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她》海报。
6月22日上映的悬疑电影《消失的她》至截稿时票房累计5.6亿元,成为中国影史端午档国产片票房冠军。作为一部成功的悬疑片,用人物不断反转推动剧情发展,对剧本创作和演员表演都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有观众评论,“在看完《消失的她》之后会质疑全部演员的精神状态,因为每个人在这场大戏中都有崩溃的一面,是敌是友分不清,剧情发展猜不透。”对于新人导演崔睿来说,首次执导这样一部“既大又新”的作品充满挑战,他希望把商业悬疑类型做到极致:“我们想尽办法把每个人做到有极大的多面性,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剧情点、反转线。”新京报记者专访崔睿,请他讲述如何在第一时间被陈思诚创作的剧本吸引后认为“非拍不可”,如何看出主演朱一龙在表演上的“野心”,以及希望将来做一个“消失的”系列等精彩幕后。
【创作】
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剧情点、反转线
《消失的她》是陈思诚继《误杀》系列之后,监制的又一部悬疑犯罪题材,他创作了《消失的她》的剧本后,交给的第一个“读者”就是导演崔睿。据崔睿回忆,他立刻被剧本的结构深深吸引,认为剧本结构精巧、内容新颖、反转多层,不仅有影像感,还涉及社会上关注的热点话题,同时符合他想做商业感强、类型化强的作品“夙愿”,他认为这是一个“非拍不可”的故事。对崔睿来说,首次执导这样一部“既大又新”的作品充满挑战,他希望把商业悬疑类型做到极致:“我们想尽办法把每个人做到有极大的多面性,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剧情点、反转线。”
《消失的她》剧照。 影片中很多场景的色彩和美术都非常饱和,演员能在其中展现极度浓郁的情绪。
悬疑电影应该怎么拍?对演员应该有怎样的要求?在每一个剧情爆发点,如何引导演员情绪达到戏剧张力?崔睿在大银幕上给出了自己的解读。而观众也在反馈中表示,享受了一次大银幕上的头脑风暴,有观众评论,“在看完《消失的她》之后会质疑全部演员的精神状态,因为每个人在这场大戏中都有崩溃的一面,是敌是友分不清,剧情发展猜不透。”崔睿表示,演员都有自己的表演方式和经验,作为导演,最重要的是给他们提供舒适的创作状态,包括从布景、美术、服装、化妆、道具等多个方面引导他们创作:“我希望当他们走进我们设置的环境中,比如酒店、酒吧等场景时,会用很多极致的色彩引导他们进入情境,他们可以在特别情境中进行一种自我发现,找到自我意识去了解如何表演,所以片中很多场景的色彩和美术都非常饱和,演员能在其中展现极度浓郁的情绪。”
【表演】
首次剃光头的朱一龙很有表演“野心”
在崔睿看来,一定要有和剧情人物贴合的演员,施展最合适的演技,才能成功将这些悬疑人物塑造的更加立体饱满。崔睿坦言,饰演男主角何非的朱一龙无疑是该角色的第一人选,他观察朱一龙多年,也看过对方出演的多部作品。尽管朱一龙早期的荧屏和银幕形象偏儒雅,但在部分戏的细节处理上,他看到了朱一龙的野心:“他是一个非常具有表演能力的演员,无论静动、正邪、沉默或是爆发,他的表演区间非常大,并且在和他的交流过程中,你会发现,他一直在不断寻找角色来尝试,所以演何非也符合他的‘野心’;再加上,何非是一个形象多面的男性,其实人都是由多面、多层次所构成,《消失的她》不仅是在剧情上的悬疑和反转,更多的应该是在人物角色设置上的悬念。”
在导演崔睿看来,朱一龙是一位在表演上很有“野心”的演员。
让崔睿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影片结尾朱一龙剃光头的戏:“那是对一个演员,无论是形象还是状态上,都是一个颠覆性的挑战。那场戏拍摄之前,我印象中他有几天都没有睡觉,想要达到一个很自然的,很崩溃、很破碎的状态,我们为了追求真实,在镜头里真的完成了整个剃头的过程,也是他真正意义上第一次挑战光头的形象,我们只有一条的机会,但最后的镜头呈现,我觉得很震撼。”崔睿笑着说,这次选择的演员,他们大多都出于一个共同目的——想挑战不一样的新类型,对他们来说,这次演的角色可以说以往都没有诠释过,基于观众以往对他们的印象,再在电影中进行无穷无尽的探索、颠覆,对导演、对演员来说都“过足了瘾”:“打个比方,观众入场的时候会认为朱一龙演的一定是正面的角色,但说不定他还可以给你其他的惊喜。这种惊喜基于与他们以往带给公众印象的反差,我非常感激他们愿意信任我们,将不同的他们交给了我们。”
【专访】
做“消失的”系列,值得尝试
新京报:片名《消失的她》有什么特殊讲究吗?
