国清空美国国债,则预示着,沙特等越来越多的贸易伙伴会进一步加速彻底抛弃美债和美元,并加大在石油交易等多领域对人民币的使用力度。

而就在白宫7月20日宣布成立债务上限专家组的前一天,根据美国财政部7月19日公布的仅截至今年5月的最新一期国际资本流动报告,作为持有美债规模仅次于日本的美债第二大持有国,中国5月再次抛售222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持仓已降至8467亿美元的美国金融危机以来的历史低水平区间。

并且作为曾经美国国债的最大持有国,自2013年以来,中国已经由当时持有1.3167万亿美债峰值,累计净抛售了规模高达47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从长周期和总规模来看,毫无疑问,中国已经成为美国国债最大的国际卖家。

值得一提的是,数周前就有美国国会和华尔街相关人士已经建议,美国需要按时优先偿还中国持有的到期的美国国债。如果资金不足,可以动用美国国库中的8133.5吨黄金储备,向中国优先支付黄金,加以偿债。这样才能确保中国可能不会在短期内突然清空美国国债。不过,美国财长耶伦则对此回应,拒绝优先向中国还款。这就意味着,美国财政部拒绝向中国支付并运送黄金的提议。

BWC中文网国际财经团队综合美国消费者与商业频道及零对冲等多家机构的分析,一旦中国清空美国国债,或将成为引爆美国债务危机的金融核弹。这也进一步解释了,为什么白宫在中国已经累计净抛售4700亿美债的背景下,紧接着就宣布成立美国债务上限专家组,发出第三个服软信号的深层原因。

然而值得玩味的是,美国经济正在试图欠债到底,美国财政部自2020年以来多次暗示,未来某个时候或考虑发行100年期美国国债。高盛有分析师更是建议,可以发行1000年期的美国国债。对此,被誉为最有远见的华尔街商品大王,亿万富翁吉姆.罗杰斯不止一次警告,美国是全球最大的债务国,债务无处不在,印钞无处不在,这迟早都要付出代价。(完)

BWC中文网独家原创作品,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摘抄、摘编、洗稿、转化音视频等,否则将承担侵权后果。

举报/反馈

BWC中文网

1755万获赞 119.7万粉丝
全球财经驱动你世界。
北京融商网讯传媒科技有限公司官方账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