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有传言称,近期已有部分国有大行开始向符合要求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新增25年超长期贷款,且暂免支付利息。一石激起千层浪,此前还有消息称,上级政府要求各个融资平台统计自身的负债并且如实上报。这一数据将要报到更高的政府,而且要由地方政府长官签字来保证数据的真实性。

近年来,部分省市地方债务快速扩容。民生证券研报显示,2020年—2022年,地方债务年均增长10万亿元。2022年年末,地方债务(宽口径)总量突破90万亿元,为2015年的2.6倍。2022年末,江苏、浙江、山东、四川、广东为债务存量最高的5个省份,债务规模加总占全国总债务的39%。

但整体上看,目前我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安全可控。据财政部数据,截至今年4月末,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不包括隐性债务)余额约37.05万亿元,控制在全国人大批准的限额(42.17万亿元)之内。

如果说2022年是一众国内房企违约暴雷的高潮年,为了有效应对,层出不穷的地产托举政策将岌岌可危的房地产这艘航母拯救于悬崖边的话,那么2023年,面对超60万亿的地方债,各地的城投公司乃至政府如同再次做在火坑上,如何拯救这一颗潜在的大雷将贯穿2023年的始末。


压力,来到银行身上


7月5日,高盛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中国主要国有银行的地方债风险敞口过大下调了一众银行的评级,引发人们对银行若大规模承接城投债后如何确保自身安全的担忧。

7月4日中国银行天津分行与天津市政府签署全面落实战略合作协议全力满足天津市各级政府存量隐性债务还款计划调整的诉求。近一年以来,中国银行天津分行已为13家地方国企存量隐性债务完成还款计划调整,涉及金额64.46亿元。

7月3日浙江一高速公路项目银团贷款签约,合同总额32.7亿元,期限29年,由交通银行主牵头。

7月3日中国银行与河南省人民政府签署全面合作协议,未来五年内提供本外币合计一万亿元的意向性金融支持。此外,贵安新区、青岛西海岸新区、潍坊、烟台等多地接连获得国有大行授信签约。

6月12日辽宁省某高速公路PPP项目银团贷款签约,农业银行牵头,提供161.9亿元贷款,实现了44年超长贷款期限,利率低至2.99%。

……


悬崖边的典型:贵州城投二次违约

2022年的最后一天,贵州遵义城投155.94亿银行借款重组方案出炉,展期20年且前10年仅付息不还本,后10年分期还本。

面对这一史诗级的重组方案,就在大家以为贵州城投可以安然度过债务危机,没想到这一史诗级的方案也仅仅维持了半年,其于在2023年6月20日因未支付利息而再次违约。

这一次,据市场消息称,遵义道桥此次希望将已经展期的156亿元人民币贷款的利率再降低,至1%。

面对遵义道桥拟再次重组的诉求,第一次债务重组涉及21家银行,包括中信银行、贵州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兴业银行、光大银行等银行债权人一年损失的利息超过了6亿元,而面对减息至1%的新诉求,债权银行们再次面临着艰难的选择。

将短期高息贷款替换为长期低息债务,虽然帮助遵义道桥以“时间换空间”,缓解了一时的债务压力,却并未真正消除违约隐患。这也是遵义城投155.94亿债务重组后再度违约的真正原因。


城投信仰打破之忧

到目前为止,城投信仰还是如神话般坚定的存在,但是在信仰保持的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对于弱资质的城投如遵义地区的城投银行展期20年的突破天际的操作等也着实让投资人捏了一把汗。据不完全统计,超60万的城投债如何实现软着陆是市场投资人最关注的,因为如果城投债再出现一个类似一个恒大体量的企业暴雷而引发全面债务危机,将是中国经济不可承受之重。

目前,市场上对于城投债的担忧主要还是集中在地方财政收入减少所带来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具体来看,疫情三年,各地方政府的财政支出是刚性的,基本上没有保持平稳,考虑到疫情支出,财政支出可能还是扩大的,再加上整个房地产行业的流动性危机导致土地财政收入的减少,一正两负,导致财政赤字的扩大,严重影响地方财政的正常运行,而地方政府的信用在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城投的信用,这也是市场主体对城投担保的根本原因。


写在最后

7月4日,中国人大网发布《国务院关于2022年中央决算的报告》全文,报告中指出:有效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进一步压实地方和部门责任,建立健全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长效机制。督促省级政府加大对市县工作力度,立足自身努力,统筹资金资产资源和各类政策措施稳妥化解隐性债务存量,逐步降低风险水平。督促地方强化预算约束和政府投资项目管理,充分开展财政承受能力评估,量力而行开展项目建设,严禁建设形象工程、政绩工程以及脱离当地财力可能的项目。对新增、少报漏报隐性债务和化债不实等问题及时查处、追责问责。

地方城投自成立以来,伴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大量投资基建和房地产等领域,但由于市场竞争激烈和政策调整等原因,一些项目的回报并不如预期,加上近年来房地产市场因流动性困境而陷入短暂的低迷,多种因素叠加就导致了城投债目前所处的困境。

要扭转城投目前这种不利的局面,就必须转变经营模式,投资的项目需要注重收益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同时也要注重风险的控制,加大资产质量的检查和整治力度。同时,对于旧债可采用重组、展期的方式予以化解,多管齐下,才能有效化解城投债暴雷的危机,实现软着陆。

举报/反馈

投行风云

3.1万获赞 3196粉丝
分享掘金不良旅途的那些趣事!
金融行业执业者,财经领域创作者,活力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