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两任书记因54死塌楼事故被问责,小编看完调查报告和答记者问,心真的痛了。

北京,应急管理部。通报长沙“4.29”特大房屋倒塌事故造成54人死亡、9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9077.86万元。国务院对58名公职人员进行了严肃处理。


一、中管干部:

决定分别给予胡衡华同志、陈文浩同志、吴桂英同志党内警告处分,由国家监委给予胡忠雄同志政务记过处分。(上述担任过原长沙市委书记)

二、省管干部:

  1. 湖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原党组书记、厅长鹿山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免去现职;

  2. 长沙市委副书记、市长郑建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免去现职;

  3. 长沙市委常委、秘书长(长沙市望城区委原书记)刘拥兵

  4. 长沙市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长沙市望城区委原书记)孔玉成

  5. 长沙市望城区委副书记、区长孔令强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免去现职;

  6. 湖南机场管理集团机场建设指挥部党委书记(长沙市望城区委原副书记、区长)范焱斌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

  7. 长沙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党组书记、局长王伟胜留党察看一年、政务撤职处分;

  8. 长沙市望城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一级主任科员(长沙市望城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原党组书记、局长)熊建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三、业主及检测单位:

涉事房主吴治勇、湖南湘大工程检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杨双富、金山桥街道金坪社区盘树湾组居民龙立勤等14人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寻衅滋事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检察机关提起公诉。

房主金钱为上,多次无资质拆、增、改建。建了3层,看到周边学校需求大增,就拆了盖5层,过了几年又加盖至8层。这一切都是为了“多挣钱”,可以说是为了挣钱不要命。

再说当地监管,但凡有一次认真对待,也不会让这样的“低劣”房屋存在,甚至越长越高,最终让54条无辜的生命就此陨落。

为什么会不认真对待呢?

答记者问时直言痛点——拿事不当回事、管理上下层级之间来回推诿职责、相关部门之间不认账、一切工作最终都压在无资质的基层身上。归结起来,就是不负责任。

痛定思痛,一个长沙4.29自建房坍塌致54死事故,除了多人被问责,一条街的房屋被拆除,接下来怎么办?

光说警钟长鸣、举一反三行吗?

一个是针对存量房屋怎么鉴定,另一个是针对增量房屋怎么有效管理,绝不是层层下文件、督促落实,隐患就消除了的。

这种做法在答记者问时也提到了,说明之前使用过,但没有真正地落到实处。

长期以来,城市居民的城中村,自建房违建问题普遍存在,自然也就形成了一个特殊的利益闭环。

违建者为了获取更多的建筑面积,以期在出租,自用方面获取更多的方便或利益;

而作为监管者,能够睁只眼闭只眼地“放一马”,没有腐败和利益输送,很难让人相信。猫捉老鼠的游戏一直在这个闭环里运行。

现在的农村,门前门后种点菜,有人会来给你拔掉;房子超批准面积建设,立马有人给你拆掉;

村民在空地荒地上养猪,没有报批手续,立马有大队人马来推掉;

路边农妇摆个地摊,卖掉自家种的蔬菜,就有城管来给你踩烂、摊子掀翻。

唯独满城尽是违章建设的自建房、村民楼,却能够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二层半、三层半的标准,可以给你拔高到十层八层。

两者一对比,说明了什么问题?

出了重大事故再追责,只是事后的惩戒,作为管理者,更应当做到将关口前移,发现问题及时纠正,不能每一次都等到出了人命,再出来处理几个人,这从根本上解决不了问题。

对涉及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监管程序,应当日常化,正常化,程序化,规范化,将问题掐灭在萌芽之处,既保障了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也斩断了基层管理者与被管理者之间的利益勾连。

小编认为:这事很难,主要难在存量自建房管理上。如果拿出此次针对长沙4.29事故的调查力度,相信多难找的安全隐患都能找出来。

但是我们国家近些年经济发展速度很快,建了那么多自建房,都像长沙这么查,需要动用多大的力量,又要投入多少资金和人力、物力,不仅如此,假如发现了问题,自建房怎么处理是更为头疼的事,拆不拆,加固不加固,谁来承担损失?

但是,再难也要做,不做就是对人民的不负责任。

小编认为,应该引入市场机制,比如建立自建房保险制度等,用群体救济的方式,也许能在当前的困境下能蹚出一条路来。

举报/反馈

大海盗长

7.7万获赞 4701粉丝
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之恶是良知
高管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