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大陆是世界最古老的大陆之一,经历了复杂的地质构造-岩浆活动-成矿作用演化过程,成矿地质条件优越,矿产资源极为丰富,而且矿产种类齐全、储量巨大,被称为世界矿产资源的博物馆,是世界著名的矿产资源富集地区之一。
更为重要的是,非洲拥有大量全球能源转型所需的锂、铜、钴、镍等“绿色金属”,且尚未完全利用,潜力巨大,吸引了全球矿企的竞相追逐。中资也不来例外,虽然错过了20世纪初欧洲对非洲的争夺,但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中国一直在迎头赶上,尤其近些年,在“走出去”和“一带一路”等政策的推动下,中资矿企在这片大陆淘到不少“金子”,如几内亚的西芒杜铁矿Simandou、刚果(金)的卡莫阿-卡库拉(Kamoa-Kakula)铜矿、津巴布韦的Bikita锂矿、纳米比亚的湖山铀矿等。
刚果(金)地处非洲中部,有“非洲心脏”之称。就整个非洲而言,刚果(金)地处加丹加新元古代铜一钴多金属成矿带,素有“世界原料仓库”之称,是近5年非洲固体矿产勘查投资最多的国家,也是中资企业的“汇聚”之地。
目前,中资在刚果(金)的主要项目包括:紫金矿业的Kamoa和Kolwezi铜矿、洛阳钼业的Tenke Fungurume和Kisanfu铜钴矿、五矿资源的Kinsevere铜矿、中国有色矿业集团与刚果(金)国家矿业总公司的Deziwa矿山等。
而且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数据,刚果(金)已探明锂总储量300万吨(金属量),占非洲储量的 69.1%,是非洲最大的锂资源基地。刚果(金)Manono锂矿为全球已发现最大可露天开发的富锂 LCT(锂、铯、钽)为晶岩矿床之一,2021年7月更新的JORC报告显示,总资源量达到4.01亿吨,氧化锂平均品位为1.63%,折合碳酸锂(LCE)当量1632万吨。中国的华友钴业、赣锋锂业、盛新锂能、天华超净、宁德时代、紫金矿业等均参与其中。
另一个被国人寄予厚望的是几内亚,几内亚的铝土矿储量约为74亿吨,约占世界储量23.87%,凭借其矿石品位高、易于开采和大型优质项目多的优点,几内亚在全球铝土矿供给侧占有重要地位。除此之外,几内亚拥有两个尚未开采的世界级铁矿:宁巴山铁矿和西芒杜铁矿。
几内亚丰富的铝土矿和铁矿资源,均是中国对外依存度较高的矿产资源,布局几内亚,是中国提高资源保障能力的重要一环。目前,深耕几内亚的中资企业中铝、宝武和赢联盟(魏桥创业、韦立集团、烟台港、UMS)、河南国际、国电、特变电工等。
赢联盟是几内亚最大的铝土矿生产商和出口商,约占几内亚总产量的36%,中铝、河南国际和国电投三家合计占几内亚总产量的21.07%。几内亚铝土矿产量的近60%被中国企业占据,且绝大部分都运往了中国。
在中铝、宝武、赢联盟以及其他中资的联合下,西芒杜铁矿更是被国人寄予厚望!
非洲的津巴布韦是仅次于澳大利亚、智利、中国、阿根廷和巴西的全球第六大锂生产国,拥有一些世界上优质的硬岩锂矿床,且并未完全开发。津巴布韦也吸引华友钴业、中矿资源、诚信锂业等多家中资锂企的投资。
华友钴业拥有津巴布韦主要矿山之一的阿卡迪亚矿山,中矿资源拥有津巴布韦Bikita矿山70%以上的股份,该矿山蕴藏约2941万吨锂,是非洲矿山中唯一进行开采的矿山。目前,中矿资源正在扩大Bikita矿山的生产。雅化集团开发的卡玛蒂维矿山一期将于今年9月投产,二期将于2024年3月投产。届时矿山每年开采和处理锂矿石约230万吨、产出锂精矿35万吨以上。
非洲马里,中资的主要投资矿种为金矿,如山东黄金的卡蒂诺项目是中矿企在非洲加纳的第一个金矿项目。卡蒂诺核心资产分别是Namdini开发项目、Bolgatanga勘探项目,以及Subranum勘探项目。根据相关机构披露,卡蒂诺项目拥有证实加可信储量505万盎司黄金(约157.2吨),资源量可观。
纳米比亚的湖山铀矿,是近十年来全球范围内发现的最大铀矿,资源储量约29.3万吨,位列世界第三。2012年,中广核铀业发展有限公司联合中非发展基金收购纳米比亚湖山铀矿,这是中国在非洲最大的单体实业投资项目之一。湖山项目达产后,使纳米比亚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约8%、出口额增长约20%,并让纳米比亚成为全球第三大天然铀生产国和出口国。
非洲的矿产资源不仅于此,世界磷矿石资源储量的70%集中在摩洛哥和西撒哈拉,非洲大陆拥有超过全球储备半数以上的黄金、铂、钯、钴、钻石,以及大量的铀、锰和铬。可以说,随着非洲地区整体政治形势的趋稳,非洲的资源竞争,将愈演愈烈!
举报/反馈

矿业汇

9.4万获赞 3.2万粉丝
专注矿业行业的垂直新媒体社交平台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