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创/深圳商报首席记者 张玮玮 通讯员 司新宣 吴姿娜 王婉莹 /

5月27日下午4点,深圳市宝安国际机场,从珠峰归来的陈国庆,一出站,便被等候多时的律协工作人员手捧鲜花簇拥着,见此情景,他略有些局促,嘴里不停说着感谢。与其他人相比,陈国庆的脸上是历经高原紫外线暴晒后的黑红,但他的笑容却比任何人都灿烂。

47岁的陈国庆是一名深圳律师,曾获得中国法学会2017年度刑事辩护杰出成就奖。经过多年准备,今年五月,来自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的他成功登顶众多攀登爱好者心目中的圣山——海拔8848.86米的珠穆朗玛峰,成为了广东省第一个登上珠峰的律师。

起念

对陈国庆而言,登顶珠峰和当刑辩律师,都是挑战难度极高的人生选择,但当别人不经意的一句话,或者看过的一部剧,从未有过的念想便如星星之火,在心里迅速燎原,纵使家人强烈反对,纵使明知前路坎坷,这火焰反倒越烧越旺。

或许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个英雄梦。2015年,患有胃病的陈国庆,在医生多运动的建议下,开始跑马拉松,当时,他的心里,雪山还了无踪影。在跑完将近20多场马拉松之后,2018年,一个朋友聊天时说他登过了非洲最高的雪山乞力马扎罗,当时的陈国庆问“登雪山和跑马拉松有什么区别吗?”朋友说“完全不一样,要难得多。”

朋友的话,在陈国庆的心湖里投下了一颗石子,荡起了圈圈涟漪,让他久久不能平静。“我当时就想,那我也试试,如果登上珠峰,那是多么英雄的行为。”陈国庆说。

此后,陈国庆的心里和梦里都是雪山的影子。在日复一日的体能训练,系统学习了攀岩、攀冰、冰上行走、结组行走、高山生活、疾病预防等知识后,2019年7月,陈国庆登上了人生的第一座雪山——慕士塔格峰。

当时,陈国庆觉得海拔8848.86米的珠穆朗玛峰和海拔7546米慕士塔格峰,只相差了一千多米,自己完全有信心登顶珠峰。回想当时,陈国庆笑言“太狂妄了”。

也正是这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狂妄”,让陈国庆有了一往无前的信念。尽管妻子并不同意,甚至一度提出登珠峰就离婚,可这浇不灭陈国庆心中的烈焰,他开始了说服妻子的“拉锯战”。最终,经过四年的软磨硬泡,并再三保证自己会量力而行、平安归来后,妻子才点头同意。

与登珠峰不一样的是,当刑辩律师的念头很早就有,但时隔多年才去实现。小时候,港台剧在内地热播,陈国庆成为了《法网柔情》的忠实粉丝,尽管走上社会后,他一开始并没有从事法律职业,但这颗种子始终埋在心底,等待发芽。

与其等风来,不如追风去。做了多年的其他工作后,陈国庆没有选择一条路走到头,而是回过头追寻年少的梦想,选择成为一名刑辩律师,为社会公平正义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刑事辩护是刀尖上的舞者’这句话是形容它的难。”陈国庆表示自己要做就要做最难的,只有最难的事情才会有成就感,而且刑事辩护是“皇冠当中的宝石”,自己当然想要成为最璀璨的。

出发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4月8号,陈国庆从海拔2000多米的卢卡拉出发,经过9天时间,徒步到海拔5000多米的尼泊尔珠峰大本营,以便让身体慢慢适应高寒缺氧的环境,缓解高原反应。

在珠峰大本营的那段日子,从未有过的纠结担忧笼罩在陈国庆的心头。4月12号开始,有人遇险的消息不断传来,5月12号开始,慢慢传来有人遇难的消息。此时,大家的脸上一扫之前的晴朗,布满阴云,没有人去讨论会不会登顶成功。

5月14号晚上,根据计划,陈国庆的团队将正式冲顶,当日凌晨,陈国庆内心的矛盾和纠结却达到了顶峰,万一登不上顶怎么办?万一死了怎么办?万一就死在山上怎么办?为此,陈国庆还准备了遗书。那时,他有一种自己一定会死在山上的错觉。

往前一步,是珠峰的万丈悬崖,后退一步,是安全的回家之路。人人的心里都有一杆秤,但没有人想当临阵脱逃的“懦夫”。最终他们只能抛开所有杂念,如期冲顶。

攀登珠峰是一个人的战斗,所有的不良情绪都只能自己消化,但法律职业生涯,却是两个人的并肩前行。

因为起步较晚,陈国庆法律职业生涯开始就面临着困难模式。一开始没有人想要请这个“菜鸟”律师,他就选择到最专业的律师事务所,跟着大律师们学习,帮他们办案、做事,通过耳濡目染,增长自己的专业能力,并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学有所成,并做好了学习四五年的准备。

“前面五年,我基本上没有收入,反倒还要家里贴补。”讲起入行时的往事,现在的陈国庆很是淡然和感激,“我的妻子非常伟大,她理解我的难处,从来不会埋怨我赚不到钱,而是非常支持我,让我可以一心一意去追寻梦想。”

“我希望‘天下无冤’”,陈国庆表示,这是自己从入行那天起的终极目标,但他也表示这个目标很宏大,很难实现,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每一个案件办好,用每一个案件的公正公平去推动法治进步,哪怕只是一点点。

