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获悉,第18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近日向公众开放。围绕“未来实验室(The Laboratory of the Future)”的主题,本届双年展策展人加纳-苏格兰、学者与小说家莱斯利·洛科(Lesley Lokko)带来广泛的话题和讨论。主展馆展览共有89个来自全球各地的参与者,其中一半以上来自非洲或非洲侨民,作品共同指向可持续和更环保的未来。
中国国家馆以“更新·共生”为主题,通过近四十年来变化中的人居环境映射,讲述一个生活、建筑、城市与自然更新共生的中国故事。
2023年第18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主馆展览现场。策展人之一的莱斯利·洛科将非洲置于聚光灯下,把第18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视为“变革的推动者”。“尤其是在建筑领域,历史上占主导地位的一直是一种独特的、排他性的声音。这一种声音忽视了人类在经济、创意、概念上的巨大差异,就好像我们一直在用一种语言倾听和讲述。”“因此,建筑的‘故事’是不完整的。在这种背景下,此次展览尤为重要。”主展馆的展览被分为六个部分,参与者既有如大卫·阿贾耶(David Adjaye)、弗朗西斯·卡萨伊(Francis Kéré)等知名工作室,也有Dream the Combine(2013年创立于明尼阿波利斯)、Cave_bureau等新兴工作室。
第18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澳大利亚馆展览现场。与此同时,分布在“绿园”城堡(Giardini)、军械库主题馆区(Arsenale)和威尼斯城市多处的63个国家馆以及城市附属活动,将为更多、更深入的建筑对话提供丰富的背景。此外,尼日利亚艺术家、设计师和建筑师德马斯·诺科(Demas Nwoko)被授予第18届威尼斯双年展国际建筑展终身成就奖金狮奖。“非洲是未来的实验室。”2022年5月,洛科在威尼斯建筑双年展新闻发布会上说,“非洲是世界上人口最年轻、城市化最快的大陆。每年4%的速度增长,却以牺牲当地生态系统为代价,所以非洲也处于气候变化的最前沿。”主题展关注非洲,但不仅仅是在谈论非洲——它作为一个地方,以便尝试理解世界各地。毕竟,双年展本身就是一个面向未来的工作室。
2023年5月17日,第18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策展人莱斯利·洛科(左)和双年展主席罗伯托·西库托(Roberto Cicutto)在中央广场的合影。作为建筑师兼学者的洛科正在加纳阿克拉建立非洲未来研究所,这是一所新的建筑研究机构,她利用自己广泛的研究讨论建筑多样性和包容性、以及非洲文化和权力在建筑方面和其他方面的作用。在“去碳化”和“去殖民化”的总体目标下,洛科将建筑的定义扩展到包括艺术、表演、游戏等层面,这是那些被剥夺了建造大型永久性建筑的权力和资源的人可以得到物理空间的可行方式。
因此,在进入威尼斯双年展主展馆后不久,迎接观众的大屏幕上是诗人雷埃尔·凯普(Rhael Cape)的讲述,他宣称“如果建筑不服务于感知,它就服务于精神病”。再往下,是总部位于伦敦的Gbolade设计工作室拍摄了一部关于多米诺骨牌在伦敦南部“疾风一代”(1948年至1971年之间来到英国的加勒比海地区移民群体)中流行的影片——“玩多米诺骨牌的人都很快乐。”一位年长的骨牌爱好者说,关键在于,这是只要有个地方就可以玩的游戏。
