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底,刚刚结束接近一个月的618大促递送,钟恩道看到了国家邮政局发布的最新监测数据:截至6月24日,今年我国快递业务量已达600亿件,比2019年达到600亿件提前了172天,比2022年提前了34天。
钟恩道刚刚踏入快递这一行时还是2007年,那一年,全国的年度快递业务量只有12亿件
16年后的今天,钟恩道已经在上海拥有了两家自己的快递网点,并从中通快递的加盟商,升级为中通上海管理中心的管理人员。
16年的快递行业历练,也让他见证了中国快递业尤其是民营快递企业的崛起,这背后则是中国消费规模和电商市场的不断壮大。
入行:加盟中通,从几十单到一百单
1987年出生的钟恩道是浙江桐庐人,目前被称为“三通一达”的申通、圆通、中通、韵达等民营快递巨头,创始人都是来自桐庐,他们最初也都是通过老乡带老乡加盟的方式,让快递网点的规模迅速壮大。
正是因为有共同的文化背景,也使得“桐庐帮”建立起的加盟制游戏规则,在特定时期的国内快递市场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还在桐庐的时候,一到放假亲戚朋友们回来,就听到他们讲快递的故事”,钟恩道回忆,从2007年开始,他也正式加入了这支快递大军,然后一干就是十几年。
当时,钟恩道的很多桐庐老乡都出去干快递了,他的父亲也成为这批人中的一员,2006年在上海嘉定区的马陆镇,承包了中通快递的一个快递网点。
一年后,刚刚20岁的钟恩道也来到了马陆网点,从业务员做起,半年后就开始帮助父亲管理网点。
“当时电商还没有起来,郊区又没有什么写字楼,所以派件基本都是工厂件,”钟恩道说,“那时候网点的业务量一天只有几十单,不过半年后就有一百多单了,还是很有成就感。”
钟恩道工作的网点,正是民营快递运营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三通一达”快递企业中,总部实际上是管理机构的职能,把运单预收费作为主要的收入来源,加盟商每收一单快件,就要向总部缴纳运单费。这样加盟商数量越大、递送量越大,总部销售的运单就越多,获得的收入也就越多。
各地的加盟商才是真正对快件递送的成本和价格负责的一方,他们要自行购买车辆,招聘员工或者将下属的站点分包。因此,消费者日常寄快递的价格是网点依据总部制定的最高价自行确定的。
爆发:电商红利,从1000件到1万件
2010年,中通的总部搬到了上海青浦区,想着要离总部近一些,钟恩道也转让了原来位于嘉定区的网点,带着30万元的网点转让费,从父亲手中接过了青浦二部网点。
当时的青浦二部网点覆盖了青浦区五个乡镇的递送范围,一天的件量不到1000,雇佣十几个人就能够完成,而在之后的几年,网点的业务量一直在成倍增加,尤其是在双11等电商大促时。
从2006年开始,以淘宝为代表的电商平台产生的快递量,大幅超过传统的包裹递送业务,这为以“三通一达”为首的民营快递企业带来了不少新的生意,并不断挤压快递“老大”EMS的市场份额。
“我记得2009第一次搞双11,期间的件量是平时的三倍,以至于不得不临时招人完成分拣和派送,”钟恩道回忆,之后每年双11期间的件量爆发,都会成为第二年每天的业务量常态,网点的员工也从十几个人增加到了现在的60多人,并且上马了不少自动分拣设备,一天的业务量超过1万件。
中国电商行业的崛起,确实是快递行业快速发展的催化剂,因为消费者在各个电商平台下单后,不可避免需要快递公司负责派送到家,而“三通一达”等民营快递公司,就是主要的派送方。
近年来,电商件在加盟制快递网点中的业务量占比也越来越大,比如钟恩道的快递网点,电商件的派送就占到了70%-80%,由于很多平台上的商户把发货仓也放在了青浦,他的网点揽收的快件也是以电商件为主。
随着业务量的扩大,钟恩道也把青浦二部网点拆分成了两个,而他所在的中通快递,在上海的网点也增加到了超过200个,在全国的网点更是达到31000个,并在2016年成为全球业务规模最大的快递企业,目前一天的业务量超过8000万件。
“行业和中通在过去几年始终保持着高于GDP增速4—5倍的增长,很大程度上是基于中国快递与百姓消费品的强关联性,和在商品流通服务中的超高性价比。”中通快递集团董事长赖梅松总结道。
也正是依靠中国经济和电商件的支撑,如今“三通一达”等几家民营快递企业,占据了中国快件递送七成以上的市场份额,成为今年600亿件包裹递送的主力军。
