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没有料到,下河捡鹅卵石,竟让两个家庭陷入悲恸之中。

>>会议结束独自驾车与同事下河捡鹅卵石不幸被水卷走身亡

死者之一姓李,今年41岁,系贵州省毕节市织金县马场镇布底小学教师。妻弟王先生告诉大风新闻记者,姐夫有21年教龄,平时主要教学语文和数学等,育有两个孩子,儿子13岁,女儿才6岁

他说,他在贵阳打工,今年4月13日,姐姐有事与他在一起, “当晚8时左右,我姐夫学校一名老师给我姐打电话,说她丈夫出事了,被河水冲走了,正在四处寻找。”

挂断电话,王先生姐弟等人马上赶回老家。

他们来到当地派出所了解情况,看到民警在给布底小学的几名老师作笔录。随后,他们来到事发河边,那里早已拉起警戒线,有民警值守在现场,救援队也来了,借着夜色,他们看到河水汹涌直奔下游而去。

王先生说,那条河当地人叫凹河,平时都是干涸的,有时穿鞋都能走到对岸,河的上游是“引子渡水电站”,它位于贵州安顺境内,离事发现场还比较远。

事发后,当地组织多人沿河寻找,一直未果。

4月21日下午,李老师的遗体被打捞上岸,“他被河水冲到了另一个镇,漂浮起来被村民发现,报警后打捞起来。”

王先生等人后来才知道,事发当天下午,负责学校财务工作的姐夫在马场镇开会,会后独自开车来到凹河,与先前赶到那里的该校1男4女5名教师会合,他们到河里捡鹅卵石。

他介绍说,令人痛心的是,当天下午4:22左右,上游“引子渡水电站”突然开闸放水,晚上6时左右,汹涌的河水抵达那几名教师跟前,他们逃生不及,导致姐夫等两名老师被河水卷走。

>>本科毕业从事幼教工作,事发当天答应妹妹去看望即将做手术的母亲

除李老师不幸身亡外,当天身亡的还有一名姓徐的女老师。

徐老师的妹妹徐女士告诉记者,姐姐今年26岁,未婚,系某大学本科毕业,2022年应聘到布底小学从事幼儿园教师工作,“我们家在农村,姐姐平时住在学校,每周五下午放学后回家,周日下午返校。”

徐女士说,事发当天,她在贵阳陪母亲看病,“那天清晨,我还给姐姐说妈妈马上要做手术了,希望她能抽空来一趟,她答应了。”

没想到,当晚徐女士一名亲戚告诉她说,她姐姐被河水冲走了,“我马上给姐姐打电话,一直打不通,我又给我哥哥打电话,证实情况属实。”

随后,徐女士家人连夜赶到现场。徐女士的母亲次日获知情况后,立即办理了出院手续,母女俩匆匆赶回家。徐女士说,紧接着的那几天他们一直在两岸寻找,希望出现奇迹。

4月17日晚上,当地狂风大作,暴雨倾盆,冰雹也铺天盖地袭来。次日凌晨2时左右,徐女士一家突然接到马场镇教管中心一名工作人员电话称,她姐姐被打捞上岸了,遗憾的是已无生命体征,全家人闻讯顿时伤心痛哭。

当晚,他们连夜赶到织金县殡仪馆,见到了徐老师。徐女士说,姐姐至今没有火化,希望事情能妥善解决。

>>两死者家人称系学校指派去捡鹅卵石要求按工亡对待,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死者家人告诉记者,事后得知,此前有上级领导到学校检查,发现该校幼儿园在装饰上缺少本土元素,提及可用鹅卵石等装扮一下,后来学校领导安排老师抽空去捡鹅卵石,称领导还会再次来检查。

“事发当天,我丈夫等老师被学校领导安排前往凹河捡鹅卵石,突然引子渡电站开闸放水将他和一名女教师卷走。”死者李老师的妻子称,他们要求马场镇政府、县教育局、水电站对两死者发生安全事故事件给予答复,要求倒查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同时要求将丈夫发生安全事故死亡认定为工亡。死者徐老师的家人也称,他们的诉求与李老师家的基本一致,要求妥善处理此事。

>>镇政府回应:警方介入调查,结论系个人行为,已上门慰问

5月27日,记者多次拨打布底小学校长张某的电话,他一直没有接听,引子渡水电站的电话拨通后,也无人接听。

织金县马场镇主要负责人告诉记者,事发地不在他们县内,而是位于贵阳市清镇市内,事发后当地警方经过走访调查,发现事实并非死者家人所言,学校根本没有安排教师去捡鹅卵石,“警方的调查结论显示,全部系那几名教师的个人行为,是他们私自下河玩耍造成的。”

“如果家属认为引子渡水电站、县教育局、学校等有责任,希望通过司法程序解决。”该负责人说,镇政府可以免费给他们提供法律援助。

他称,事发后他们本着人道主义原则,对两死者家人进行了安抚慰问,目前这事儿已经处理好了。

然而,死者李老师家人则称,他们没有看到警方的那份调查结论,希望相关部门能进一步调查处理。

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 申晓渡 编辑 王喆楠

举报/反馈

大风新闻

249万获赞 41.4万粉丝
华商报大风新闻官方账号
华商报大风新闻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