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海都全媒体记者 林养东 黄义伟 /

628日上午,莆田市涵江医院数百名医护人员在自家门诊大楼,集体拉横幅维权,不过时间一到,他们又各自返回岗位救治病人。“已经三个月没有发绩效了,只发基本工资,我们用业余时间‘维权’。”

莆田涵江医院创办于1905年,已有百年历史,缘何沦落至此?近日,海都记者展开调查,该院数百名医护将矛头直指国药控股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药控股”),称其管理混乱,诸多“不合理”掏空医院资金。

三个月仅发基本工资

医护难以为继

关于涵江医院讨薪事件,近期网上已有许多声音,大多是医护人员各自发帖求助。一位在涵江医院工作25年的护士说,从4月份起,只发了基本工资,每个月不到三千,而她家里有房贷车贷,本来夫妻俩工资都比较稳定,可如今她少了一半,全家压力都来了。



海都记者采访多名医护人员得知,该院医护职工有800余人,每个月被拖欠的绩效工资少的两三千元,多的四五千元。“大家一开始以为只是暂时性,但几个月了,财务状况根本没有好转。”医护员工代表们为此多次与院领导、主管部门等沟通,但未能得到满意答复,甚至还有院领导让大家先向回家向父母“借钱”,渡过难关。


在涵江医院公开的一份6月份工资发放告示中,写明:“基层员工工资按100%发放”“中层管理干部(含中层副职)工资按50%发放”“高层领导工资按25%发放”。告示中还号召“全院上下风雨同舟,与医院共渡难关。”


医院挂两个牌子

医护们曾搞不清“身份”

6月28日下午,海都记者来到位于国欢西路的涵江医院,这是2020年启用的新大楼。公开信息显示,新院区总投资12.95亿元,占地8.7万㎡(约合131亩),总建筑面积17.39万㎡,开放床位1000张。



与其他医院不同的是,涵江医院外墙的高处还有另一块招牌,为“福建国药东南医院”。走进医院的门诊部、住院部等,海都记者发现,虽然医护人员们原本还在聚集维权,转头又立即投入工作。“毕竟错不在病人,我们该做的工作绝不马虎。”谈到欠薪问题,无论是医生还是护士,都稍显平静,一边忙于手头工作,一边与记者攀谈,虽然遭遇欠薪风波,但这段时间来医院诊治的病人没有减少,大家还是一样忙。




不过,医护们都将问题指向此前加入涵江医院的“国药控股”。海都记者了解到,2015年,莆田市涵江区政府牵头,涵江医院与“国药控股”合作,积极引进央企背景的社会资本,参与公立医院改革,双方合作规划在新涵水都片区,按照国家三级甲等医院标准设计建设现代化涵江医院新院。



海都记者另从权威消息源得知,涵江医院是由“国药控股”与涵信医疗投资有限公司(代表涵江区政府),分别按照51. 16%及48. 84%岀资比例设立的国药莆田涵江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全资设立的医院,属社会资本办医。


医院的相关材料都有两个名称


正因为改革,该院医护人员曾一度搞不清自己的身份。记者了解到,2021年1月,涵江区委编办核定莆田涵江医院为事业单位法人(有效期自2021年1月14日至2026年1月14日)。2021年10月29日,涵江区卫健局颁发莆田涵江医院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认定该院为非营利性。2022年12月25日,莆田市卫健委认为莆田涵江医院属社会资本举办的医疗机构,按照民营医院进行管理。

“国药控股”管理运营

给各科室设“KPI”

“当初开职工代表大会时,多数职工都不同意引入社会资本。”一位知情医生回忆,当时同意的人约有15%,但会后由院行政领导包干不同的科室和片区,以职称评聘、撤销行政职位等施加压力,逐一攻破不同意人群。


后来,由于“国药控股”出资比例达到51. 16%,2015年起,涵江医院的实际运营管理由其把控。上述知情医生说,所谓的“医改”后,原有的过节费、年终奖、应休未休补贴等都没了,医护人员的晋升通道也停了几年。但若仅此而已,大家也能忍受,关键在于医院的性质已经偏离了轨道。