转向:从价格比拼到价值竞争
钟恩道透露,受益于中国经济和电商行业的持续增长,他的快递网点的业务量每年都有20%左右的增长,不过要说赚钱最多的年代,还是在2017年-2019年的时候,因为那时候的快件量已经比较大,寄件价格也比较高。
“2019年前后,电商件的价格一路下跌,而人工成本却在每年上涨,”钟恩道说,以前快递员一个月大概到手五六千块,现在则要8000-1万块。
电商件价格的下跌,与更多快递企业参与竞争并争夺市场份额不无关系。过去几年,国内快递巨头们一直受困于价格战,单票收入没有最低只有更低,而在价格战为主的比拼之下,业绩的高低与成本控制能力的强弱密切相关。
不过从2022年下半年开始,不少快递上市公司公布的单票收入逐月递增,头部企业在努力摆脱低价竞争的阴影,希望从价格比拼向价值竞争转向。
如今,相比于创业的“快一代”,包括中钟恩道在内的“快二代”们,更加注重精细化管理、成本管控、人员培训,以及数据赋能。
“如果说父辈们经营快递主要靠经验,那我们这一代快递人更多靠的还是数据,习惯‘用数据说话’,无论是中通内部各类数据还是菜鸟指数,它们显示的不仅是网点经营状况,也是我用来发现和解决网点问题的‘安检机’,通过大数据和多年的快递从业经验,我可以实时分析网点出现的问题,及时解决。”钟恩道边说边滑动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展示他的网点这个月来的菜鸟指数情况。
“尽管电商的增速有所下降,但我相信老百姓对快递的需求还是在持续增长的,并且会越来越重视时效和服务,”钟恩道说,“比如相比同行,我们的价格会稍微高一点,但对时效和服务有要求的客户还是会选择我们,目前中通的市场份额也一直在国内位列第一。”
不过,钟恩道也坦陈,下一步发展最担心的问题,依然是快递价格的竞争,毕竟目前几家头部快递企业的市场占有率差异还不是太大,不少企业以低于成本价收件,尤其是新入局的资本“烧钱换量”。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以来,监管部门已经频频出手整治快递“价格战”乱象,传统的“烧钱”抢市场模式越来越难以走通,而快递巨头们也都在拓展新的领地,寻求第二增长曲线,摆脱“价格战”的羁绊。
在中通快递集团董事长赖梅松看来,随着国家新基建投资、双循环新格局、产业和消费结构调整、积极财政和金融政策等推动,直播电商、新零售、新农业等业态的兴起,传统物流需求也在向多元、多层、多极和个性化、差异化、品质化的方向转型,这将推动快递物流业向定制化、差异化、品牌化等方向发展,并推动冷链、跨境、同城、仓储等精细化新赛道的加速成长。为此,中通也在规划创建中通国际、快运、云仓、商业、传媒、金融、智能、航空、冷链、兔喜等生态版块,打造全球一流的综合物流服务商。
这里所说的兔喜,类似不少小区附近的菜鸟驿站,包裹从网点仓库运到兔喜,就可以等小区的用户自行来取。
早在2019年,中通就鼓励加盟商开设快递超市,2021年,公司又正式成立兔喜团队,通过补贴等方式赋能加盟商加速开设兔喜生活+门店以及升级部分原有快递超市成为兔喜标准店。
“社区末端距离消费者1公里以内的资源是非常有限的,如果我们不去开,那么竞争对手就会去开,你就要把快递放到别人的驿站,还需要付费,”中通快递首席财务官颜惠萍曾告诉记者,“而建设自己的驿站一开始可能要承受3-6个月的投入,但却把稀缺资源占住了,因此一开始我们会给加盟网点一些补贴方案,帮助他们度过爬坡期。”
从2020年至今,钟恩道也投资了六家兔喜店,主要是为了解决最后一公里的派送成本和时效问题,因为上海小区居多,派送难度更大。他透露,目前自己开设的兔喜店还主要是放包裹的功能,但其他区域的部分兔喜店,已经兼顾了超市便利店的功能。
这也是中通希望引导网点结构性降本和改善经营的方式之一:将兔喜打造成满足用户快递、商业、综合服务等多元化需求的末端网络品牌,拓展“快递+”的收入,实现流量变现。
而除了兔喜,从2015年开始,中通还在陆续布局国际、快运、云仓、星联、冷链等更多“快递+”板块,希望通过生态圈的建设,形成综合物流的护城河。
不少快递行业内的人士也对记者指出,未来快递的竞争,一定不只是“价格战”,而是全链路的竞争, 是整个生态的竞争。
举报/反馈

第一财经

1418万获赞 207.3万粉丝
第一财经 专业创造价值
第一财经官方账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