崔睿:这个片名有一种悬疑感在里面,一听这四个字,大家就会想她是谁?谁消失了?因为是“她”,所以是妻子消失了,老公在找“她”,但你真的把这个故事看过之后就发现其实没有那么简单,找这个消失的“她”不简单,也会有一种局中局的反转感,我非常喜欢给观众带来趣味性、悬疑感的类型电影,这里不仅可以深挖一些关于人性的探讨,也是对社会事件的解读。
导演崔睿在影片《消失的她》路演现场与观众交流。
新京报:探索悬疑类型片,对创作逻辑要求极高,更是要给观众意想不到的观感,你如何在这方面做到极致?
崔睿:是的,剧作是要不断推敲的,要反复猜想观众的反应。现在观众整体的审美水平、逻辑思维都在提高,通过这些年不断观看很多国内外优秀悬疑片,观众已经变得越来越聪明。我们拍摄这部电影就是在跟观众“斗智斗勇”,希望给观众惊喜,让他们觉得不是很容易就能猜透(剧情)的。所以在剪辑过程中,我们也做了一些秘密试映,根据观众的反应再做出调整。
新京报:观众的反应会随时影响这部影片的制作吗?
崔睿:是,给了我们很多启发,并且我们发现这个剧本的悬疑感,包括我们设想的地方、观众能够猜到的、出乎意料的,都是在我们设计的点上。毕竟我们的戏有很多层的反转,从A怀疑到B,或许又怀疑C,最后揭露真相,每一个节点都根据观众反馈进行及时梳理,剧作就是这样一步步磨出来的,让观众觉得有新鲜感,不是过分烧脑,又能看得懂,有回响。
新京报:悬疑片是公认的最难拍的类型之一,对故事结构,演员表演,镜头机位,配乐等要求都极为苛刻,你作为新人导演,首次尝试大银幕作品就挑战这个类型,经历了多少压力,又如何将其转换成动力?
崔睿:我非常注重细节刻画,应该是个“细节控”(笑)。所以从配乐到剪辑,基本会亲自操作,也挺享受这个过程的,确实之前在海外学习工作的经历,让我积累了不少技巧,非常感谢陈思诚监制打造的这个剧本,让我有机会去施展这些能力。
导演崔睿表示,这部影片探讨了如何更理性地处理好自己的情绪和情感。
新京报:这是一部后劲很大的电影,你最希望观众能从中领悟到什么?
崔睿:电影的内核是探讨两性关系,也探讨女性的安全问题,包括如何更理性地处理好自己的情绪和情感。我很喜欢的一句古语叫做“世间无别法,一切唯心造”,每个人都会经历很多沉痛、坎坷,但如何选择、面对都出于自己的内心和意识,是你意志中的坚定所决定的。所以,(男主角)何非在这个故事里面选择了一种消极、极端的方式,如果他能积极地沟通,可能会生活在一个妻儿相伴的美好世界里,就是最后彩蛋呈现的那一瞬间。
新京报:有观众反映看完后意犹未尽,你会把这些人再集结起来拍一部续集吗?或者做一个番外之类的?
崔睿:我当然希望,如果上映之后,大家的反馈很好的话,甚至可以做一个“消失的”系列,因为这是一个商业性较强也很有悬疑感的电影,值得更多电影人做这样的尝试。让大家能对悬疑系列、类型片的探索有一个持续的关注,并且输送出让大家喜欢的作品。未来我也想做更多的探索,甚至杂糅、融合、碰撞出新的东西,让观众选择更丰富,毕竟,国产电影的类型还可以更丰富一些。
推荐到全国百老汇院线观看影片《消失的她》。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编辑 黄嘉龄
校对 翟永军
举报/反馈

新京报

6343万获赞 661.6万粉丝
新京报由北京市委宣传部主管主办,2003年11月11日创刊。新京报社已经发展成为兼具新闻采编、社会调查、舆情分析、政务服务、金融信息、智库研究、教育培训、品牌推广、公益文创、活动会展等功能,集“报、刊、网、端、微、屏”传播于一体、媒体融合转型下的现代综合性主流传媒机构。
新京报社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