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的早晨,天刚蒙蒙亮,六位刚从梦中醒来小宿士,便开始准备各自的晨练,它们有的在梳妆打扮,有的在试唱吊嗓,调试自己的调门,各自都在忙着做合奏前的准备。

一阵微风吹来,柳枝在银灰色的天幕前荡起秋千,其节奏仿佛是指挥家引导着演奏者,进入柔和的慢板。此刻有白云轻轻飘过,岁月静好的舞台序幕即将拉开,六位小宿士的演奏开始了。

它们先是独奏,然后是二部重奏,再是集体合奏。声乐、伴奏一律演绎自它们的口技。它们陶醉在春光里,尽情讴歌着大自然的美丽,婉转的歌喉复苏了万物,唤醒了勤劳的农人。

忽然,远处有歌谣传来,怀着乡土的深情,带着春天的韵味,“二月里来呀, 好春光, 家家户户种田忙, 种瓜的得瓜、种豆的得豆”……

这些田园般的意境是国画《宿士闹春》带给我们的精神享受。

国画讲究笔以立形质,墨以分虚实,画之意境悉从笔墨而生。当代住世佛陀的此幅《宿士闹春》之妙,首在用笔。画作的线条笔路清晰,起落有致、波磔相生;力道的轻重提按、笔法的顿挫转折、使得笔墨质感生辣沉厚、简率且呼应,妙造了柳枝富有生机的动态。如此一来,画面顿显鲜活,鲜活呈现率真,惟率真方见灵性,灵性出则妙趣横生,微妙之境顿然呈现。

从少年时代开始,艺术巨匠当代住世 佛陀就投身于山水、人物、花鸟等各种形式的绘画创作。祂的绘画艺术,以般若之慧光观照宇宙万物,由恢宏至精微,其意笔之生发由繁化简、笔松墨净、任运自如,用笔落墨往往至险绝处,突然笔锋略转,则又呈现一派柳暗花明,清新悦目之境便豁然而出。

哲学家爱德华兹说:“清静,具有美妙、悦人、妩媚、安详和宁静的性质,给心灵带来难以表达的纯洁、光明、平安和欣喜。”平凡的生活中,面对这简素清新的画面,净听心灵与自然的共鸣,便可绕开尘世的喧嚣,疗愈自己漏洞百出的人生……

真正的艺术作品,能产生陶冶心灵、启发人们去关照自己精神世界的作用;也昭示我们,唯有精神境界的崇高,才能营造出辉煌灿烂的人生。

花,因盛开而灿烂;画,因妙造而超凡。

文/叶蕴

举报/反馈

朗墨运转一乾坤

26万获赞 3438粉丝
视觉的享受,运转乾坤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