2023年第18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主馆展览现场。在多元表达之下,主馆除了大卫·阿贾耶设计的众多建筑模型(包括未来的加纳国家大教堂,以及拟建中的贝宁铜像在尼日利亚的家)外,传统的建筑项目并不多。展览侧重不依赖重型建筑的避难所的建造,例如以编织、泥土,或者充分利用现有结构建造的住所。在一个丰富而有趣的展厅陈列有加泰罗尼亚建筑师Flores & Prats对巴塞罗那一栋老建筑变身贝克特实验剧场的精湛改造。《孟加拉之歌》(Bengali Song)也是一件引人入胜的作品,这是一幅做工精美、错综复杂的三联画,描绘了一座防洪房屋。这件作品由孟加拉多位匠人与阿林乔伊·森(Arinjoy Sen)合作完成,阿林乔伊·森是一名年轻的、尚未获得资格的建筑师,他出生于加尔各答,现居伦敦。
主馆展览展出的三联画作品《孟加拉之歌》,描绘防洪房屋各国国家馆虽然不是由莱斯利·洛科直接策划的,但也鼓励遵循双年展的主题。北欧国家馆由建筑师兼艺术家Joar Nango由木材和驯鹿的颜色组成,展示了一系列与萨米人(居住于北欧极地的土著民族)有关的物品。英国馆由杰登·阿里(Jayden Ali)、约瑟夫·亨利(Joseph Henry)、梅内莎·凯利(Meneesha Kellay)和苏米特拉·厄普哈姆(Sumitra Upham)策划,其中包括了一部电影的汇编,展示了英国少数族裔的生活和仪式。
英国馆展出的建筑师Madhav Kidao的装置作品但在某些层面,双年展让人感觉到单薄且资源不足,这可能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即过去往往有更多的大型实践项目,会带来额外的资金。如果你希望看到一场能量迸发的展览庆典,那么本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恐不会如你以愿。但与过去的双年展类似,在建筑学界推崇的、让人费解的说明文字之下,展品依旧晦涩难懂。
拉脱维亚馆今年与以往双年展也共有一种模糊而不确定的乐观情绪。拉脱维亚馆(实际上是军械库深处的一个展厅)模拟了一个便利店,展品采用包装的形式,上面写着二十年前双年展的虔诚而微小的意图——“需要改变我们对自然的看法,并认识到我们与自然是联系在一起的”“促进联系和理解的建筑案例”……这些话语让我们在世界面临各类危机的情况下,感受到艺术赋予的美好。
尼日利亚裔美国艺术家Olalekan Jeyifous为泛非可持续交通的未来,设计的假想休息室。莱斯利·洛科带来的双年展试图展示了一个有着深刻过去的世界,直到最近才被现实世界所否认,那么世界有机会直接跳入未来吗?双年展中最令人眼花缭乱的空间,由受过建筑训练的尼日利亚裔美国艺术家Olalekan Jeyifous设计,他的设计为这种希望提供了现实的形式:这是“泛非”虚拟休息室,周围是郁郁葱葱的植被和未来主义机器的图像,它延伸出一个虚构的可持续交通网络,由非殖民化国家合作创建。这个虚拟构建或将成为威尼斯双年展和国际大展转向的一个出发点。据悉,第18届威尼斯双年展将持续至2023年11月26日。
附:部分国家馆策展理念简介
中国国家馆
2023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中国国家馆中国国家馆展览由中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中国对外文化集团有限公司承办,上海交通大学设计学院院长阮昕担任策展人。中国国家馆展览以“更新·共生”为主题,通过近四十年来变化中的人居环境映射,讲述一个生活、建筑、城市与自然更新共生的中国故事。展览采取“卷轴”柱廊的形式,通过在每根柱子中间挖一个空洞,形成一个相对独立的展示空间,展现了中国式的阅读过程。
2023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中国国家馆展览分为室内和室外两个部分,室内共展出近50件作品,展陈分为“宜居·传奇·百变群像”“宜居·更新·上海故事”“共生·未来·自然复兴”三个章节。室外装置通过“数学模式”,引发院落与塔楼在土地利用的效率和宜居性上的差异之问。英国馆