如2016年,“国药控股”引进一位张姓专家的医疗团队,陆续接管了妇产科。“自那以后,妇产科讨论治疗方案,探讨病情少了,而是侧重‘收了多少人,盈利额有没有增加,很多医生会因为没有完成经济指标被辱骂……’。”知情人告诉记者,不仅如此,该团队存在严重的过度检查和治疗,并夸大各种治疗效果,如一般妇科病原本只需要200元,硬是能凑到1000元。


正因该团队肆意妄为,针对妇产科的投诉越来越多,2018年,又一次被患者举报后,张姓医疗团队竟然连夜撤走,未做任何工作交接,妇产科其他医生护士一时间都“懵”了。好在,妇产科的工作也终于能回正轨,大家不用昧着良心“多开药”。



多位相关科室的医生告诉海都记者,“国药控股”接管后,医院完全按市场化经营管理,明确下达月、季度、年度收住院及经济指标,并将该指标作为科主任及个人经济考核标准。也就是说,各科室都有KPI,如泌尿外科年度营业额一千多万,且每年按10%递增,如果完成不了,就扣科室10%的奖金。全院二十多个科室,真正能完成KPI的极少数,大家也都被克扣惯了。


2020年,医院曾要求科主任要有三级医院工作经验,可涵江医院本就是二级医院。“当时换掉很多科主任,都变成‘国药控股’的人。”知情人说,这些主任主要就是抓经济指标,但很多完成不了任务,也都呆不久。目前,多数科主任还是由原来涵江医院的医生担任。

曾有院长质疑各项费用过高

仅任职4月便离职

一边对医护人员吝啬,一边对医院管理、采购上又十分“大气”。2022年,时任涵江医院院长曾在多次会议上提出,医院每年的物业管理费高达1500多万元、医疗废物袋的费用高达60多万元,太过匪夷所思,便提出降本控费的举措。但是,该院长的举措未能实施,而且他仅上任4个月,就突然留下辞职信走人。



6月28日晚上,海都记者联系上已在外省的该院长,他向记者证实此事,涵江医院的各种费用高得离谱,当时在他努力下,医院都出了降本控费的文件,最终也没能实行。至于为何突然离职、为何相关费用如此高、为何实施不了降本控费,他不愿多说。


相关科室医生还向记者列举诸多案例,如手术需要的器械,原本院内自行消毒,一个手术包只需要5元,可后来变成外包,同样情况费用翻十几倍。还有医院采购的一次性鞋套、耦合加热器等也都明显高于市场价。

回应:

近几年处亏损状态

又遇还本付息高峰期

在涵江医院此前的告示中,明确表示“近几年医院处于亏损状态,现阶段市场环境等原因,政府资金短缺出资无法按时到位,加上银行贷款集中兑付等因素影响,目前医院面临重大的资金困难,有限资金无法覆盖刚性资金需求。”


28日,涵信医疗投资有限公司(代表涵江区政府)相关负责人说,目前是还本付息高峰期,6月、7月要还银行约五千万元,而职工薪资比例中,基本工资和绩效工资,每月约各占320万,确实难以全额支付。


主管部门涵江区卫健局负责人表示,近段时间以来,都在协调各方寻找办法,上级部门也十分重视,“国药控股”和涵江医院正努力筹集资金,尽快补齐拖欠薪资。


海都记者另外了解到,涵江医院新大楼建设费用的尾款1亿多还未支付,目前承建方也正在起诉医院,此事也得到证实。


海都记者欲采访“国药控股”方,但相关负责人表示,该公司董事长正在外地,暂无法接受采访。


事件后续进展如何,海都记者将进一步关注。

编辑:小余

举报/反馈

海峡都市报

570万获赞 17.2万粉丝
新海都 新平台 新产业
海峡都市报官方百家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