为此,陈国庆会综合时间和专长选择案件,“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我不能每个案子都接,不然哪个都办不好,我会选择性接案子,用最充裕的时间和精力,全力办好它。”

2017年,陈国庆接了一个在杭州办理的案件,几乎每隔一个月,要在深圳和杭州之间往返四五次。在2017年这段时间,陈国庆只跟了这一个案子。最终,这个案子历时四年才结束。

工作就好好工作,生活就好好生活。在陈国庆眼里,工作生活应该是泾渭分明的,不仅自己这样做,也让自己的当事人这样去做。一个六十岁的博士,出狱后一直疲于申诉,陈国庆免费为其代理,并劝他:“您不用再耽误自己的时间了,这个事情交给我处理,您好好去过自己的日子吧。”

攀登

冲顶过程中,死亡如影随形。冲顶不久后,因为经验不足,陈国庆的氧气面罩被冻住了,无法呼吸,出现窒息状况,“当时我感觉自己快要死掉了。”同行的夏尔巴向导用刀把氧气面罩上的冰切掉,那一刻的自由呼吸,让陈国庆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即使此刻在深圳,他依然心有余悸。之后,每隔几分钟,当氧气面罩上开始结冰时,夏尔巴向导就会把冰拍掉。

即使如此,陈国庆依然没有想过放弃,多年的律师职业生涯,不仅让他拥有出发前,做好两手准备的谨慎,攀登时,不惧走在最后的从容,还有不到最后决不罢休的信念。

珠峰艰险,来过就是胜利。陈国庆分享了路途中让自己最为感动的小插曲。队伍里有一对夫妻,今年是他们结婚20周年,他们想把登顶珠峰作为20周年的纪念。这个举动让陈国庆很是羡慕和敬佩,他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他们登顶成功。

事与愿违,妻子因为体力不支,加上膝盖有伤,在海拔8500米—8600米时下撤了,丈夫在海拔8800米时,因为雪盲症,也选择了放弃。

后来,这对夫妻在和陈国庆聊天时说:“我们来过,努力过,足矣,这比登上珠峰更有意义。”尽管他们身上满是晒伤、冻伤,还有腿伤,但他们在讲述这段经历时,神情轻松,仿佛在分享一件有趣的事情。

夫妻俩的豁达,让陈国庆豁然开朗:人生努力过就行,太过执着,反倒是束缚自己的枷锁。

登顶

有志者事竟成。5月18日13:47,陈国庆成功站上了海拔8848.86米珠穆朗玛峰上,但他并没有征服世界之巅的欣喜若狂。

“当时我人都傻了,人又极度疲累,但我没有忘记一件事情。”登顶后的陈国庆,尽管脑子一片空白,却没有忘记把提前准备的福田律师旗帜和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的所旗展开,并合影留念。之后,在冻风肆掠下,还未来得及看风景,便赶紧下撤了。

谈及将两面旗帜带到珠峰的原因,陈国庆表示,第一,自己作为一名福田律师,想要将福田律师坚韧不拔的精神展现出来。第二,自己的两个前同事因为身体原因去世,希望提醒同行不要因为工作而忽视了身体健康。

5月20日,在尼泊尔珠峰大本营,陈国庆拨通了妻子的电话,“老婆,我成功登顶,顺利下撤啦。”陈国庆开心地向妻子通报这个好消息。他的平安归来,让电话那头妻子的心稳稳落下来,多日的担惊受怕,在此刻终于安定,妻子再也控制不住,哭了起来。

尾声

珠峰归来,陈国庆的心境有了许多变化。

“我们一定要对自然怀有‘敬畏’之心”通过这段经验,陈国庆深刻感受到了自然的伟大,站在山上的时候,人们就像一只蚂蚁,一阵轻风就能剥夺他的生命,在大自然面前,人自诩沧海一粟,实际上连灰尘都算不上。同时,他认为作为一个律师,必须敬畏法律,法律是律师的底线,律师的辩护,不能突破法律。

“我现在看待事情,会更平静、更包容。”陈国庆介绍,自己现在还是福田区“新雨计划”的第一届讲师。在三年的公益工作中,他为许许多多孩子带去了生动有趣的法治课程,将一颗颗法治的种子播撒在孩子心中,从前的他,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够知法懂法守法,但现在他表示“我们讲了几百人的课,如果有十多个人记住了,这堂课的意义就体现出来了。”

“连珠峰都登顶了,人生中再困难的事情,只要去做,都能做成。”陈国庆表示,自己现在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自信,觉得不管什么事情,都能做到,再难,慢慢做总能做完。说完他又笑了,坦言“如果真的做不到就算了,就像那对夫妻说的那样,‘努力过,足矣。’”

后来,妻子问他,还会不会再爬一次珠峰?陈国庆不假思索道:“试过就可以了,有的人爬一两次珠峰还想爬三四次,我不需要,这不是我追求的,我需要的是一个新的刺激,也许下一个可能不是登雪山。”

下一个目标,现在还未出现,但陈国庆期待“它”早日到来。

审读:孙世建

举报/反馈

读创

70.3万获赞 11.2万粉丝
深圳商报/读创—深圳300万商事主体社交平台
深圳商报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