英国馆展览现场 (图片来源:Marco Zorzanello,威尼斯双年展提供)英国馆以“在月亮前跳舞”为题,由一群创意人士参与策展,专注于六位艺术家和设计师的一系列装置,旨在促进“日常仪式(从种植食物、烹饪到游戏、舞蹈)是散居社区建立空间的工具,并呈现关于建筑和建筑环境的新思维方式。”参展艺术家包括Yussef Agbo-Ola、Mac Collins、Shawanda Corbett、Madhav Kidao和Sandra Poulson,他们通过自己的作品反思了影响空间的全球文化实践。“2023年威双建筑展英国馆是一个重新思考人们在塑造建筑环境中所扮演角色的空间。它表明建筑需要超越建筑和经济结构,关注日常社会实践、习俗和传统,以有意义地反映人们如何使用和占据空间,”英国馆的策展人之一杰登·阿里说。英国馆在2023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上获得特别奖。丹麦馆
丹麦馆(图片来源R_Hjortshoj)丹麦馆名为“海岸想象”,重点关注气候变化,特别是海平面上升。由Josephine Michau策划,与景观建筑公司Schønherr合作。Schønherr提出“城市设计,要能够更好地与气候变化导致的海水和雨水水位上升共存。” 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因其生活质量而广受赞誉,却也是世界上许多因沿海变化而受到威胁的地区之一。丹麦馆旨在突出这一点,同时通过一个立体模型,讲述对城市景观基础设施进行改造以防止洪水泛滥。韩国馆
韩国馆(图片来源:Agne Raceviciute)“2086年:如何在一起?”韩国馆提出了关于近50年来环境危机的影响的问题。该展览由艺术总监Soik Jung和Kyong Park策划,研究了韩国小型社区的案例。“每个社区都是一个案例研究,利用社区领导者对该地区的深入了解和建筑师的空间分析来评估其现状,并提出至2086年该地区的未来场景。”例如,在韩国群山市(Gunsan)的案例中,从业者探索了如何与废弃的房屋和建筑共存,使旧城的城市景观恢复到更自然的状态。此外,每个项目的动机都是如何应对几个世纪以来不平衡的资本主义发展思想所导致的城市和农村的差异。“因此,这些项目是关于如何将过去与未来联系,以及地方主义如何重塑全球。”Soik Jung说。阿联酋馆
阿联酋馆((图片来源: Marco Zorzanello)在阿联酋馆的展览“干旱充裕”中,策展人Faysal Tabbarah探讨了干旱环境如何成为生产力和自然财富的丰富空间。Tabbarah是沙迦美国大学建筑、艺术与设计学院的副院长兼建筑学副教授,他着眼于世界各地特殊环境的建筑可能性:“我通过‘干旱丰富’探索的首要问题是:当我们将干旱景观重新想象为丰富的空间时,会出现哪些建筑可能性?”基于从阿联酋干旱景观的经验,阿联酋的展览深入探讨主题、教训和问题,给予世界其他面临干旱和荒漠化威胁的地方以启示。爱沙尼亚馆
爱沙尼亚馆里的持续表演。(图片来源:Kertin Vasser)爱沙尼亚馆的展览由Aet Ader、Arvi Anderson和Mari Möldre策划,将围绕建筑的讨论带回到家庭环境中。名为“家庭舞台”的活动在现实生活中的出租公寓内举行(地址在Salizada Streta 96)。“爱沙尼亚馆以持续表演的形式存在,普通的家务和虚构的争吵与爆发(无论有无剧本)都在公众视线中发生其中一位表演者Paula Veidenbauma对诸如关怀、侵占和孤独等隐形问题如何与房地产的巨大可见性形成对比产生了兴趣,尤其在威尼斯,这是由超级旅游业和中产阶级化推动的。”Möldre说。巴西馆
巴西馆(图片来源:Matteo de Mayda,威尼斯双年展提供)巴西馆的联合策展人Gabriela de Matos和Paulo Tavares着眼于非殖民化、民族认同、侨民、土著知识体系以及巴西利亚和现代主义的概念,通过非洲侨民的载体与“未来实验室”的主题联系。该展览名为“土地”(Terra),从过去出发,构建“可能的未来,重点关注土地在塑造我们对遗产和身份的理解中的作用”。 展馆展示巴西土著和非裔巴西人关于土地和领土的知识为特色,展出包括巴西电影制作人Juliana Vicente的视听作品,历史学家Ana Flávia Magalhães Pinto编写的档案照片,巴西民族历史地图等。美国馆
美国馆,展览设计:Faysal Altunbozar, Chloe Munkenbeck(图片来源:Andrea Ferro Photography)美国馆由Tizziana Baldenebro、Lauren Leving与位于克利夫兰的SPACES画廊一起策划了一个名为“永恒塑料”的展览。该团队汇集了艺术家和设计师,他们关注无处不在的塑料对我们的生活和地球的影响,同时探讨“重新构建我们水道,垃圾填埋场和街道上过剩的塑料碎屑作为丰富的资源”“艺术和建筑固有的审美和形式的物质性”等主题。“永恒塑料”通过重新考虑我们与物质世界关系为切入点,“随着气候危机成为现实,我们的日常用品必须成为变革的推动者。这次展览汇集一系列审视、拯救和颠覆全球灾难的实践。”Baldenebro说。意大利馆
意大利馆 (图片来源:Marco Zorzanello )意大利馆呈现了一场名为“每个人都属于其他人”的展览,展览由Fosbury Architecture策划,重点关注该国40岁以下的建筑师,他们“在面对长期危机的背景下成长和执业,因此他们将合作、分享和对话作为他们工作和活动的基础。”卢森堡馆
卢森堡馆(图片来源:Antoine Espinasseau)卢森堡馆由Francelle Cane和Marija Marić策划的“脚踏实地”关注天体、行星和月球的潜力。讨论了太空资源的开发、太空采矿和“月球实验室”的想法。展览现场的实验室、研讨会和电影资料构成一种身临其境的体验。巴拿马馆
水岸木材采伐公司在巴亚诺湖上工作。 (图片来源:Jasper Zehetgruber)巴拿马共和国及其委任策展人Aimée Lam Tunon带来“巴拿马:水下故事”聚焦前巴拿马运河三个不同区域及对该地区现有的社区、文化和自然。“自古以来,热带就被广泛认为是异国风景、危险动物和繁茂植被的象征。被描绘成一个遥远的地方,有着不同的历史、语言和文化,这个地理区域代表了奇妙现实和神秘本质的融合。从西方视角看,热带地区通常被认为有着不利于发展的环境,是文明现代性的对立面。“巴拿马馆的展览通过连接其历史的影响,将巴拿马作为一个‘热带’国家未来愿景的案例研究,为这种现状提供反叙事。”Lam Tunon说。日本馆
威尼斯双年展日本馆被策展人认为是一个“创造”和“使用”合二为一的地方。(图片来源:Yuma Harada)日本馆的焦点在于1956年由建筑师吉阪隆正(1917—1980)设计的威尼斯双年展日本馆本身,展览名为“建筑,一个被爱的地方”。展览由建筑师团队策划,他们是o+h工作室的联合创始人Maki Onishi和Yuki Hyakuda。截至2023年夏初,日本馆已经建成了67年。多年来,它接待了许多人,至今屹立不倒。策展人写道:“当建筑包含了铭刻的记忆和故事,当它体现了其背后的风景和在它周遭发生的活动时,一个被爱的地方就成为可能。”这展览架构具有更广泛的含义。出于这个原因,我们首先把建筑想象成一个‘活的生物’。”
希腊馆
希腊馆 (图片来源:Matteo de Mayda )希腊馆对正在改变该国的水坝和水库进行了探索,展出了“水体”。联合策展人Costis Paniyiris和Andreas Nikolovgenis与一个由建筑师、设计师和学生组成的庞大团队合作,构建了一个深入挖掘水的保留、供应和使用的展览。“水体和所有相关结构,如水坝和土方工程,构成了罗马或维特鲁威意义上的公共建筑。 这是一个集体的公共工程,从字面上看,是维持基本生存的手段,在象征意义上,是集体劳动和共同进步的升华。”该策展团队写道。注:本文编译自《卫报》、《Wallpaper》,中国国家馆部分据“中展”“上海交通大学”等整理。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举报/反馈

澎湃新闻

1亿获赞 695.4万粉丝
澎湃新闻,专注时政与思想的媒体开放平台
澎湃新闻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